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豪门出手,买下邱淑贞丈夫的公司

I.T集团的陨落,似乎是中国第一代潮流帝国衰落的缩影。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投稿来源:投资界

明天,又一家时尚巨头将黯然退场。

4月30日,香港多品牌潮流零售商I.T集团将正式退市。此前,I.T发布公告称,其私有化获得逾99.99%股东同意通过,I.T引入全球PE豪门CVC,以每股3港元共计约13.05亿港元的现金价,向小股东收购股份。这意味着,I.T将彻底告别16年上市生涯。

这一次,CVC资本罕见出手,买下了创始人沈嘉伟家族的股份。1988年,沈嘉伟从代购潮牌做起,将一家店扩充为连锁店,之后创立起自有品牌,业务遍及华人地区。从2005年起,I.T进军内地开出数百家店。如今,无论是妻子邱淑贞还是一度引起话题的女儿沈月,最终都救不了I.T。

而I.T集团的陨落,似乎是中国第一代潮流帝国衰落的缩影。当新一代年轻人崛起,又是一波消费品大洗牌——有人受宠,有人没落,这似乎是亘古不变的规律。

PE豪门CVC出手,明天,这家潮牌巨头将退市

令人唏嘘的一幕上演:曾经的潮牌巨头将正式退市。

投资界获悉,香港多品牌潮流零售商I.T将于4月30日撤销上市地位。日前,I.T发布公告,宣布I.T私有化获得逾99.99%股东同意通过。这意味着,中国潮流界的鼻祖I.T将结束其16年上市地位。

不到半年时间,I.T已完成了私有化的全部流程。2020年12月6日晚间,I.T集团正式宣布已商定私有化方案,将引入PE豪门CVC,以每股3港元共计约13.05亿港元的现金价,向小股东收购股份。

I.T集团私有化完成后,创始人沈嘉伟家族在I.T集团的持股将从63.61%降至50.65%,出资13.05亿港元的CVC则取得49.35%的股权。

作为私有化的一部分,创办人集团还与CVC资本订下了联席要约人合作,包括联合体协议、股东协议以及重组条款细则。根据重组计划,I.T及附属公司将其混合的品牌经营业务与其他经营业务分开,股权公司(Brooklyn Company Limited)将继续拥有品牌经营业务,创办人控股公司(3WH (BVI))Limited)将拥有其他经营业务。

作为I.T私有化的买方,CVC资本是一家不折不扣的豪门。资料显示,CVC资本成立于1981年,最初隶属于花旗集团,直到1993年才通过管理层收购独立出来,现在花旗集团依然是其重要的机构LP。迄今为止,CVC资本管理资本量约为8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02亿元)。

在PE圈,CVC资本一贯风格是重整企业以提升价值。I.T公告表示,私有化完成后,创办人集团将继续致力于构建本公司的长远前景,并与CVC基金决议共谋发掘品牌经营业务的潜力,两者的伙伴关系将提供最佳架构及平台,让彼此各展所长,实现为品牌经营业务创造长远价值的共同目标。

白手起家,迎娶邱淑贞,他把一家衣服店做成上市公司

I.T背后,是创始人沈嘉伟一段白手起家的故事。

自1988起,I.T王国从代购潮牌做起,一家店铺扩充到连锁店,之后自创品牌,再将代理国际品牌与自家品牌结合,逐渐形成其巨额时尚产业。短短几年,I.T集团业务遍及华人地区,一步步发展为港澳地区规模最大的时装集团之一、亚洲历史最悠久的潮牌集团。2005年,I.T集团上市,沈嘉伟一跃成为时装品牌大亨,坐拥亿万身家。

沈嘉伟于1968年生于香港,家境贫寒的他中学毕业后就停止上学,踏上打工之路,靠卖水货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988年,20岁的沈嘉伟和弟弟在香港铜锣湾信和广场开了一间名为Green Peace(绿色和平)的服饰店。

起初,Green Peace生意并不好,所卖服饰也没什么特色。但沈嘉伟头脑灵活,转变经营路数,改售英国Dr Martens皮鞋和李维斯牛仔裤,主攻年轻人市场,别出心裁的他还为明星和唱片角色赞助服饰。一时间,Dr Martens风行校园,当时不少追求新潮的学生以穿Dr Martens为荣,甚至出现卖断市的景象。就这样,沈嘉伟打开了局面。

通过银行支持,他把Green Peace的分店愈开愈多,并拿到了多个欧美时装品牌的销售权,生意越做越大。金融风暴下的1997年,市道欠佳,沈嘉伟却逆势雄起,在香港铜锣湾连开10店,雄霸百德新街。他还将Green Peace改名为I.T(Income Team的缩写),含义为“赚钱团队”。

I.T品牌自此登场。它以中价为主,主攻年轻人,沈嘉伟还在营销上想了很多噱头,请毫无设计经验的张曼玉担任设计师,为明星赞助服饰,使品牌的知名度在短时间内大增,成为年轻一族的潮流服饰“圣地”。

停不下来的沈嘉伟再次看到中低价服饰市场的潜力,陆续开设b+ab、5cm以及ETE等品牌服饰店。同时,他还与香港“裤王”杨钊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拓新市场。2005年3月4日,I.T集团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市值达20亿港币,市值最高近50亿港元。

数据显示,I.T集团在香港拥有200余家分店,从2005年进入内地市场至今,共在19个城市合计有超700家店铺,销售额超230亿。

比起沈嘉伟,他迎娶邱淑贞的故事更为人津津乐道,1999年,他迎娶了当时红极一时的港星邱淑贞。婚后邱淑贞的明星效应对I.T帮助很大,她不愿只做一个花瓶,亲自出任形象代言人,还常年飞到欧洲、日韩为公司挑货。因其品味不凡,经过她试穿认可的牌子,大都符合香港人的口味,一引进就大卖,甚至成了“带货王”。

沈嘉伟曾说,“我娶了全香港男人的欲望,就算堕落,我也甘之如饴。”

一个时尚巨头的衰落,做消费品,要学会拥抱00后

I.T的陨落速度比想象中快。

经历短暂的高光时刻后,I.T的精气神早已大不如前。2019年,I.T集团业绩疲软,交出了一份亏损的成绩单。2019年8月,I.T表示,在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六个月内公司出现净亏损。

疫情来袭,I.T更是受到重创。2020年5月,I.T发布2019年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收77.19亿港元,同比减少12.6%;毛利为47.34亿港元,同比减少16.1%;净利润则首次出现年度亏损7.46亿港元。相对于2018-19年度全年纯利4.44亿元,由盈转亏。

此外,I.T还关闭了20余家在港澳的分店,并要求员工放无薪假及减薪。随后几个月,I.T集团罕见进行了为期约一周的大力度促销:最高折扣达三折,原价3万多的Off-White新款大衣,折后1万元。即便如此,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大不如前。

受业绩影响,I.T集团的股价大跳水。相比2018年公司股价的高峰而言,三年时间里公司股价重挫,市值大幅缩水。

时至今日,I.T集团在资本市场上已奄奄一息。不过,I.T的衰落并非个例。去年,香港买手店鼻祖Joyce Boutique载思集团扛不住连续四年亏损,以约1.23亿港元的超低价退市;曾是I.T集团最大竞争对手的YOHO也陷入困境:今年已进行了多次裁员。不禁令人好奇,为何曾经的潮牌大佬们纷纷沦落至此?

“潮流品牌生命周期的长短在与能否洞察消费群体的需求变化。潮品牌想要长久发展下去,需要将产品内容及文化进行升级,在变化较快的消费趋势中切实抓住消费者的核心需求,才能从根本上生存并发展。”业内如此分析。

线上的冲击显而易见。当大部分品牌在中国开设官网甚至天猫旗舰店的时候,I.T集团直到2017年底才开始重视线上业务,重装上线官方电商平台ITeSHOP,还入驻微信推出小程序,并任命明星吴亦凡为代言人。迟迟杀入线上,I.T集团衰落速度加快。

但归根结底,还是无法打动新的消费人群。去年,目睹泡泡玛特上市后,曾有VC投资人感叹:“在今天这个时代,想要做好消费投资,必须要拥抱00后。”投资如此,创业亦然,毕竟消费做的就是一门关于人的生意。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