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了两部烂作、不用自己学生,华夏视听的教育故事还迷人吗?丨蓝鲸观察

2020年的华夏视听教育,发行了两部低分影视剧赚了3亿,演员中却没看到自己学校学生的身影。

1998年,知名企业家蒲树林创办华夏视听,先后投资出品《京华烟云》、《四世同堂》、《夜幕下的哈尔滨》、《粉红女郎》等脍炙人口的电视连续剧。

2003年,华夏视听联合中国传媒大学在南京投资了“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涉足民办高等院校。知名影视作品、优质民办高校,“前店后厂”的影视闭环若隐若现。

去年下半年,从“华夏视听传媒”改名为“华夏视听教育”后,其成功登陆港交所。影视闭环的故事受到资本热捧,如今其股价依然较发行价保持翻番。

日前,华夏视听教育发布2020年财报,故事还迷人吗?

两部5分影视剧,主演来自北影

时至今日,华夏视听教育依然是两大主要业务:影视制作及投资、教育及培训。其中,2020年影视制作及投资收入4.27亿元,同比下滑2%;教育及培训收入3.62亿元,同比增长16%。

从比例看,影视制作及投资是主要业务。二十多年来,华夏视听教育的确出品了不少优秀作品,《京华烟云》、《四世同堂》、《夜幕下的哈尔滨》、《粉红女郎》等,很多都是影响一代人的作品。在豆瓣评分上,相关作品的评分接近甚至超过8分,最低也有7分。

而近几年,华夏视听教育主要制作交付了5部影视作品:2018年的《凤囚凰》,2019年的《封神》、《倚天屠龙记》;2020年的电视剧《什刹海》和电影《别叫我酒神》。财报中,华夏视听教育大力称赞了相关作品,包括《什刹海》全国收视率排名第一;截至2020年底,集团首部网络电影《别叫我酒神》于腾讯视频上的浏览量累计超一亿次。

但无论传播效果如何,从评价看,最近几年华夏视听教育的作品质量出现了“断崖式”下滑。最高评分只有5.8分,甚至还有3分左右的低分作品。华夏视听已很久没有出品过类似《京华烟云》、《粉红女郎》等经典之作,制作水准出现了不小的下滑。

影视制作及投资的另一个关键问题在于,最近几年华夏视听教育投资出品的作品,几乎看不到自己的学员。以2020年出品的《什刹海》和《别叫我酒神》为例,《什刹海》的演员以中生代及老戏骨为主,新演员张龄心毕业于北影;15名演员中,没有一人来自华夏视听教育旗下的南京传媒学院(前称为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

《别叫我酒神》中,新人演员秦立洋、崔菁格均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回顾《凤囚凰》、《封神》、《倚天屠龙记》三部作品,主要新人如关晓彤、张龄心、何杜鹃、张博等,或来自男/女团,或是北影、中央戏剧学院等学校毕业,几乎没有华夏视听教育自家培养的演员。

从影视投资的角度,选角要考虑投入产出比,上述做法无可厚非。但在此前的招股书中,华夏视听教育明确表示“会为学生创造大量实习及就业机会”。诚然,影视制作需要大量就业岗位,但整个行业的生态极端分化,真正高薪的还是明星演员,普通演员及工作人员的生存状态并不好。造星,是非常关键的指标。

华夏视听教育在自家戏选角上却几乎没有自家学员,这意味着在造星方面,南京传媒学院远远逊色于北影等学校。客观上,华夏视听教育无法成为当年的“TVB与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既没有持续创作高质量作品,又没培养出周润发、刘德华、郑伊健、古天乐等这一级别的明星演员。“前店后厂”的影视闭环恐怕还只能停留在讲故事层面。

艺考,南京传媒学院只承载0.6%

若不考虑“闭环”的问题,华夏视听教育的经营算得上稳健。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夏视听教育旗下南京传媒学院就读学生人数约17596人。其中,全日制本科生15311人,国际预科课程443人,继续教育课程1842人,同比增长约18.5%。 2020/2021学年新生入学人数达6592人,同比上涨44.1%。

得益于学生数增长,教育及培训收入3.62亿元,同比增长16%。与此同时,教育及培训业务的毛利率也非常可观,2020年的毛利率高达59.6%,远超影视制作及投资的32.1%。这最终使得华夏视听教育的整体营收出现6%的增长,年内利润实现73%的增长。

但由于旗下只有一所南京传媒学院,华夏视听教育整体的承载能力有限,这是当前最大的瓶颈。以2020/2021学年新生入学人数6592人计算,教育部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艺考报名人数达117万——南京传媒学院最多只承载了0.56%的艺考报名学生。即便开足马力,也很难在市场上抢到多少份额。

在财报中华夏视听教育表示,“集团继续实施扩建计划,以扩大旗下大学学校容量,以容纳更多的学生就读。同时,我们也在积极寻找新的校园,进一步扩大本校的容量。”、“集团也会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合适的传媒艺术类目标高校。”从思路来看,寻求“内生”与“外延”共同增长,会是华夏视听教育接下来的发展主旋律。

上市成为这一策略的关键一步。截至2020年12月31日,华夏视听教育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3.09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10倍多。这对其未来的战略扩张会是一个重要补充。

除了高等教育,华夏视听教育也试图通过布局培训赛道,尽可能抢到更多的市场。根据财报,面向儿童及低年级学生的传媒及艺术培训课程方面,华夏视听教育已从2020年8月开始,在北京小范围开展招生活动。

同在2020年,华夏视听教育完成收购水木源的全部股权。后者是美术艺考培训机构,年培训学员约3100人。根据此前的公告,为了这项并购华夏视听教育付出了3亿元。通过并购,华夏视听教育进一步布局艺考培训赛道。可需要看到的是,水木源年培训学员并不多、只有3100人左右。单纯从数量来对比,甚至还无法满足南京传媒学院的招生需求。

从青少年到艺考再到高等教育,华夏视听教育力图打造一个从小到大、甚至到职业层面的艺术培训闭环。该生态看起来十分有粘性且具吸引力,但最大的缺口在于,每一个环节华夏视听教育都很难满足庞大的需求。

在青少年传媒及艺术培训上,华夏视听教育面临诸多既有竞争者。在艺考培训和高等教育上,华夏视听教育远远无法满足百万级别规模的学员需求。在影视制作及投资上,华夏视听教育又很难造星,也很难持续产出高质量作品。生态闭环更像是一个虚幻的故事,实际结果可能更趋近于成为一家垂直赛道的培训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