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独角兽也未能幸免,2019“阵亡”新经济公司大盘点
摘要

这是新经济公司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投稿来源:Tech星球

这是新经济公司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之际,新经济公司的发展也面临诸多难题。

2018年的资本寒冬和经济周期双重因素作用下,腾讯、阿里、京东和滴滴等互联网头部公司,普遍开始了新一轮的调整和升级。巨头做好迎战寒冬之际,还未成年的新经济公司却面临生死存亡的困境。

在IT桔子发布的《死亡公司公墓——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中,2019年上半年壮烈阵亡268家企业。相比2015年阵亡1140家,2016年阵亡1446家,2017年阵亡2056家新经济公司来看,似乎2019年新经济公司的生存情况正在好转,实际上这三年是创投热潮的泡沫期,资本鼓吹的失败率较高,但并没有伤害新经济的基本面。

2019年才是新经济由盛变衰的转折点,Tech星球分析2019年上半年关闭的268家企业发现,预计今年全年死亡的新经济公司,将超越2018年的383家。

另外上半年阵亡的公司中不乏知名的企业,比如曾经直播行业的前三名的熊猫直播,互联网房产黑马公司爱屋及乌,自动驾驶的明星公司Roadstar.ai。千里马甚至独角兽企业相继倒下,新经济公司在2019年的发展状况并不十分乐观。

哪些行业是生死竞速赛道?

2019年未能出现一个创投两热的风口,反倒一些以往的风口正处在泡沫消退阶段,成为典型的“死亡赛道”。

从数量上来看,2019年上半年死亡公司排名前五的行业,分别是金融(48家)、电子商务(30家)、本地生活(29)、企业服务(23)、教育(21家)。紧随其后的行业为汽车交通及文娱传媒,均为18家,社交网络行业死亡公司数量也达到了16家。

从2018年开始,P2P公司便开始集中爆雷,因此金融成了今年最惨烈的创业赛道。上半年关闭的公司中,就有将近18%来自金融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2018年金融行业关停类型多为借贷及理财,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虚拟货币公司关停数量也在上升。

互联网金融行业不断暴雷导致监管迫近,行业大洗牌成为共识,2019年无论是成交量还是平台数量都在逐月减少。今年4月网贷平台数量曾跌破千家,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6月P2P网贷行业的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同比下降50.86%。未来下半年,金融行业仍然面临生死存活问题,洗牌也将继续。

从近五年的数据看,垂直社区、导购、交友社区、手机游戏、借贷、投资理财都是实至名归的死亡赛道,死亡公司均超过200家。电商、社交、金融三大行业巨大的市场规模,使得创业者们不易快速摸到天花板,但通常情况下,赛道越火爆,就意味着竞争将更加激烈,投资者则更容易因投机而死。

张一鸣、罗永浩、快播王欣在今年1月“默契”挺进的社交赛道,同样战况惨烈。IT桔子数据显示,交友社区赛道死亡公司数量达到10家。其中明星产品中国版领英/职业社交软件“赤兔”、匿名社交平台“一罐”均已宣告死亡,兴趣社交产品东西App、呀比呀比、DoubleDate小嘿科技等,也因商业模式匮乏、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宣布关停。

在所有赛道中,垂直社区关停公司数量最多,达到了247家。移动APP造成的碎片化和信息孤岛特性,使得垂直社区必须找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生存。但更加细分的垂直领域,其实受众和市场空间也越小,也更难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式,这些因素都导致垂直社区是“死亡首条赛道”。

2018年共享出行行业进行了真正意义上的大洗牌,由于商业模式未被市场印证、融资困难等,包括共享出行企业小鸣单车、悟空单车、享骑电单车在2019年画上句号。除此之外,交通出行赛道还有7家企业同样因难以持续烧钱,在行业竞争中被彻底落下。

同样是死亡赛道的电商行业,从另一个纬度看则是生机涌现。在大环境遇冷的2019年,先有云集登陆纳斯达克,带起“社交裂变+分销”的创业风口。7月15日,又有“什么值得买”A股上市,成导购电商第一股。

新的风口随着市场和资本而转移,对一家创业公司来说,踩准风口是押宝的第一步。但往往,走在风口上也意味着,更容易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倒下。

新经济公司死亡原因大揭秘

一家企业成功需同时兼具天时地利人和,同样,企业的消亡也是由多种问题迸发而导致。在数据整理中,2019新经济公司死亡原因大致归纳为市场、团队、产品、资金、运营、环境六种。

市场定位不准是新经济死亡公司的最主要原因,从IT桔子统计的数据中看,死亡的新经济企业超过半数拥有市场方面的问题,产品以及运营问题也是基于对市场的把控出现偏差,从而影响变现能力出现资金问题,再加之外部环境催逼,公司最终落寞。

为在互联网巨头牙缝中寻得肉糜,新经济公司只能另辟蹊径,盯上特定人群。以下班约为例,看似其精确攫取冷门蓝领社交场景,但实际上线后依旧被用户熟稔的微信社交习惯击败,复杂冗余的伪需求显然不现实。

单一业务如同押宝,因此便有公司试图采取多线并行的业务模式。2010年成立的觅我信息,旗下拥有多款工具类APP,3年内接连拿到3轮百万元以上的融资。但由于数十个APP同时发展,觅我陷入业务混乱、重心不清的僵局。

据IT桔子统计,截止7月共计有165家新经济公司由于虚造市场伪需求而丧生,33家由于业务过于分散倒闭,183家因为商业模式不清晰消亡。

市场如果确实存在,产品质量则把握着公司命脉,拥有一款强大的产品是所有新经济公司的不懈追求。

互联网时代,资讯信息的规模与数量指数型上涨,有些公司模仿淘宝、美团搭建服务型平台,无人货柜服务商七只考拉便是其中之一。在连续接纳经纬中国两轮融资后,七只考拉的零售货柜光顾大肆扩张,并未进行产品升级与更新,在玩家拥挤的零售赛道,七只考拉一落千丈关停撤柜。

360创始人兼CEO周鸿祎曾提到:“互联网行业中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一定要有产品,而且产品一定是为用户服务的,这样才能创造商业价值。”据IT桔子统计,截止2019年共有89家公司由于产品缺陷和产品入场时机晚被行业淘汰,产品问题是排在市场因素后,造成新经济公司死亡的重要原因。

好的产品也需要团队来打磨,新经济公司创始人的价值理念决定了公司的走向,因此很多投资人多数依据创始团队来决定投不投该公司。

但人的因素也有诸多不可控因素,团队齐心协力则事半功倍,反之一事无成。前百度高管创立的自动驾驶公司星行科技,在接受巨额融资后,由于管理层频繁变动,创始团队内讧不断最终走向倒闭。据统计,共计有20家新经济公司因为公司内部利益不均从而矛盾激化,导致整个公司土崩瓦解。团队问题成为新经济公司关闭的第三大因素。

市场、产品、团队三大核心因素具备,新经济公司也并不会高枕无忧。在风口趋停的2019年,沉迷于烧钱圈地的企业,也在成为飘落的片片鸡毛。

例如熊猫直播诞生于千播大战的2015年,由于直播平台的盈利难题一直尚未解决,所以去年虎牙与映客纷纷上市避免持续融资烧钱。但在梯队明显的直播行业,即便有王思聪鼎力支持,也无法支撑其长期大规模的烧钱,现金流无法延续,最终今年3月份融资烧光殆尽宣告关闭。

盈利能力是新经济公司获得融资的关键,据统计,上百家新经济死亡企业皆存在资金断裂问题。

另外运营问题,也是新经济公司死亡的诱因。2010年成立的全峰快递,因运费低廉站稳脚跟,但在发展期间,全峰快递的服务态度一直受人诟病,快件丢失、运送缓慢,微薄的利润使全峰无力精心运营,从而口碑一落千丈被时代遗弃。

内部状况层出不穷,打磨一款适合市场的产品需耗费大量精力,因此便有公司在政策法律边缘试探,其中重资产的金融房产类公司居多,最终以倒闭为结局。

经营公司不能一蹴而就,走上倒闭也绝非顷刻之间,在红海泛泛、浮尸遍野的下半年,幸存的新经济公司需要再度审时,谨慎迈步。

新经济的2019年应如何渡过?

美团点评CEO王兴曾说:“2019是未来十年最差的一年,同时也是最好的一年。”虽然市场并非王兴所言这般悲观,但市场情况确实正在转变。

36氪发布的《2019 年中创投报告》也佐证这一观点:2019年1月-6月17日,国内一级市场共计发生2787笔投融资交易(不含并购、上市),总计交易金额接近3629亿元人民币。

从过往几年数据看,2019年一级市场的投融资热度或跌至2014年以前水平,投融资热度已经达到五年来最低点。数百家新经济公司的死亡,2019年对于新经济公司来说,确实不是幸福时光。

然而沉舟侧畔千帆过,2019年仍旧有很多新经济公司发展获得了快速发展。2019年的新经济公司中,出现瑞幸咖啡18个月全球最快上市的速度记录,也曾出现车好多集团获得15亿美元的最大融资额度的案例。

处于双周期转折点的2019年,转眼间已过去一半,寒冬散去后的初春,新经济公司需要采用新招式,才能逆转上半年的颓势,在未来发展中占据先机:

1、建立业务护城河

2019年资本向头部主流公司聚集的现象更加明显,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曾在《互联网二三梯队选手生存大冒险》一文中,描述人人车、沪江网校等各个行业第三四名的艰难生存现状。新经济公司建立护城河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建立行业规模壁垒。如今业务跑进前三已经并不稳妥,前二甚至前一才有可能业务面基本稳定。

尤其在行业壁垒不高的赛道,典型诸如近几年的导购类赛道,死亡公司数量高达233家,排列新经济公司死亡赛道第2名。在今年上半年,仍有导购电商公司6家公司宣布死亡。但成立9年,什么值得买“熬”死了大量同行。很多流量生意,做NO.1意味才意味着建立起稳固的护城河。

2、赚辛苦钱壁垒更高

在36氪发布《2019 年中创投报告》提到观点:2019年一级市场整体回归价值投资,医疗、企服、制造赛道吸金,AI、消费、教育投资热度下降。正暗合消费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产业互联网的价值逐渐体现的趋势。

过去资产优化、供应链提效等领域赚取的是辛苦钱,并不被新经济公司看好,如今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则有飙红迹象。2019年上半年中,重复获得融资的企业近乎都是产业互联网企业,比如货拉拉、水滴互助、贝店企鹅杏仁、准时达等企业。他们在下沉市场或者物流/医疗等供给侧做生意,逆市取得较好的资本成绩。

3、考核标准从增速换为现金流

2019年的一个明显大趋势,是新经济公司正从注重增速转换为增加现金流。商业化或者盈利是2019年新经济公司的关键词。快手2019年营收目标增加50%,抖音目标营收达到500亿元,知乎全面提升社区的商业化程度,一些以“慢公司”著称的公司都开始在行动。除去上述公司外,2019年准备加速商业化的公司,还可以列出长长的名单。

随风而起、风停雾散。资本寒冬的冷风从2018年底便猛烈刮起,在风口论、泡沫论的笼罩下,2019年新经济市场有喜有忧,期待新的产业互联网风口带来下一个美好明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背靠腾讯加码游戏内容,快手入局电竞有何阳谋?
2
爱乐乐享直营店因媒体曝光拒绝退费:预付款是否是机构原罪
3
4亿销售费的香飘飘,多元转型为何仍跑不过喜茶等网红
4
汽车能源变局时代,自主车企“两条腿”走路门槛提高
5
外资再保公司上半年保费上行,政策助推但规模仍受直保市场限制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