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普洱推手”吴远之

天价普洱,一场不知何时喊停的击鼓传花游戏。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一周前,55岁的云南茶王吴远之在加拿大病逝,他身后的普洱帝国再次引发关注。

从17年前拯救奄奄一息的勐海茶厂开始,他就在普洱茶身上布下一个局。不同于龙润茶、下关沱茶单纯卖普洱茶,他剑走偏锋,将普洱茶带入另一个维度。

国内普洱茶市场热自2000年左右兴起,那时云南除了港台炒茶团进山囤积居奇,外界对普洱茶的认知甚少。

港台炒茶团约7年后败走云南,下关沱茶、昌泰等茶企业元气大伤,吴远之趁机带领大益普洱崛起。

如今,大益集团已成行业龙头,考虑到中国普洱茶市场规模,大益集团坐上头把交椅,似乎并没有那么难,但贴上金融茶的标签,讲故事、饥饿营销的方式,距离真正的大众消费越来越远。

大益普洱的奢侈品定位,也让普洱生态圈暗流涌动,上演着一场不知何时喊停的击鼓传花游戏。

这场游戏里,有人夜夜笙歌,有人身负巨债,也有人大打出手……

茶中茅台

在普洱发展历史上,2005年是一个值得记录的年份。

那一年,在云南“文化普洱”政策指引之下,普洱茶天价茶地位首轮营销开始。云南茶企复刻故事浩浩荡荡马帮进京城的活动。同时,演员张国立手里一提七子饼普洱茶拍出160万元天价。从此,普洱茶在大众视野里,有了贵、值钱的印象。

那时,港台炒茶团已在云南游窜5年,他们从茶农低价收货囤积,借力文化普洱推广活动抬高身价。

普洱茶第一人邓时海,早年在台湾炒作普洱茶,曾提出普洱越陈越香的理念,同时出书为这一理念造势,为国内普洱茶热提供了理论基础。

2005年广州芳村茶叶市场里,一斤普洱茶价格短短一月翻4番。暴利诱惑之下,民间资本大量涌入,据说,2003至2006年涌入民间资本有200亿之巨。

吴远之正是在这一波热炒中入局。

2004年,吴远之的博文集团斥资亿元收购勐海茶厂,当时该厂连年亏损。这家老字号由范和钧先生于1940年创办,是普洱茶人工后发酵陈化技术研制者之一,7542生饼、7572熟饼,是普洱茶行业公认的标杆产品。

2007年炒作普洱茶彻底崩盘,多家大型茶厂元气大伤,吴远之觉察到了机会。

2008年奥运会期间,人们不经意发现,央视黄金时段有了大益的广告,这只是吴远之的第一步。

之后,吴远之主导构建专营店,几年内门店扩张至千家。万事俱备之后,他开始向低谷中的普洱茶下手。

吴的三板斧是:高调宣传、限量配货、饥饿营销。以往普洱茶行业从未见过的套路,一一在大益身上出现,大益普洱茶价格水涨船高,价格惊诧业内。

据大益行情网披露,2003年四星班章大白菜散筒,2020年5月27日行情为80万元一提,最高峰在2021年3月30日达到160万元一提。

还有更离谱的。据新京报,一款2003年“班章四星孔雀青饼”价格2950万元/件;一款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价格高达6500万元/件。

金融茶教父

吴远之早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设计专业毕业,后赴加拿大渥太华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先后在华尔街、海南证券行业工作。海归和金融职业背景,让他在打造大益茶的过程中,有着出其不意的手段。

如今看来,当年从红塔集团手里抢夺勐海茶厂只是第一仗,在行业内提升段位,把普洱茶包装成奢侈品、赋予投资功能,不得不说是他守正出奇的一记重拳。

对稀缺产品的饥饿营销,从来就是快消企业横空出世的利器,小米、锤子手机等都曾尝过甜头,不过吴远之的段位更高。

在一般性普洱茶产品7542之外,吴远之倾力打造号级茶产品。所谓号级茶,就是最高顶级的普洱茶产品,站在产品金字塔顶端那种。

2017年,公司首次发布号级茶产品“轩辕号”,之后每年都会发布一款号级茶。

因为稀缺,一般人根本买不到,即便在以经销商、投资者、散户、藏家和专营店构建的生态圈里,拿到这些茶叶堪比申购新股。

每一次对号级茶的申购和争抢,几乎都会引起行业内部的热议。外行看不太明白,但大益逐渐成为国内茶叶投资交易唯一品牌。引发第三方机构对大益产品价格进行跟踪,甚至出现了有关行情走势的K线图。

在这种市场背景下,迅速衍生出普洱茶类期货市场。据公开报道,2012年左右,大益开启经销商期货交易模式。只要有货单,就有人交定金,待价格上涨,再由上家转卖给下家套利。

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导致产品价格飞涨,普洱茶成功被贴上金融茶的标签。

以轩辕号为例,底价3万元/件的轩辕号一经发布即被抢空,半年后价格翻了10倍、4年涨幅56倍。今年上半年,这款茶被炒到200万元/件。

至今,普洱茶还不是证监部门核定的期货交易品类。作为第一个吃螃蟹者,吴远之处于争议漩涡之中。他有着自己的认知,“存世的数量更少了,价格自然更高了,相当于是用更高的价格买下新产品,与金融无关。”

但是,茶炒着炒着真的出事了。2020年初大益鼠饼交易暴雷事件,首次给大益敲响了警钟。同年,东莞媒体曝出当地60多名炒茶客投资普洱茶,到期无法交货涉及本金过亿元。2021年号级茶“仓颉号”暴雷,让芳村市场十几亿资金一夜蒸发。

大益集团及吴远之鲜有回应。他只是通过媒体间接回应,“普洱茶在没有被喝掉之前,微生物一直在工作,茶的品质一直变化的。”

财富版图

作为普洱龙头,大益集团已是行业风向标,但这家企业一直保持着神秘感。

公开报道显示,大益集团在2008年就迈进中国茶企百强行列,2007年销售额达7亿元。经十余年发展,收入规模应会大增。

吴远之曾测算,大益产品每年的交易额有500亿元以上,主要是大益普洱茶收藏价值被社会广泛认可。2016年,大益品牌价值112.02亿元,位居茶业榜首。

迄今为止,吴远之不仅持股大益集团90%股权,还是是云南大益微生物、西双版纳大益茶茶禅世界开发有限公司等22家法人代表,还同时在30家企业担任董事长、董事等职,并拥有79家企业实际控制权,这些企业涉及旅游、医院、数据、金服及茶饮等多个业务领域。

尽管个人商业版图庞大,吴远之个人财富状况始终是个谜。就连消息灵通的福布斯、胡润的富豪榜单中,也未曾出现过吴远之的名字。

2021年是吴远之的不利流年。从4月开始,云南有关部门发布对天价茶炒作的警告;国家有关部门在6月份在勐海茶厂召开专题调研会议,相关部门对大益集团的态度可窥一斑。

今年7月,全国茶叶商协会、广州茶协、东莞茶协等联合发布天价茶抵制书,与大益茶划清界限。

让普洱茶回归到正常消费的轨道已经很明确了,很多茶商开始对大益普洱产品担忧。吴远之去世之前一则微博下面,有茶商提问,“请问吴总有没有应对措施?”

他永远等不到吴远之的回答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终究还是泡沫,大益茶吴远之的“金融炼茶术”
大益董事长吴远之去世,首创“金融茶”模式在争议中发展
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因脑溢血去世
一个海南人坐庄,玩坏了整个云南普洱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