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孙国峰: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对中国金融市场影响较小

孙国峰指出,无论是去年美联储推出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还是未来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都是比较小的。

4月1日,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国新办“构建新发展格局,金融支持区域协调发展有关情况”发布会上表示,“十四五”规划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为此必须保持币值稳定,为高质量发展提供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货币政策要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的最终目标,“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

孙国峰说道,货币币值稳定有对内和对外两方面的涵义,对内的涵义需要保持物价稳定,必须管好货币总闸门。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货币政策的中介目标是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从而明确了货币政策框架的“锚”。

其表示,近年来,人民银行推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即LPR改革,货币政策传导效率明显提升,作为信贷市场的基准利率,LPR发挥了调节信贷供求,进而影响货币供应的重要作用,保持LPR在合理水平有利于稳住货币供应的“锚”。因此LPR既是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的重要一环,也是货币供应调控机制的关键组成部分。

货币币值稳定对外的涵义则是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为此要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加强跨境资本宏观审慎管理,引导社会预期,把握好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的平衡。

此外,孙国峰还表示,2020年我国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也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带动了全球经济的恢复,对其他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也起了支持作用。

“我们也注意到,近期美债收益率出现上行,一度突破1.75%,推动美元升值,美元指数年初至今上涨了2.4%左右,受此影响,部分新兴经济体债务偿付和再融资风险上升,货币贬值压力加大,一些经济体加息,金融市场出现一定波动。”其指出,“我国一直坚持正常货币政策,去年2月到4月,我们采取了力度较大的应对措施,5月以后货币政策操作回归正常,既有力支持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又没有搞‘大水漫灌’式的过度刺激,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国债收益率水平在那个时候回升之后一直保持平稳,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成为常态,发挥了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因此无论是去年美联储推出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还是未来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都是比较小的。”

孙国峰补充道,事实上在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情况下,我国金融市场运行平稳,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在3.2%附近,较前期还有所下降。“我国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积极作用正在显现,下一步,关键是把自己的事办好,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保持定力,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同时密切关注国际金融形势变化,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以我为主开展国际宏观政策的协调,保持好宏观政策的领先态势,我们也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这将有助于促进全球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相关阅读
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成为常态
央行行长易纲:货币政策要与新发展阶段相适应,坚持稳字当头
央行行长易纲:人口老龄化趋势下,未来可持续增长主要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央行发布第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金融机构贷款合理增长,信贷结构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