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爬坡期的大语文,如何做成一门好生意?
摘要

尽管投融资已经进场,但大语文的商业模式依旧处于探索期。

自打新高考改革以来,对大语文的喊话和鼓吹就没停过。

且不说立思辰剥离信息安全业务押注大语文,两大教培巨头新东方和好未来也均押宝语文赛道。另有华南教培巨头卓越教育在上市后调整方向,明确专注“强语文”战略。

不少少儿英语、数理思维为代表的机构也开始扩科泛语文教育,以“语文综合素质”为卖点。

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今年上半年,立思辰的大语文业绩财报给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现在风口,真的来了。”立思辰总裁窦昕对蓝鲸教育说道。

为什么说大语文是门好生意?

立思辰大语文业务上半年实现现金收款2.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8.12%;确认收入1.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42.04%。截至报告期末,在全国已建立133个直营学习中心,另已签约137个加盟学习中心。

实打实的数据,让投资人直观地体会到了大语文赛道惊人的增长性,以及规模化盈利的能力。

2019年以来,初创型大语文机构也逐步冒出,市场产品逐渐多元。

钱都是奔着风口去的。资本寒冬下,自年初以来已发生了至少十起大语文的投融资事件。

红点创投在一篇文章中给出了这样的点评:“2017年-2018上半年,在线教育创业和投资非常火热。而到了2019年中,不少小风口逐渐消逝。‘大语文’则持续加温,继续成为各个教育创业群的高频词。”

“大语文综合素养教育”机构河小象创始人陈恩卫更是直言:“现在的大语文,有点儿像三年前的英语赛道。”

三年前的英语赛道是怎样的?

以51Talk、哒哒英语、VIPKID等为先导,陆续出现数十个少儿在线英语教育品牌。那时,高端市场还未被VIPKID占领,51Talk的下沉路数尚未确定,市场处于“淘金”的热潮中,各家跑马圈地,屯粮迎战。

格局未定,一切都是机遇,人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好未来、新东方。

反观大语文赛道。巨头们涉足这一领域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新生企业的融资轮次也仅停留在A、B轮等早期轮次。

“事实上,别看这么多家入局,在大语文赛道里目前尚未出现一家品牌,大家只知道新东方和好未来扩科语文而已。”立思辰总裁窦昕说。

陈恩卫也是这样看的:“在线这种形式一定会让教育的集中度越来越高,但语文赛道还没有出现巨头,存在窗口期,机会比较大。”

另一方面,大语文的外部条件皆已成熟。首先是新高考改革之下,语文学科的广度和难度都有提高。部编本教材又让语文的教研量化难度降低。除了学科类辅导对成绩的追求外,语文培训还包括了综合素质等方面的培养,是对民族文化自信的有效推动。

根据艾瑞的调研数据,目前语文学科的渗透率只有22%,远低于英语、数学。沙利文数据也显示,语文在2018年K12市场中只占3%,这其中有巨大的增量市场空间可挖掘。

更为可观的是,家长的需求远未被满足。河小象创始人陈恩卫指出:“如今的大语文起来了,很多人认为是市场被培育了。但实际情况是,家长们对语文辅导一直存在刚需,但是之前没有一个好的产品去满足。随着产品供给越来越丰富,家长在这方面的买单程度将快速提高。大语文的增速应该会高于英语、数学赛道。”

“再也没有哪个教育赛道市场需求是刚需,且增量空间巨大,同时还未有巨头跑出”,一位投资人指出。

破局“量化难、见效慢”如何解决?

尽管投融资已经进场,但大语文的商业模式依旧处于探索期。

以线上线下两大维度作为区分,目前巨头入驻大语文,更多的是从线下出发,搭配线上辅助教学,增加获客渠道。

而初创型企业大多专注于素质、启蒙类产品,依靠阅读、演讲、口才、写作等互动类产品,满足市场多元化的需求。

传统教培机构入局大语文,由于天然存在用户池以及线下基因,故在线下布局者居多。此类的大语文课程成了进一步导流和获客的渠道。

对于初创型机构,则天然亲近于线上。一方面得益于与巨头形成差异化竞争。另一方面,陈恩卫指出,启蒙素质类的课程,放在线上更有优势。因为低年龄段的孩子,更看重趣味性和交互性,而线上课程则可以同时满足这两大需求。

语文并不像英语等其他学科一样,有可迅速提分的明确知识点。这成为语文教培领域发展的瓶颈——难量化、见效慢。

“一直都有大语文‘见效慢、量化难’的刻板印象”,窦昕指出,“我们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第一就是我们不过度许诺,降低家长的期望值。”第二,窦昕团队把大语文产品高度细分化、功能化。

“正常情况下,其他机构语文就一门课。但立思辰有二十几门课,每一门课都对应一个功能、针对一个需求。我们有高度提分班,也有见效慢但稳定提高的成长型课程。家长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我们其实是克制承诺单一效果,而去承诺综合性效果。”

及时反馈,也是破解量化难、见效慢的重要利器。

“不夸张的说,语文确实需要日积月累。但这也意味着,会有许多和技术相结合的想象空间。”陈恩卫指出。

比如,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尤其是低年龄段学生,其实非常需要一些及时的反馈和交互。

“所以,我们其实在把语文教学的每个环节去做标准化。然后通过技术及时去做量化。比如以朗诵为例,我们会从发音的准确度、完整度等多个维度去考量,每个维度会有一分到一百分的评分。所以我们保证孩子学习之后,他都可以有一个对应的量化成果。”

除此之外,教学端的标准化也极为重要。利用AI技术,可替代一部分的教师工作,提高教师效率。同时AI技术能够带来教学标准化,教学标准化则意味着服务质量的稳定可控。

“稳定可控意味着,利用这套系统既可以保证一个学生对教学服务满意,也能够保证一千个学生对教学服务满意。当一件事情标准化后,其实它的可复制性、可塑性就特别强。”陈恩卫表示。

热门文章
1
电商扶贫背后:巨头与新贵共舞,人才缺失等难题待解
2
星河集团“操作失误”抢地背后,逆市冲规模谋上市?
3
世纪华通结盟“国家队”咪咕 加速推进5G商业化落地
4
煤电价格联动谢幕:行业“洗牌”加速 电企或与“煤老板”抱团
5
中华联合财险2年迎4次股权变更,市占下滑屡收罚单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