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醇产品提价,母公司江苏综艺难念“白酒经”

近年来外界资本涉足酒业的案例不在少数,而对于江苏综艺集团而言,进驻白酒领域更是处于资本层面的考虑。

面对2000亿元市值、100亿元销售额目标,贵州醇的压力似乎不小。

贵州醇董事长、总经理,枝江酒业董事长、总经理朱伟近日在其社交平台个人账号上宣布贵州醇酱香真年份5年产品即日起涨价15%,市场指导价提高到799元每瓶。

涨价100元,对于借势宣传营销扩大队伍的贵州醇而言,无疑是一场“冒险”。但对于刚刚涉猎白酒领域的母公司而言,却是深耕行业的重要一步。

2000亿小目标

朱伟的社交平台,似乎已经成为了贵州醇对外发布信息的“唯一”出口。

随着此次涨价,贵州醇也进一步完善了产品结构,借由提价布局酱酒高端市场。针对涨价原因,朱伟表示,主要系于由于成本上涨、供需关系变化等因素。

该商品涨价前市场统一零售价为699元。涨价后平均每瓶上涨月为100元。

“这样的涨价幅度对于名优白酒而言较为罕见,但是对于小酒企极力布局中高端市场的品牌而言,并不意外,但过度涨价事实上则会透支品牌力。”对此,业内人士指出。

或许在贵州醇眼中,涨价是完成小目标的重要途径之一。与此同时,对于贵州醇,朱伟也给予厚望。

此前,朱伟曾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表示,贵州醇将在2025年底实现酱酒产能4万吨,销售额100亿。并且十年将贵州醇打造成为2000亿元市值的酒企。

2000亿元市值什么概念?相当于1.64个古井贡酒、2.69个今世缘、3.21个水井坊、8.78个金徽酒、21.49个青青稞酒的规模。

中原基金董事、执行合伙人晋育峰表示,从自身体量成长看,贵州醇加上枝江酒业很难实现这样的规模。如果进行收购,目前稍大体量的酒企收购并不容易,对于资金、资源都有较高的要求。

烫手山芋

对于贵州醇而言,依靠涨价来完成“小目标”却是杯水车薪。

随着白酒行业马太效应逐渐加剧,品牌逐渐向集中化发展,与此同时行业两极分化严重,强者恒强的局面也逐渐加剧。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白酒边缘化品牌或中小型省酒酒企而言生存环境便更为不容乐观。因此,贵州醇想要从这样的大环境下突围并赶超其他酒企,似乎并不容易。

据维维股份年报数据显示,贵州醇2012年营业收入1353.76万元,净利润为-1296.5万元;2013年营业收入8669.81万元,净利润为-8822.39万元;2014年营业收入1.02亿元,净利润为-5681.85万元;2015年营业收入7244万元,净利润为-4920万元;2016年营业收入6606万元,净利润为-4907万元。加之,2017年与2018年也亏损-5151万元和-2142万元。

连续多年的亏损,对于贵州醇而言已经疲惫不堪,变成一块儿“烫手山芋”。

对此,晋育峰表示,从自身体量成长看,贵州醇加上枝江酒业很难实现这样的规模。如果进行收购,目前稍大体量的酒企收购并不容易,对于资金、资源都有较高的要求。

事实上,在渠道方面,朱伟正在社交平台上连续发布“喜讯”。但在种种消息背后,贵州醇产品的销量却不尽人意。

界面记者登陆贵州醇天猫官方旗舰店发现,贵州醇5年真年份酒售价939元,月销量仅3笔;40.9度贵州醇6年以及53度贵州醇10年产品,分别售价560元、1869元,月销量均为0笔。

“在朱伟的操盘下,贵州醇通过炒作真年份热点来提升渠道关注度,促进区域招商,快速提升业绩也是这种老品牌复兴的一种方法。但是对于老酒企,本身面临着品牌老化、产品老化、渠道老化的三老问题,可利用资源也非常有限。”对此,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指出。

醉翁之意

对于业外资本而言,白酒是近年来优质标的的不二选择,无论是短期发力还是长期布局,收购白酒酒企均是快速聚集资金的方式之一。

作为贵州醇的母公司,江苏综艺集团虽是白酒行业的“门外汉”,但却频频发力真年份领域,除收购了贵州醇外,还收购了枝江酒业。

而贵州醇与枝江酒业在业内并非“优质资本”。除贵州醇持续亏损外,枝江酒业业绩也呈现下降趋势。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2017年实现营收分别为15.59亿元、14.35亿元、8.46亿元、5.1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78亿元、1.27亿元、0.14亿元、0.31亿元、0.22亿元、193万元。

“外界资本的介入对于两家业绩持续下降的酒企来说,或许能够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在接手贵州醇以及枝江酒业后,江苏综艺集团除资金的注入外,在资源端也会进行扶持,这将对两家酒企有一定的支撑作用,从而进一步开拓市场,布局渠道。”对此,业内人士指出。

事实上,近年来外界资本涉足酒业的案例不在少数,而对于江苏综艺集团而言,进驻白酒领域更是处于资本层面的考虑。

作为外来资本收购白酒产业,目的或是看好白酒版块进行长线投资,从而着力持有打造战略投资;再或是集合多家酒厂共同打造成为独立的酒类产业集团,并整合各类资源与渠道,为产业集团在国内的品牌市场、渠道竞争提供必要的支撑与保护;又或是外来资本作为财务投资人,在收购酒厂并对旗下产品以及公司文化等进行概念包装后出售。

“从整个资本层面考虑,江苏综艺集团低价进入进行包装、整合,待市值提升后,将溢价出售。”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指出。

相关阅读
白酒端午“旺季”消失了?
“年份酒+酱酒”,朱伟的热点追踪能否如愿?
梁金辉再造古井贡,前途不明道路曲折
复盘白酒2018,现象背后的这8个机会不容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