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玩行业遇严监管:Hello语音等多款APP遭下架,市场暗藏灰色地带

近日,陪玩行业遭遇严监管,先是七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随后上海网信办约谈了头部平台比心APP,后者表示将永久关闭平台的陪玩功能。由于陪玩平台带有的陌生人社交属性,长期以来,陪玩市场一直处于监管灰色地带。此次监管开始为陪玩行业敲响警钟。

近日,陪玩行业遭遇严监管,先是七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随后上海网信办约谈了头部平台比心APP,后者表示将永久关闭平台的陪玩功能。

得益于近几年电竞游戏与直播市场的火爆,游戏陪玩行业的热度也逐渐高涨,艾瑞咨询预测称,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40亿元。

但由于陪玩平台带有的陌生人社交属性,长期以来,陪玩市场一直处于监管灰色地带。

此次监管开始为陪玩行业敲响警钟。

七款陪玩APP遭下架,头部平台宣布永久关闭陪玩功能

据新京报贝壳财经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咪呀、一派陪玩、比伴陪玩等七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

据报道,一位接近企业方的知情人士解释称,“无限期下架”和“永远下架”是有区别的,“无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没有给出明确的下架时间,但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

该人士同时表示,这轮下架主要是针对陪玩领域乱象进行的整改。另一位该领域的资深人士则乐观预测,整改时间大约在两个月左右,可参考此前的秒拍和探探的情况。

消息爆出后,记者第一时间进行测试,发现在App store中,一派陪玩、比伴陪玩已无法下载,其余五款应用均可正常下载,不过在华为应用商店中,上述七款应用均已被下架。

随后,上海网信办公开宣布,已针对媒体报道内容,会同上海上海公安局网安总队针对媒体曝光问题进行巡查,发现某些APP中的陪玩业务形态确实存在严重隐患。

上海网信办表示,根据有关部门部署,比心APP已被国内主要应用商店予以下架处理。同时,约谈比心APP运营企业负责人,责令企业就相关问题深入整改,全面停止陪玩功能和服务,集中清理违法违规信息和账号,举一反三拦截处置低俗、软色情等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

约谈指出,比心APP有较多青少年用户,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积极落实平台主体责任,严格遵守《网络安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法规,严禁发布传播低俗、色情等违法违规信息或为相关黑灰产业提供网络传播渠道。

比心APP回应称,配合行业整顿要求,比心APP将在各大应用商店暂时下架,在此期间,新用户将不能下载和注册。同时,平台主营业务陪玩功能将永久性关闭。

截止发稿,记者再次测试发现,包括App store在内的主要应用商店中,上述七款陪玩应用均已被下架。

百亿市场规模下,陪玩平台盈利模式仍受限

早在几年前,为网络游戏玩家提供服务的游戏陪玩业务就已出现,陪玩服务分为有偿和无偿两种。其中,有偿陪玩因国内游戏行业的发展,逐渐被玩家关注,是一种全新的游戏服务形式。

为满足娱乐内容的消费以及用户社交的刚需,采用C2C模式的陪玩平台开始兴起,游戏玩家通过平台将技能输出给用户以此来赚取佣金。

得益于近几年电竞游戏与直播市场的火爆,游戏陪玩行业的热度也逐渐高涨,艾媒咨询数据显示,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将会转化到陪玩产业,艾瑞则预测称,2021年游戏陪玩市场规模有望超过140亿元。

据记者调查,目前陪玩平台的收益主要来自于向用户及陪玩收取的手续费、以及道具费等。“平台帮忙沟通渠道,接单和提现时分别需要支付10%的手续费给陪玩”。某平台陪玩林女士向记者透露,陪玩的单价基本为三四十每小时,陪玩收入占80%,平台分20%。

与直播平台动辄50%甚至更高的分成相比,陪玩平台的客单价低且场外交易居多。首个订单后,用户大多选择与陪玩转到微信、QQ等社交软件上交易,从而避免服务费的产生,这种情况业内称为“场外交易”。

与此同时,“在主播和土豪端游用户的推动下,陪玩订单渐渐集中在某些大陪玩身上,后者具有话语权。”资深陪玩用户周先生向记者表示。这也使得平台的掌控力不足,陪玩忠诚度不高,带走大客户流失的情况时有发生。

业内分析认为,总体来看,陪玩平台盈利模式单一且存在上限,并且十分依赖热门游戏与明星陪玩的抽成。目前,陪玩平台80%的GMV来自高端消费型用户和优质陪玩之间。这样的商业模式利润有限,且游戏陪练、陪玩属于非刚性需求,天花板太低,难以形成核心业务。

“更受资本青睐的陪练平台,需要拥有更为丰富的盈利渠道,需具备发展持续性,在游戏审批门槛提高的大背景下,仅仅依靠爆款游戏陪练陪玩交易,盈利局限性较高。”艾媒咨询分析师李松霖认为,平台需挖掘出更多的盈利模式,如平台拓展游戏资讯、直播等游戏产业链条上的延伸业务,从中探索新盈利渠道。

陪玩市场暗藏灰色地带、擦边球现象频发,行业整改进行时

由于陪玩平台带有的陌生人社交属性,长期以来,陪玩市场一直处于监管灰色地带。

此前,一款设计语音类陪玩APP“语玩”曾被国家网信办点名,因存在违规内容遭到处罚,“陪玩软件作为陌生人社交软件的一种类别,拥有其社交通病,无法判定具体界限,平台很难进行监控。”一位陪玩平台管理人员告诉记者。

“尽管平台是禁止宣传涉黄的,但是难免有一些陪玩或者用户以平台为踏板从中获利”,管理人员举例称,自己平台上一位女性陪玩就向他举报,有接近三分之一的用户会直接询问其是否接待“特殊单”。

记者浏览多款陪玩APP发现,大部分平台在宣传时都以“服务”为主要卖点,分区推荐页也包含大量打擦边球的图片,软色情内容几乎成为陪玩平台无法根除的问题与行业内的隐患。

目前,陪玩行业正在逐渐从单一的游戏陪玩工具转型成为兼具工具与内容社区的游戏互动陪玩平台。“现阶段,商业模式还没有完全打磨好,供应链和服务等方面只能算刚起步,头部平台左右了其他平台的走向,大家都处于试错阶段。”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

“由于电竞市场增长红利,游戏陪玩市场发展潜力依然巨大,但面对着终将到来的天花板,其商业模式仍需要进一步探索。”业内人士认为。

李松霖认为,游戏陪练虽然具备发展市场,但是其形式容易滋生问题,如部分平台推广宣扬常跟“美女陪玩”等标签联系,打擦边球。因此该类平台更容易受到监管的影响,且容易形成负面品牌形象。

在李松霖看来,游戏陪练必须依托爆款重度游戏也制约着平台进一步发展。“未来在移动游戏行业发展前景看好的情况下,游戏陪练行业发展潜力也值得期待,但需要注意平台品牌形象的管理,对于一些擦边球内容进行更好的监督。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岩表示,根据《电子商务法》规定,电子商务的经营者负有防范平台内网络犯罪义务,平台方应是监督规范网络平台内涉黄内容第一责任人,由于网络平台管理者知悉平台发布相关内容,一旦有人在平台从事网络犯罪活动,应及时依法处置并向有关部门报告。此外,行业协会也可以通过制订行业准入协议、制订行业行规、建立行业诚信名单等多种方式,对涉嫌违法的网络平台和相关服务的经营者进行从业限制。

相关阅读
社区团购淘汰赛进行时,“不烧钱”的淘菜菜还能行吗?
疯狂的支付宝扫码红包
To B生意渐兴,电子签赛道背后的巨头博弈
从ToB到ToC,销售易为何求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