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度盘点|在线音乐“一超一强”格局稳定,平台抢滩布局长音频、在线演出等业态

目前,国内在线音乐市场高速增长期已过,进入存量竞争阶段。随着虾米音乐的关停,在线音乐赛道“一超一强”的格局愈加稳定,头部平台只剩下腾讯音娱和网易云音乐。

目前,国内在线音乐市场高速增长期已过,进入存量竞争阶段。随着虾米音乐的关停,在线音乐赛道“一超一强”的格局愈加稳定,头部平台只剩下腾讯音娱和网易云音乐。

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指出,对于国内在线音乐平台而言,拓宽变现渠道是当务之急。各平台需进行资源整合来提高自身竞争力,同时利用形成的规模效应来抢夺更多用户时长。

基于此,各音乐平台开始布局新业态,如疫情下催生的在线音乐演出市场,以及正处于高速增长期的长音频市场。“目前部分生态的盈利模式尚不清晰,用户消费习惯还待培养。下一步如何获得破圈效应,显然还需更多的发展机遇。”分析人士认为。

在线音乐“一超一强”格局趋稳,拓宽变现渠道成平台重点

Fastdata数据显示,2020年10月,中国在线音乐月活用户超6.2亿,付费用户超7000万。腾讯音娱旗下QQ音乐月活用户2.01亿、酷狗音乐1.87亿,远高于网易云音乐的8895万。

版权方面,2020年腾讯音娱先后与索尼音乐、环球音乐、华纳音乐等十家顶级音乐厂牌达成战略合作,同时开始布局日音版图。据官方数据,目前腾讯音娱共获得超过4000万首曲目的授权。

不过,各音乐平台的用户付费率仍然较低。《Variety》指出,腾讯音娱的付费曲库比例仅为10%,音乐流媒体业务的总营收占比也不到30%,而社交娱乐业务及其他现场音乐服务等业务在总营收中占到超70%。

高东旭认为,近年来,国内用户版权意识增强了不少,但付费意识却依旧不高。尤其是在行业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之下,各平台需用新的增长点来刺激用户付费。

“对于国内在线音乐平台而言,扩宽变现渠道是当务之急。各平台需进行资源整合来提高自身竞争力,同时利用形成的规模效应来抢夺更多用户时长。”高东旭表示。

Fastdata数据分析师表示,在线音乐平台向上下游延展、构建产业生态闭环将成为一种趋势。未来在线音乐的产业格局会更加多元,产业生态链越来越丰富。虽然小平台追赶的难度越来越大,但未来的音乐赛道仍然会出现新的平台来争夺终端消费者。

在线音乐演出市场获发展红利,云Live仍存较多问题

在疫情笼罩下,国内音乐行业线下业务,如现场演唱会、现场音乐会等难以展开。《2020 Q1华语数字音乐行业季度报告》显示,2020年一季度,国内预估有2万场演出取消或延期,票房直接损失达20亿。

与此同时,线上演出、同屏K歌等新业务内容顺势而起,获得发展红利。《2020年中国在线音乐演出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20上半年中国在线音乐演出观看的用户规模已经突破8000万。

分析人士指出,线上演出一方面在特殊时期补充内容提升平台用户活跃,另一方面扩展了变现模式。无论是疫情倒逼还是消费端和内容供给端对线上演出场景的需求,流媒体在线上演出的布局由此进一步提速。

于此,腾讯音娱、网易云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纷纷切入,在过往音乐直播、音乐会的形式上,升级为组织化、规模化的线上音乐会及线上演唱会。

其中,腾讯音娱在2020年3月推出了TME Live,2020全年累计举办超过50场线上演唱会;网易云音乐在次月发起“点亮现场”行动,更偏向于线上Live House,直播收入100%由音乐人获得。

不过,线上演唱会的付费模式未来是否具有可复制性,以及疫情消退后,线上演出能否成为未来主流的演出模式,还需进一步观察。

当前,在线音乐演出这一模式仍存在诸多不足。“云Live作为在线音乐新形态,且在疫情的影响下加速发展,因此产生了技术应用、监管规范与业态发展不协调的现象,引致云Live现存较多的问题。”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

“线下内容的市场需求亟需支撑,各音乐平台需进行战略调整,打通线上线下场景,找到线上演艺在供需两端的可持续性,沉淀有效的商业模式将是云live当下和未来的挑战。”前述分析人士表示。

长音频成在线音乐平台新“战场”,能否突破变现困境有待观察

2019年,国外最大的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宣布将音频作为其战略方向,先后投入近10亿美元。此后,Spotify的投入也获得了二级市场的认可,2020年以来,其股价上涨超两倍,远高于市场平均增幅。

在中国,长音频市场规模也正处于高速增长期。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网络音频行业市场规模为175.8亿元,同比增长55.1%,预计2022年将增长至543亿元;在线音频用户数量也在2020年达到5.4亿,播客和娱乐类音频将成为行业主要的增长动力。

为扩充音乐边界,加速多元内容生态发展,在线音乐平台纷纷迈入这一风口。

2020年4月,腾讯音娱集团CEO彭迦信明确表示,要将长音频作为未来TME持续发力的战略领域,并持续推进长音频募集计划“百亿声机”。同一时间,TME旗下酷我音乐率先推出独立长音频App“酷我畅听”,定位全声态音频平台。

12月,QQ音乐上线“播客”独立板块,在App首页以顶部入口形式呈现与“推荐”、“音乐馆”和“电台”三板块并列,为用户推荐中文博客内容。

网易云音乐则于9月正式切入广播剧和有声书市场,在产品功能和运营措施等方面为播客提供支持。11月,网易云音乐上线迄今迭代最大的8.0版本,重点发力“播客”,后者首次作为底部一级菜单出现,原有的歌单模式也被应用到播客当中,并推出“播单”功能。

不难看出,腾讯音娱与网易云音乐将长音频作为新“战场”,除为播客用户设计了更易操作的播放器外,还在持续投入为相关内容生产者提供扶持计划。

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在国内的长音频市场中,很多内容生产者没有良性循环的盈利模式,不断的自我消耗创作热情和运营资金,长音频的内容质量很难长期稳定保持在高水平。届时,低质的内容无法吸引新用户,也可能会导致老用户粘性降低并逐渐流失。

“长音频已存在百余年,但始终未探索出成功的商业模式。各音乐平台此次入局能否突破长音频的商业变现困境,依然需要时间的检验。”上述行业分析师认为。

#2020年度盘点
相关阅读
腾讯音乐“弃车保帅”
利润换增长,荔枝播客的故事不好讲
Q1再亏损,荔枝的盈利之殇
3个月估值翻至40亿美元,大厂入局,Clubhouse是不是财富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