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内测封闭超话,严监管下欲借“饭圈经济”促增长

一位行业观察家指出,微博作为社交平台,应严格履行自身责任,不要寄希望于在流量收割与处罚之间寻找平衡。

因网络社会的舆论风气出现变化,网信办等有关部门正在开展专项整治。日前,网信办公布了最新进展,新浪微博因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不良信息和行为被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可就在同一时间,微博开启“封闭超话”的内测,仅面向粉丝可见,新成员加关注需获得主持人审批,审批通过后方可查看超话内容。不少网友认为,这种形式助长了饭圈“互撕谩骂”的文化,而外部也无法监控内部内容,最终会变为各明星的“黑粉聚集地”。

事实上,微博近些年因大环境影响及自身的商业化制约,其增长空间已进入瓶颈。为摆脱困境,微博正在尝试直播、短视频等商业化变现以及其最擅长的“饭圈”娱乐营销来促进营收增长。一位行业观察家指出,微博作为社交平台,应严格履行自身责任,不要寄希望于在流量收割与处罚之间寻找平衡。

网信办整治饭圈互撕行为,微博仍面向粉丝开启“封闭超话”

今年7月,国家网信办发布的《关于开展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的通知》显示,将重点整治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价值导向不良的信息和行为。

网信办指出,严厉打击诱导未成年人在社交平台、音视频平台的热搜榜、排行榜、推荐位等重点区域应援打榜、刷量控评、大额消费等行为。大力整治明星话题、热门帖文的互动评论环节,煽动挑拨青少年粉丝群体对立、互撕谩骂、人肉搜索等行为。

近日,国家网信办通报了第二批存在问题的网站,新浪微博因诱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等不良信息和行为被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员文章称,不少平台眼里只有人气、热度、流量,饭圈撕得越过火,平台就越热闹。如果出于私利,纵容、诱导青少年去营造某种病态的人气,不仅污染了他们的心灵,也败坏了社会风气,毒化了网络生态。治理“饭圈乱象”需要追本溯源,抓住要害处。

而就在同一时间,微博正式开启了“封闭超话”的内测,仅面向粉丝可见,新成员加关注需获得主持人审批,审批通过后方可查看超话内容。在内测阶段,申请超话的内测用户无需10位好友助力,立即拥有创建资格。

新闻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大部分网友认为,这种仅粉丝可见的形式助长了饭圈“互撕谩骂”的文化,而外部也无法监控内部内容,最终会变为各明星的“黑粉聚集地”。

“现在平台、中介、头部粉丝已经形成了一条流水线。粉丝集资,头部粉丝引导,中介牵头,最后给平台带来收益,这是一条源源不断产生效益的链条,平台不会轻易放弃的。”一位行业观察家对记者表示。

有分析人士指出,微博等社交平台为讨论提供便利,与此同时,讨论也为平台带来流量,换取利益。明星娱乐等新闻具有话题度,大多数平台乐见其成,不会多加管控。但是,身处舆论漩涡的未成年人尚不具备成熟的判断能力,于是随波逐流,四处“讨伐”,以捍卫的名义施行网络暴力。长此以往,饭圈的戾气在青少年心中结出恶果。

“因此,微博等平台有责任维护社群的秩序,确保讨论不超过法律的界限。相反,平台若是纵容极端粉丝的言行,本质上就是默许其侵害明星和其他网友的合法权益,为未成年树立扭曲的价值典范,必将受到惩处。”上述分析人士认为。

微博陷入增长瓶颈,欲借“饭圈经济”促营收

从当前的发展来看,“饭圈文化”已经从单纯的追星变成了控评删评、群体对立、互撕谩骂等行为。而“饭圈”也已然发展成为一个经济产业。

作家陈根表示,“饭圈”的变质和微博脱离不了关系,微博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起初,微博作为无门槛、零成本的社交平台让粉丝们迅速聚集。粉丝帮助偶像反黑、刷流量等。偶像也针对粉丝行为作出回应,形成了双向互动,促进了饭圈文化快速发展。

“在流量形成后,微博等平台便可以在每个环节中赚取利益。如在打榜阶段,可以号召粉丝们投票砸钱买专辑;在代言阶段,用艺人的打榜数据作为其影响力和曝光的依据,鼓励粉丝多集资。”陈根认为,微博除了可以从粉丝群体中赚取利益外,还可以吸引到比重更大的广告投资。

记者查阅微博历年财报发现,作为一家社交平台,微博的业务结构较单一,以泛娱乐内容为主的广告及营销收入占微博总营收的比重接近九成。然而近几年,受大环境及微博自身的商业化制约,其增长空间已进入瓶颈。

在业务层面,据最新财报,微博今年一季度营收3.23亿美元,同比下降19%;净利润5210.8万美元,同比下滑65.4%。从收入构成来看,广告及营销收入为2.48亿美元,同比下降24%;增值服务收入为4800万美元,同比减少17%。

事实上,微博从2019年一季度就开始出现营收增速放缓的情况。2019年一季度,微博营收同比增长14.09%,首次跌破20%。在此后的四个季度里,微博的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速继续下滑,2019Q2至2020Q1,微博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1.23%、1.65%、-2.85%、-19%;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6.91%、-11.58%、-42.90%、-65.4%。

而在资本层面,微博自2018年1月总市值突破300亿美元后,便开始一路下滑。截止发稿,微博总市值已经跌破100亿美元,为79.75亿美元,仅为峰值时的26%。

为摆脱困境,微博正在尝试直播、短视频等商业化变现以及上述的一系列其最擅长的“饭圈”娱乐营销来促进营收增长。

“微博的商业化变现正处于起步阶段,暂且不谈。饭圈作为流量的产生地,已经通过严密组织结构和号召力形成了资本闭环,微博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进行收割。在此过程中,因网络环境的变化导致不良舆论的产生,有关部门正在严格监管。微博作为互联网社交平台,应严格履行责任,不要寄希望于在流量收割与处罚之间寻找平衡。”上述行业观察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