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摄影的生意经:用户花5000元给猫狗拍写真,摄影师苦哈哈“为爱发电”

宠物摄影行业正在等待一场爆发。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创业最前线

给儿童拍照留念已经司空见惯,但是你听说过宠物摄影吗?

有的铲屎官在宠物摄影上单次花费一两千元起,贵的能达到四五千元。从十七八岁的学生,到新婚夫妻,再到七八十岁的老人,各个年龄段的用户都可能是宠物摄影的潜在用户。

在养宠人士花钱给宠物拍照背后,还有一群“苦哈哈”的从业者。“旺季每个月能赚2万左右,淡季可能一分钱都没有。” 宠物摄影师克查称,“想单纯靠宠物摄影赚钱很难,我们只是‘为爱发电’。”

铲屎官们的消费力和消费意愿爆棚,为何从业者却赚不到钱?宠物摄影到底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01

铲屎官的全家福

2017年7月,禾禾(化名)的儿子出生满百日,她在约上门摄影师给孩子拍照时,偶然听说了宠物摄影。

当时,她已经预定了人像摄影师,但是价格有点贵,且不能拍宠物。

“宠物也是家里的一员,就想一起拍照留念。”于是,禾禾最终选择了狗友推荐的宠物摄影师。

跟禾禾家情况一样,越来越多的宠物在“全家福”中有了一席之地。这也催生了一个新行业——宠物摄影。

很大一部分从业者都是独立摄影师,或者开办了宠物工作室,他们因为热爱宠物和摄影而闯入这个行业。

“我小时候家里就养狗,我也喜欢摄影,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就将两者结合在了一起。”宠物摄影师Dante(但丁)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Dante曾在宠物社区工作了4年,2012年,他离职后做起了独立宠物摄影师。和他一样,因为想尝试些新事物,2016年,克查也从工作了十余年的石油行业离开,和另一个搭档一起,创立宠物摄影工作室“OneShot影像馆”。

在单打独斗的摄影工作室之外,行业内的另一类玩家是以品牌化的形式在运营。

刘清雨进入宠物摄影行业完全是一个意外。6年前,在剧组工作的他回家休假,闲来无事,给家里和邻居的狗拍了几组照片。邻居将照片分享到朋友圈,吸引了朋友前来咨询,对方想付费请刘清雨帮自家宠物拍一组艺术照。

这段经历,让刘清雨误打误撞开始了宠物摄影的生涯。“我觉得这件事有趣,还能顺便变现。”他称。

最开始,他的客户全靠宠友推荐,一年后,名气慢慢传播开来,他辞去工作,启动“The moment宠物视觉”项目,全身心投入到宠物摄影中来。

在2018年年底的广州市中心,一个70平左右的宠物摄影工作室也悄悄成立。半年后,这个工作室摇身一变,成为一家占地两三百平米的门店,名为“321宠物照相馆” 。

“我们最初就是想测试宠物摄影这个需求是否存在,付费用户能否养活一个团队。”321宠物照相馆联合创始人刘瑶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在测试期间,他们陆续接到一些订单,同时也对行业内一些成型项目进行了分析。“据我们了解,北京一家专注于宠物摄影的公司,仅北京地区宠物摄影业务的年营收可能就近千万元,微博、抖音的粉丝也高达几十万。”刘瑶称。

看到市场的可行性之后,他们在市中心拿下一家店面,正式以品牌化的方式运营。

宠物摄影就这样进入大众视野,并吸引了一众养宠用户。

02

以爱之名的高复购

随着众多玩家进入,铲屎官们的消费欲望也被激发出来。

“我们的客单价在1300元左右,消费高的用户一年能达到5000元。” 321宠物照相馆的联合创始人梁嘉欣说道。

其他几位从业者也表示,其客户在宠物摄影上的花费均为一两千元起,贵的能达到四五千元。

从他们一掷千金的行为中,可以看出,宠物的地位已经上升到家庭成员的高度。加上宠物寿命较短,铲屎官们也希望用一些方式留下纪念。

有宠物主刚把宠物带回家时会拍照纪念,等它们成年之后再拍一组,记录成长过程。

“我们很多客户,每年在猫过生日时都会拍艺术照,就像给孩子拍照留作纪念一样。”克查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有个小姑娘是看着我拍的片子长大的,她工作之后,每年都给家里的哈士奇拍一组照片,现在她家的狗已经去世了。” Dante称。

刘清雨看到,有的宠物主家里买了新家具,需要照片做装饰,就带着宠物来拍照。也有人是为了做挂历,而和宠物来拍照。

还有的是宠物不幸生病,宠物主想趁着宠物状态不错,在治疗之前记录它的样子。

321宠物照相馆曾帮一个领养组织给流浪猫狗拍照,以便于猫狗被人收养。

其中有一只叫“西西”的流浪狗,已经十几岁高龄,且患有心脏病、白内障等疾病,“属于基本不会有人领养的条件。”梁嘉欣称。

但是,照片拍完之后,竟然有人领养了西西,并给它改名为“希希”。

后来,这位好心人也成为321照相馆复购率最高的客户。“每隔四五个月就来拍一次,每次都换不同主题,我们能感觉到他就是想要纪念狗狗不同的样子。”梁嘉欣称。前段时间,希希去世了,主人很伤心,幸好有照片给了他一些安慰。

前几年,宠物克隆一度成为火热的话题。很多宠物主因为思念宠物,愿意花几十万元克隆爱宠。与克隆技术一样,给宠物拍照,也是纪念的一种方式。

而给宠物拍照的用户,也突破了年龄、职业和收入限制。

梁嘉欣称,321宠物照相馆的客户以25至35岁之间的女性为主。但是除了这部分主流用户,其他年龄段用户的需求也正在被激发出来。

克查的客户中,有刚毕业的学生。“他们会攒几个月的钱,给猫拍一组照片。”

“我们的客户跨度很大,有十七八岁的学生,有新婚夫妇、中年人,也有七八十岁的老人。”刘清雨表示,即便有客户经济条件不太好,还是愿意花上500元,选择便宜点的套餐。

在梁嘉欣的预期中,宠物拍摄似乎不会有复购。“我们最初以为用户一辈子给宠物拍一套就够了。”意外的是,他们的年复购率能达到30%—40%。

“很多用户习惯了一年拍一套,想要记录下家庭成员的变化,比如家里来了宠物拍一组,女主人怀孕再拍一组,生完孩子后又继续拍带有宝宝和宠物的全家福。” 梁嘉欣说道。

03

摄影师“为爱发电”

在宠物主花高价给宠物拍照背后,宠物摄影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吗?

“纯粹靠宠物摄影赚钱很难。”克查表示。

宠物外景拍摄跟季节和天气息息相关,夏天宠物怕热,冬天北方户外植物凋零,都不适合拍照,天气不好也拍不出好片子。“这一行有点像靠天吃饭,忙的时候一个月不能休息,闲的时候一个月没有收入。” Dante说道。

淡旺季的属性,决定了摄影师的收入也并不均衡。“旺季的时候每个月能赚2万左右,淡季可能一分钱都没有。”克查表示。

克查和搭档算过一笔账,光靠宠物摄影约拍,每人每月最多赚到3万元。“各种业务加起来,也就是凑合过日子。我们是‘为爱发电’。”在他看来,这是为喜欢的事情付出的代价。

去年疫情期间,他和搭档没有业务,几乎半年没有收入,连社保都交不上。“每时每刻都在焦虑。”

对于很多独立摄影师来说,缺乏品牌营销意识,也是他们无法长期坚持的原因之一。

“有些摄影师能力不错,但是缺乏品牌和营销能力,没有办法获得稳定的获客渠道,以及建立自己的品牌。这是很多独立摄影师和工作室的现状。”刘瑶称。

“每年还有很多人进入这个行业,但是大部分人做半年就退出了,长期坚持下来的独立摄影师并不多。”克查表示。

主要原因在于,宠物拍摄并非没有门槛,反而难度更大,很多摄影师显然没意识到这一点。

克查介绍,很多新进入的宠物摄影师是从人像摄影转行过来的,没有养宠经验。他们认为宠物拍摄比较简单,但是进入之后,才发现并非如此。

“在消费型人像摄影影楼的拍摄中,拍摄、化妆、修片等都是程式化工作,摄影师接受培训就可以快速上岗。”克查称。但宠物摄影却很难有标准的流程,其难点在于摄影师对宠物的引导和控制。

克查解释道,即便是孩子,也能用语言与之沟通。但是宠物不能说话,就需要摄影师对宠物的习性和行为比较了解,知道宠物什么时候是在害怕,什么状态是放松的。

“很多宠物的照片没有技术问题,但是猫狗都处于不舒服的状态,这就是因为摄影师不懂小动物。”克查称。

在刘清雨看来,给宠物拍照的过程即艰难又充满乐趣。

他们曾经给一只秋田犬拍摄,这只狗对陌生环境比较抵触,不愿意进摄影棚。他们就每天下班陪狗玩,跟它建立联系,用了将近5天的时间,才拍摄成功。

相比于人像拍摄,宠物拍摄有着更高的时间成本。

“宠物的灵活度比人低很多,拍人的话一小时可以拍十几个动作,但是动物如果不配合,一个动作都拍不出来。”刘清雨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宠物摄影虽然有众多难题需要解决,但这并不妨碍从业者们始终“为爱发电”的决心。

04

宠物摄影走向精细化

在千亿规模的宠物经济中,猫狗们的衣食住行,都成为了炙手可热的消费场景。宠物摄影目前仍为小众行业,但从业者一致看好它的前景。

2003年,国风摄影品牌“盘子女人坊”成立,凭借差异化的风格快速打开了市场。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底,盘子女人坊已挂牌申请IPO。

“这是从小众行业走向资本市场的样本。”刘瑶认为,宠物摄影就类似于国风摄影行业的早期。“随着宠物经济的发展,宠物摄影行业也有可能出现地域性或者全国性的品牌。”

刘清雨对行业也充满信心。“宠物摄影开头难,但是用户的需求在增加,加上新媒体的持续曝光,如果做得好,行业可能一两年就会有起色。”

在乐观以待之外,从业者们也在探索精细化运营的模式。

比如,为了解决引导宠物的难题,321照相馆特意给摄影师配备了助理,以快速与宠物沟通,洞察到小动物的习性。

“我们也正在将拍摄流程化,以方便复制。”梁嘉欣表示。

不同品种宠物的喜好、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紧张程度都不同。据此,他们将不同品种的宠物分类,并总结出每种宠物的性格规律,如哪些动物在什么情况下是放松或紧张的,在拍摄时,助理就可以针对性地引导。

在营销方面,321照相馆团队也不断推出新创作场景,引起顾客的消费欲望。“每次上线新场景时,都会有老客户重新来拍照。”梁嘉欣称。

很多朋友都说梁嘉欣的狗狗“饭团”与她本人长得像,以此为灵感,他们推出“神相似”主题,即主人和宠物同时做相同的动作、穿相同的衣服,进行拍摄。

他们还会根据不同的季节、节假日,推出不同主题,比如春日野餐、圣诞节、春节主题等。

“目前,我们已经沉淀了近万用户,营收已经能覆盖成本,并略有盈余。”刘瑶介绍。 这足以验证,宠物摄影并不是伪命题。

最近,刘清雨也在对拍摄流程进行改进。“之前的模式较为传统,颜色、背景、衣服都是固定的,用户选择有限。现在,我们在拍摄前会提前建群,根据客人的喜好进行主题创作,客户也可以提出想法,形式较为灵活。”

他还在筹备定制主题套餐,价格在2万元以上。项目还未正式推出,就已有不少老客户来咨询。“可以看出,用户是有消费能力和需求的,关键在于如何让市场认可,只有这样才能赚到钱。”刘清雨称。

在用户巨大的消费潜力和从业者“为爱发电”的双向推动下,宠物摄影行业正等待着一次爆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