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爆红带火Tiya,荔枝仍需摆脱盈利模式单一及变现难题

近期,音频社交产品Clubhouse的突然爆红带动了相关应用的走热,其中就包括荔枝旗下主攻欧美市场的音频社交软件“Tiya”。

近期,音频社交产品Clubhouse的突然爆红带动了相关应用的走热,其中就包括荔枝旗下主攻欧美市场的音频社交软件“Tiya”。多重利好因素刺激下,“国内音频第一股”荔枝的股价在4天内暴涨近340%。

第三方研报显示,目前国内网络音频市场呈“一超多强”态势,喜马拉雅牢牢占据第一梯队;荔枝、蜻蜓FM等居第二梯队。多家头部音频平台中,目前只有荔枝成功上市。不过,上市一年以来,荔枝仍难摆脱盈利模式单一及变现难题。

今年荔枝推出了“荔枝播客”App重点发力播客业务,以探索新增长点。不过,分析人士表示,长音频已存在百余年,但始终未探索出成功的商业模式。荔枝此次发力播客业务能否突破长音频的商业变现困境,依然需要时间的检验。

Clubhouse爆红带火荔枝Tiya,荔枝股价4天暴涨340%

2月1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发布一则推特称,“晚上十点,我在Clubhouse开房等你来。”随即,Clubhouse风靡全球,企业高管、演艺界名人、新闻主播等不同行业的知名人士相继入驻,促使其下载量暴增。

App Annie数据显示,截至2月16日,还未开放用户注册的Clubhouse全球下载量已突破810万次。

Clubhouse的爆红,带动了一批相关应用的走热,其中包括荔枝旗下主攻欧美市场的音频社交软件“Tiya”。受此利好因素刺激,有“国内音频第一股”之称的荔枝从2月1日至4日连续大涨,股价在4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近340%。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在今年的股东会上表示,Tiya在美国社交排行榜最高排名第4,目前该平台用户已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记者使用发现,Tiya的功能分区与Clubhouse差别不大,主页面分布多种热门标签,用户可以进入系统随机匹配的房间,与其他用户进行实时语音互动。同时,Tiya支持1V1语音匹配,当用户不想多人聊天时,可邀请一人进房聊天。

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Clubhouse定位更偏向精英交流场所,目前平台上的热门房间均为知名人士建立;Tiya则走大众化、娱乐型路线,不着重强调用户的身份等级,最早以游戏切入,随之渗透到不同场景,用户更多集中在Z世代。

对于Tiya的未来以及商业化动向,赖奕龙表示,现在谈论商业模式还太早,还在打磨和迭代产品、发展用户规模的阶段。“Tiya目前只在国外发展,这是荔枝的一款出海产品,应该说Tiya是适应了英语世界文化的使用方式。”

分析人士认为,荔枝股价的暴涨与Clubhouse有一定关联。声音社交相对小众,它的特殊性在于用户不需要面对面,相较而言具有更好的隐私保护以及感官体验。背靠荔枝的Tiya未来表现如何还尚待观察。不过随着更多的进入者,声音社交市场将具备更多的发展潜力。

盈利模式仍较单一,尚无多种变现渠道

公开资料显示,荔枝成立于2013年,为UGC音频社区。2016年荔枝推出语音直播功能,2017年1月,其在成立三周年之际宣布用户数破一亿,2018年开始发力AI战略,并于2019年正式布局海外和IoT场景。

2019年10月,荔枝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IPO申请;2020年1月17日,荔枝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发行价为每股11美元,共发行410万份ADS,首次公开募资额为4510万美元(未包含超额配售权部分),成为国内在线音频行业第一股。

至于募资用途,荔枝在招股书中表示,资金将主要用于AI技术研发、国内外社区拓展和IoT生态布局。据悉,荔枝AI主要专注于两个功能,一是个性化分发音频,打造互联网内容平台“千人千面”,另一个则是对声音进行”美颜”,类似于视频软件中的美颜工具。

多份第三方研报显示,国内网络音频市场格局现呈“一超多强”态势,喜马拉雅牢牢占据第一梯队;荔枝、蜻蜓FM等居第二梯队。而在多家头部音频平台中,目前只有荔枝成功上市。喜马拉雅虽屡次传出IPO消息,但至今还没有启动上市流程。

荔枝虽率先登陆资本市场,但其财务状况并不十分乐观。财报数据显示,在其上市前的2017年至2019年,荔枝营收分别为4.5亿元、8亿元、11.8亿元;同期净亏损则分别为1.5亿元、934.2万元、1.3亿元。据其招股书,荔枝的营收主要源于直播收入及用户打赏。

最新财报显示,荔枝2020年三季度营收为3.6亿元,同比增长10%;净亏损610万元,同比缩窄87%;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层面下,公司实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盈利。

营收构成方面,荔枝三季度音频娱乐收入为3.56亿元,同比增长9%;播客、广告和其他收入为565万元,同比增长61%。从财报可以看出,荔枝的运营模式导致其盈利模式较为单一,尚无多种变现渠道。

艾媒咨询分析师表示,尽管荔枝率先开启赴美上市的步伐,但荔枝、喜马拉雅FM、蜻蜓FM三强格局一时间很难打破,在后续一段时间里,行业头部竞争将进一步加剧。

发力播客业务,能否突破变现困境还待观察

今年1月,荔枝上线中文播客软件“荔枝播客”,重点发力播客业务。荔枝播客产品负责人表示,产品的特点可简要总结为:轻量级、纯粹、便捷、互动新玩法。

一位接近荔枝高层的内部人士曾向媒体透露,"单独推出荔枝播客App,表明了荔枝管理层对中文播客市场的重视,并愿意在未来投入更大的精力去深耕这块领域。"

据悉,在决定做这款产品时,赖奕龙在公司内部马上建立了"荔枝播客上线准备会",并将负责产品、技术、市场等8位相关负责人拉进群,每日汇报重要进展。

据荔枝播客内部人士透露,早在2020年底,荔枝播客App就已经在部分主播和用户间进行了多轮内测,并不断改良、升级,最终在新年第一天在各应用市场正式发布"1.0"版本。

事实上,荔枝发力播客的背后,是国内高速发展的音频市场。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为175.8亿元,同比增长55.1%,预计2022年将增长至543亿元;在线音频用户数量也在2020年达到5.4亿,播客和娱乐类音频将成为行业主要的增长动力。

与此同时,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头部在线音乐平台,以及字节跳动、B站等视频平台均在重点布局音频业务,一定程度上挤压了荔枝等音频平台的市场份额。业内人士认为,播客软件的推出是荔枝对各大互联网平台及其他播客平台的一种无声回应。

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在国内的长音频市场中,荔枝等内容生产者没有良性循环的盈利模式,不断的自我消耗创作热情和运营资金,长音频的内容质量很难长期稳定保持在高水平。届时,低质的内容无法吸引新用户,也可能会导致老用户粘性降低并逐渐流失。

“长音频已存在百余年,但始终未探索出成功的商业模式。荔枝此次发力播客业务能否突破长音频的商业变现困境,依然需要时间的检验。”上述行业分析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