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吉鸟健身预付式健身消费“爆雷”,多家门店突然关停

金吉鸟健身收购浩沙健身前南京门店,现遇资金链断裂,旗下多家门店关停。

近日,起家于南京,拥有累计超200万会员的知名健身连锁机构“金吉鸟”被曝出旗下多家门店接连闭店。

江苏广电总台此前跟踪报道,金吉鸟旗下门店存在超额预付费、市民办卡容易,退卡难等问题。经过连续报道,南京市市场监管局紧急介入调查,于2021年5月20日约谈金吉鸟公司。在约谈现场,金吉鸟承诺接受执法部门的调查处理,并且会在5月底之前处理好相关消费者的投诉。之后,金吉鸟旗下多家门店接连闭店,会员健身费用的后续处理存在问题。

江苏广电总台披露,南京多家金吉鸟健身门店的私教为了所谓的冲业绩,通过不正当手段让消费者购买几万、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私教课,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消费者发现问题后想要退费时,往往被店方要求收取30%的违约金,店方对于执法部门的调解和调查态度傲慢。

目前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金吉鸟健身的投诉共495条,多集中于退费困难,其中有62条投诉显示已完成,解决率为12.5%。多则差评内容显示,消费者在金吉鸟门店预付高昂私教课费后,门店忽然关闭。消费者想要办理退款手续,金吉鸟却未作处理与回应。

蓝鲸记者了解到,金吉鸟资金链濒临断裂,在2020年已出现预兆。不只是预付费会员退费维权难,健身教练与员工也陷入讨薪难题。有在金吉鸟任职的健身教练称,金吉鸟从2020年9月拖欠员工工资至今,公司未给员工发放每月工资条,发放工资还需向公司申请。

金吉鸟南京公司方面回应表示,近年来金吉鸟陆续在南京开了数十家健身门店,又有数千名员工的工资需要解决,资金方面存在不小困难,公司正在多方筹措资金,设法解决会员退费、员工工资等问题。

业内人士透露,传统健身房靠卖年卡、打包私教课盈利。使得企业负债率非常高,一家健身房只能靠吸纳新会员来滚动现金流。一个线下门店,能覆盖周边3-5公里,竞争激烈时也就2公里左右,而区域居住人群和流动人口有限,3年左右完成开发。健身房没有好的退出机制,也就是企业将会员的现金流变成净利润的机制。门店倒闭成为了“最佳”的退出机制,会出现开店-发卡-闭店-再开店-再发卡的恶性循环。

金吉鸟官网显示,金吉鸟健身创建于2005年,截至2018年1月,金吉鸟健身已拥有335家签约及开业的直营门店。累计发展会员人数120万,每年新增约50万会员,公司如今初步完成对中国一、二线46个重点城市布局。金吉鸟健身与万达、苏宁、融创、金鹰、雨润、万科、新世界、五星、绿地、银泰、恒大等众多上市公司结成战略联盟。

天眼查披露,金吉鸟健身隶属上海金吉鸟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吉鸟资管”),法人为周荣。金吉鸟资管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实缴资本为50万元。股东为周荣与马国芳,持股比例为80%、20%,周荣为最大股东。金吉鸟对外投资47家公司,其中,100%投资控股公司达46家。

天眼查资料显示,周荣为金吉鸟健身中心董事长,毕业于武汉大学水利工程专业。2020年,其于金吉鸟资管的800万元股权被冻结至2023年。之后,其卸任多家控股子公司法人及执行董事。2021年5月24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对上海金吉鸟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及周荣下发限制消费令,这是周荣第三次被发限制消费令。

金吉鸟现今的情况类似2年前突然崩塌的浩沙健身。

浩沙是国内第一个连锁品牌的健身房,从1999年在北京创立了第一家门店,距今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2017年浩沙在全国拥有160多家门店,30多万个会员。

此后在短短一年里,浩沙健身先后经历了关店、欠薪、投诉一系列的负面事件。2019年6月份,浩沙多店转让、关闭,浩沙彻底画上了句号。

界面新闻指出,浩沙当时面对着传统健身房往往是预付消费,健身房在开业前便先行卖卡,并采取薄利多销的方式。但受困于居高不下的场地、器械与人工成本,如何保障财务合规化和现金流运作的难题。

值得注意的是,21财经此前披露,浩沙健身在2018年11月份将南京的4家店全部转给了金吉鸟。浩沙健身遭遇困境的2018年,正是金吉鸟健身大肆扩张的时期。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只2018年,金吉鸟资管对外投资了二十余家公司。

2018年2月,金吉鸟资管全资收购宁波“美日健身”俱乐部。交易以资金购买美日健身100%股权进行,美日健身旗下50家直营门店将并入金吉鸟体系。

2021年3月21日,在中国国际健身与健康生活方式展览会开幕式上,《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正式发布。

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健身俱乐部门店总数为4.43万家,环比下跌11.1%。

相关阅读
获新融资一个月后超级猩猩北京上海上调健身团课价格近30%,估值已超威尔士两倍
一面镜子8000元,这个赛道你不懂
女性健身穿搭也“内卷”,她们还能买出中国的“Lululemon”吗?
健身房今冬关店潮?揭秘行业20年的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