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火腿5年买卖股权终迎“接盘侠”,多元化一度陷困、债务问题待解

在业内人士看来,火腿的消费场景越来越少,所以施延军等金字火腿的股东一直试图抽身,但是金字火腿的业绩与债务问题导致其未能短时间找到接盘人。此次若能顺利完成交易,金字火腿需要找到适应自身模式的方向。

10月11日,“火腿第一股”金字火腿发布公告称,巴玛投资拟将其持有的1.99亿股股份,占金字火腿总股份的20.3%,协议转让给任贵龙。本次股份转让的价格为5元/股,股份转让价款为 9.93亿元。

其实早在2016年,金字火腿就大力调整股权,引入了中钰资本,进入大健康领域。但受累于中钰资本连续亏损,金字火腿也出现亏损,导致2018年双方分道扬镳,中钰资本以超7亿元的价格回购股份。

金字火腿业绩也逐步回升。但金字火腿大股东巴玛投资实控人施延军却在不停地寻找接盘人。2019年3月,具有国资背景的广东恒健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健控股”)拟收购巴玛投资拥有的股份,但5月,恒健控股终止了上述股权转让交易。

一直纠缠金字火腿的还有其与中钰资本之间的债务纠纷。中钰资本目前仍未完全支付回购款。金字火腿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施延军控股的巴玛投资接过了债务,但根据协议,2023年巴玛投资才能彻底偿还债。

在业内人士看来,火腿的消费场景越来越少,所以施延军等金字火腿的股东一直试图抽身,但是金字火腿的业绩与债务问题导致其未能短时间找到接盘人。此次若能顺利完成交易,金字火腿需要找到适应自身模式的方向。

金字火腿大股东或易主,投入22亿元

金字火腿发布公告显示,第一股东巴玛投资拟以5元/股,总价9.93亿元的价格出售1.99亿股股份,占金字火腿总股份的20.3%,购买人为任贵龙。并且,金字火腿还将定向发行股份2.92亿股股票,发行价格为4.25 元/股,募资12.41亿元,用于数字智能产业基地等项目。任贵龙将以现金形式全额认购,投入超22亿元。

交易完成前,巴玛投资拥有金字火腿1.99亿股,占比20.3%,是第一大股东,拥有21.16%的投票权。施延军持有巴玛投资51%股份,是金字火腿的实际控制人。交易完成后,任贵龙成为第一大股东。并且在非公开发行完成后,任贵龙的投票权将达到39.87%、施延军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投票权仅剩11.43%。

此前金字火腿发布的公告显示,收购人为任奇峰,其将以合计21.85亿元拿下金字火腿4.92亿股,持股比例达到38.69%,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不过,任奇峰为中国香港籍,条件所限,收购人成为了任贵龙。任贵龙为任奇峰的岳父。

据了解,本次交易前,任贵龙只是作为宁波沛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与金字火腿不存在关联交易问题。宁波沛瑞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太阳能电板、太阳能灯的研究、开发、制造、加工项目的筹建。并且,任贵龙无个人控制的核心企业,其关联企业达25家。

在这25家企业中,任奇峰直接或间接控股或持股多数企业。这些企业涉及新材料技术推广服务,石墨烯材料制造、家用电器制造,家用电器销售,日用口罩(非医用)生产,销售。机床配件、紧固件、液压件的制造、铣床及机床附件的批发、零售;以及资产管理、投资管理等业务。

据了解,1979年,浙江金华人施延军参加工作,在供销社做火腿、卖火腿。1992年,施延军成立金字火腿,2010年登陆深圳中小板,成为国内首家以火腿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中国消费市场升级,消费者大健康意识深化,火腿这一品类的消费频次降低,场景缩减,金字火腿发展不是非常顺畅,虽然金字火腿也在多元布局,但整体效果并不理想,这是施延军转让股份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对于此次转让能否成行,巴玛投资方面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内容都以公告为准。

反复5年,股权作价较上次少4亿元

其实,金字火腿近几年一直在调整。先后经历了跨界进入新能源、大健康领域,又因此被拖欠回购款,导致引入国资未果,可谓命运多舛。

金字火腿此轮股权调整源于2016年,当年金字火腿通过受让股份与增资的方式持有了中钰资本51%的股权,成为中钰资本的控股股东。施延军还辞任董事长,中钰资本实控人禹勃入主金字火腿担任董事长兼总裁。

2018年,中钰资本亏损,并连续两年不能完成业绩目标,最终导致2018年金字火腿出现亏损。数据显示,2018年,金字火腿营业收入4.26亿元,同比增长14.58%;净利润为亏损843万元,同比下降107.81%,这是金字火腿近年来首次亏损。

同年,金字火腿不得不将持有的51%中钰资本股权出售给相关回购方,但未能及时收回7.3亿元的股权交易资金,走上漫漫讨债之路。

在债务问题未能解决,业绩下滑的情况下,施延军还在谋求转让金字火腿的部分股权。2019年3月,施延军所控股的巴玛投资计划出售金字火腿的控股权给广州国资委旗下的恒健控股,交易作价14.42亿元,但当年5月,金字火腿发公告称,鉴于双方在后续具体安排上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金字火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施延军或有资金方面的需求,所以才会不断尝试出售拥有的资本。

对于国资背景的企业为何未能完成收购,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国资背景企业接盘流程上越来越严格,另外标的能否满足国资的需求也是重要考量,所以国资背景企业未能完成。民营企业的诉求更简单、决策也更容易,只要双方能够在条件上达成妥协,比国资接盘更容易实现。

财联社援引一个知情人士的说法称,收购方百亩的企业厂房和工业用地被政府征收后,手上有了大量现金,家族也希望有一个稳固的产业。并且收购方一直在从事实业,经验很丰富。并且一直在寻找控股实体经济上市公司的机会,为家族资产做一个配置。

债务问题何时见分晓,关键看定增

为了解决与中钰资本的债务问题,施延军不得不通过巴玛投资,接过了中钰资本拖欠上市公司金字火腿的债务。业内人士分析,这或是施延军继续转让股权套现的主要原因。

对于本次收购目的,金字火腿方面透露,收购方看好其在产业内的发展前景,并计划将金字火腿未来的业绩进一步发展扩张。认可金字火腿所属行业未来发展前景及上市公司长期投资价值。本次交易目的系通过完成本次收购,使收购人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并进一步巩固控股股东地位。

沈萌认为,金字火腿此前的问题在于“不务正业”,在金华火腿核心主业上缺乏深入进取,没有将金华火腿和金字火腿这个品牌的附加值做出来、并做大做好,如果能有专注于这一品类的产业型投资者,仍然有发展潜力。

值得注意的是,自从剥离中钰资本之后,金字火腿业绩有所回升。

2018年,金字火腿开始回归主业,发展特色肉制品,2020年从火腿细分行业进入肉制品、肉类大产业,确立了火腿、传统肉制品、定制化品牌肉类三大业务板块,进一步扩大了市场空间。

数据显示,金字火腿2019年实现营收2.82亿元,同比减少33.98%;实现净利润0.34亿元,同比扭亏增497.94%。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7.1亿元,同比增长152.32%;实现净利润5930.14万元,同比增长76.78%。

不过,2021年金字火腿增长趋缓。2021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2亿,同比增长2.4%;实现归母净利润6465.4万,同比增长1%。

此次伴随股权转让,金字火腿发行股票的目的就是上马“年产5万吨肉制品数字智能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产值将达到22亿元。

但是,金字火腿彻底摆脱债务,还需时日。收购报告书显示,巴玛投资已与金字火腿签订不可撤销的债权转让协议,由巴玛投资受让金字火腿享有的中钰资本股权回购款剩余债权,故按照协议约定巴玛投资应按照承诺的还款时间和金额向上市公司支付价款,还应向金字火腿支付金额为 2.9亿元。支付方式是2021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9000万元;2022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1亿元;2023 年12月30日前支付转让价款 1亿元。

巴玛投资也承诺按照其向金字火腿所承诺的还款时间和金额进行支付,履行全部还款义务;同时,巴玛投资承诺如因此影响定向增发的,巴玛投资将按照相关要求提前归还上市公司上述全部欠款。

相关阅读
景峰医药上市7年成“烂摊子”,34亿借壳2.2亿易主之谜
酒业三季报 | Q3扣非净利润下滑110.78%,兰州黄河“卖孙度日”
瑞幸董事会通过股东权利计划,保护公司股东利益
施延军等以10亿元出售金字火腿2亿股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