“孤勇者”李一男杀入造车

战吗?战啊!以最孤高的梦,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文|猎云网 王非

2018年10月,目送小牛电动上市,却因故未能登台敲钟的李一男,心里五味杂陈。

一个念头悠然诞生——造车,从两轮变四轮。

或者说,入狱服刑期间,目睹新能源汽车赛道风起云涌的他,便已无数次暗暗谋划过。随着小牛电动登陆纳斯达克,对公司,对创业伙伴,对投资人都有了交代后,这个念头更加坚定了。

2018年11月,造车正式立项,李一男默默开启了新旅程。

经过三年多的筹备,终于在2021年12月15日的今天,李一男携创办的汽车品牌自游家官宣亮相(英文品牌“NIUTRON”),并宣布首款产品自游家NV将于2022年上半年上市并接受预订,同年9月启动交付。与此同时,自游家汽车宣布完成5亿美元A轮融资,获得IDG、COATUE等全球知名机构投资。

从天才少年到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被称为“华为太子”;从创办港湾网络,逼得华为成立“打港办”最终又被收编;从百度到中国移动,从金沙江创投到梅花创投,以及“最后一次创业”的小牛电动······

一路走来,李一男的传奇人生几乎无可比拟,用“孤勇者”来形容,颇为贴切。正如陈奕迅所唱:“你额头的伤口,你的不同,你犯的错,都是勇敢的。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爱你对峙过绝望,不肯哭一场。”

天才少年初长成,从太子再到浪子

李一男,1970年降生于湖南一个普通家庭,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不同。短短15年后,他考入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成为23名“天才少年”中的一员,他的不平凡初见端倪。

1992年,研二的李一男在辅导教师宋文芝老师的指引下,来到华为实习。次年6月,李一男研究生毕业,正式进入华为。入职的第二天,便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后,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

等到李一男26岁的时候,他便已经成为华为执行副总裁,也是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昔日的天才少年,迅速蜕变成为执掌一方的将领,功勋卓著:1997年,李一男挂帅,传输业务部总监黄耀旭为先锋,在两人的配合下,当年传输销售1亿元,1年后攀升至10亿元,成为华为第二匹“现金牛”。

自1998年开始,李一男转而负责市场部下面的产品部。而这也奠定了他成为任正非“干儿子”、“华为太子”、华为研发一把手、华为二号人物的基础。

直到2000年,李一男离开华为,带着由技术贡献等转换而来的华为股份,转化为启动资金及华为设备(价值约1000万元),创办港湾网络。在2001-2004的短短三年里,公司年销售收入分别为1.47亿元,4.1亿元,10亿元,甚至在业界获得到了“小华为”的别称,影响力可见一斑。

如果只是简单的业务竞争,心胸宽广的任正非自然不会介怀。2003年12月,李一男的港湾网络与黄耀旭创办的钧天科技宣布合并,意图进入运营商的光传输市场,而这也正是华为的腹地和根本。任正非在得知这一收购案后,打趣道,“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华为与思科的“世纪诉讼”以和解宣告尘埃落定后,2004年7月,华为正式成立“打击港湾工作办公室(俗称:打港办)”,并由任正非直接领导。李一男带领的港湾网络,开始遭遇任正非的多维度围猎。

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2006年6月,华为以17亿元收购港湾网络。当年9月,李一男重新回到华为。

李一男也遵守“至少要在华为持续工作两年”的协议,直到2010年10月离开华为加盟百度。自此李一男似乎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浪子:两年的百度CTO生涯,一年半的无限讯奇(12580)CEO经历,甚至是在金沙江创投担任风险合伙人的日子,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2014年8月,在明势资本创始人黄明明的介绍下,李一男带着他自己和资金,于北京鸟巢旁的一个咖啡馆里,见到了小牛电动的发起人——知乎设计红人@Token胡依林。经过深入交流,李一男带着一腔孤勇,杀入早已千军万马的电动两轮车领域,空降牛电科技担任CEO,而这也被他称为“最后一次创业”。

现实却有意捉弄这位天才少年,2015年6月,李一男在做投资人期间,涉及700万价值股票的内幕交易,被刑事拘捕,他也因此获刑两年半。

2018年3月,李一男辞去牛电科技CEO一职,加盟梅花天使创投担任合伙人。2018年10月,小牛电动如愿上市,虽然持股43.8%,李一男终究没有站在敲钟现场的C位。

也许是出于遗憾,也许是创业的热血仍在。终于,李一男罕见地食言,再一次选择创业,创立自游家,杀入新能源车赛道,加入造车大军。

从小牛电动到自游家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

从小牛电动到自游家,从两轮到四轮,难度系数却并不是简单地乘以2。这一次,李一男能否复制小牛电动的成功?

2014年,彼时的两轮电动车已有上千品牌,却并无真正的龙头大牌。此外,缺乏附加价值,用户体验不佳、渠道没有互联网化都是这个巨大市场所忽视的问题。

机会摆在面前,李一男带领的小牛科技,开局便收获了天使轮+A轮总融资额达5000万美元的资方支持。

强大的团队阵容同样不可小觑,胡依林/Token担任副总裁,此前曾是Frog、微软知名设计师;张一博,市场副总裁,来自小米;刘成栋/Rayman,系统研发副总裁,来自万向电动汽车;何卫华,供应链副总裁,来自聚光科技;Joseph Nelson,首席产品设计师,来自WILD DESIGN。

不肯受制于人的李一男,选择在常州市郊为小牛电动自建工厂,近2万平米,占地50亩,拥有4条全自动生产线,2条全自动测试流水线。

李一男的自游家,开局同样漂亮。A轮融资5亿美元,获得IDG、COATUE等全球知名机构的投资,是小牛电动最初融资的10倍。

团队方面,尽管牛电科技方面曾表示,“牛创新能源科技跟小牛电动没有直接关系。”小牛电动高管也多次发声,没有造汽车的规划。但有报道称,小牛电动设计副总裁刘传凯将加入自游家。

公开资料显示,刘传凯团队操刀小牛电动M1的概念设计,在加入小牛电动之前,刘传凯曾在宝马集团(BMW)旗下的创意咨询公司Designworks担任设计总监。

此外,曾在小鹏汽车担任成本分析主管的方卿也已加入自游家,蓝鲸财经汽车频道主编王亚菲已出任公司公关总监。

今年8月份,牛创新能源注册地址正式从常州武进区变更为常州金坛区。9月初,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正式更名为NIUTRON。也就是说,李一男并没有选择大费周章的“拿地”自建工厂,而是以收购迅速切入,极大地节省前期准备工作。

据了解,江苏金坛大乘汽车科技产业园中的产房、制造设备只需进行系统改造升级就可以使用,以及临近常州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地域优势,造车的配套服务一应俱全。

在官方介绍里,自游家汽车的现代化智能制造基地占地面积77万平方米,整体设计产能为18万台/年,目前工厂正在进行量产前的改造和标定,将于2022年3月投入使用。

目前,牛创新能源的官网暂未正式上线。NIUTRON公众号则刚刚变更为自游家NIUTRON,仅有的几则消息,均与招聘相关。最新的招聘分为整车管理、制造工程、质量、试制试验四大部分,涉及近40个不同岗位。

在自游家汽车官方的介绍里,李一男入局造车,正式立项于2018年11月,品牌总部位于北京,上海设立研发中心,研发及智能制造基地位于常州。目前自游家汽车拥有核心研发团队接近1000人,均来自于国内外主流一线汽车公司,平均工作年限10年以上。

时不我待,摆在李一男面前的,却是从造车资质,到团队扩建、研发生产等一系列问题。4个月的时间,真的足够吗?

曾经,李一男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发布了小牛电动的首款智能电动N1,并且仅用15天,便创造了众筹7200万元的奇迹。

我们也只能寄望于,经过三年多的耐心筹划,李一男真的已经做好了完全准备,再造奇迹,去搅乱新能源汽车的江湖。

造车江湖血雨腥风迟来者李一男首先约战李想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1~1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累计产量超过300万辆,销量接近300万辆,预计全年产销突破340万辆。

具体造车新势力而言,数据显示,11月,小鹏、理想、蔚来、哪吒四家造车新势力销量纷纷破万。1~11月份,这四家车企累计销量分别为82155辆、76404辆、80940辆、59547辆,有望实现年销10万辆的临界点。

对于行业的未来,市场上一片乐观预测。何小鹏曾预计,2025年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将达到 50%。李想预测,2030年全球新能源乘用车销售占比将达60%。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表示,2022年新能源汽车市占率将超过20%,在明年年底市占率有望超过30%。

市场潜力巨大,吸引入局者前赴后继,传统车企推出的智能高端电动车品牌量产车也开始接连上市。

只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能够走到最后的也只能是极少数。2019年,就有一批造车新势力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倒下,而这也应了蔚来创始人李斌“新势力要造车,没有200亿元的资金玩不转”的说法。

近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某线上论坛上发表观点称,“未来新能源赛道中,全球将来会有5到10家主要的玩家。”

迟来者李一男想要占据一席之地,压力巨大。尤为关键的是,今年以来,小米、百度、滴滴等互联网巨头也高调入局。

值得一提的是,雷军的母校武汉大学与华中科技大学仅有一湖之隔。穿越几十年的时空,两人即将在造车江湖狭路相逢,不得不感叹造物的神奇。只是相比于雷军的功成名就、气定神闲,重新出发的李一男,更加迫切地需要证明自己。

只是,在造车的路线上,李一男选择了并不常见的那一条。

虽然《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中写入了对“增程式”的鼓励,但是,对于增程,业内一直是有争议的。持保留意见一派认为,纯电动汽车才是真正的未来,并且绝大部分车企真金白银的研发投入宣告纯电动(BEV);有不同的意见认为,在电池技术尚未完全成熟之际,增程是有过渡意义的路线。

而自游家汽车在过去三年里,则确定纯电动BEV(Battery Electric vehicle)和增程式电动EREV(Extended-Range Electric Vehicle)两种技术路线并行的方向,聚焦产品研发,开发了Gemini双子平台。基于该平台推出的首款产品自游家NV定位于中大型高端SUV,为用户提供两种动力总成可供选择,以满足用户对城际长途和日常代步的不同需求。

据了解,自游家NV已经累计进行了三轮工程试制,研发测试里程超过百万公里,首轮冬夏试验已经完成,目前正在进行第二轮冬季测试。随着制造基地改造完成,自游家NV预计于2022年3月进行小批量生产,9月将为首批用户交付使用。

而这也意味着,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终于迎来了新的同行者与竞争者。有消息称,李一男的电动汽车定价在20万左右,而理想One的全国统一零售价则是32.8万元,李想的压力可想而知。

可无论结果如何,既然选择了远方,就注定风雨兼程。如今,李一男带领着自游家,聚焦于高端智能电动车领域,以“让更多人享受智能出行的美好”为使命,同样可以适用《孤勇者》歌词:

“战吗?战啊!以最孤高的梦,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对标Google的华为“军团制”,为何多数中国企业学不了?
小牛电动的光环都去哪了?
大将相继离职,华为选错了路?
华为“前太子”李一男,租下“前众泰工厂”,开始造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