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宝德股份“财务大洗澡”内幕:并购玩出花,承诺吹上天;业绩达不到,洗澡过新年
摘要

宝德股份,一家从油气钻采设备服务商“成功”转型融资租赁业务的企业。

作者:市值风云 常山 Cici

宝德股份,一家从油气钻采设备服务商“成功”转型融资租赁业务的企业。

转型“成功”后的宝德股份又恰逢百年不遇的良机,于2018年年末借着A股史所未见的集体财务大洗澡的机会,玩了把资产减值,把自己洗得清清白白,纯美无暇。

但是,由此导致2018年净利润亏损5.75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6.29亿元的惊人数字,确实把A股早就被坑习惯的股民都震惊了:宝德股份从2009年上市到2017年9年间,累计净利润才2.1亿元。这一次亏损,就亏掉过去9年利润总和…的3倍。

导致宝德股份大幅亏损的是其融资租赁业务。

融资租赁业务是指出资向购买租赁物件(设备),并租给承租人(客户)使用,承租人分期支付租金。意味着要做好融资租赁业务,必须要有足够的资金或强大的融资能力。

这对于9年只赚2亿的创业板公司而言,显然有点不太匹配。

但是,宝德股份的融资租赁业务却做得“风生水起”,这是为毛呢?

今天风云君就趁泊车间隙,来和大家聊聊这家公司。

一、主业切换

宝德股份,凭借油气钻采设备及服务业务于2009年10月30日登陆创业板,当年营业收入只有1.17亿元,是创业板前60家袖珍企业之一。

2014年10月30日,宝德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6.75亿元的价格通过购买庆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汇租赁”)90%的股权,交易对手重庆中新融创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中新”)。

2015年5月26日发行股份购买庆汇租赁的方案获得通过,同年6月2日完成资产交割,庆汇租赁纳入宝德股份报表,并由此成为上市公司主要的营收和利润来源,宝德股份摇身一变成为金融企业。

(来源:宝德股份公告)

上市公司非常精准地玩了主业切换。2015-2018年,庆汇租赁并入后为上市公司贡献了90%以上的营收,营收规模也从原来不到1亿元,飙增到3亿元以上。

庆汇租赁堪称是上市公司的“造富神器”。

二、玩出“花”的跨界并购

上市公司收购“造富神器”的故事颇为传(蹊)奇(跷)。

看点一:紧迫的保壳行动

2014年10月30日,上市公司发布并购庆汇租赁90%股权的草案。

就在该并购草案披露的前2天,即10月28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因公司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亏损,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13.1.1条第(一)项等的规定,若公司2014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深圳证券交易所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

也就是说,上市公司依靠内生发展已经连亏两年,2014年保壳的非常紧迫且必须!

在内生扭亏无望的情况下,通过外延并购来保壳成为上市公司唯一的选择。

看点二:蹊跷的股权变更

作为上市公“造富神器”的庆汇租赁,在被宝德股份并购的前半年闪电般完成了2次股权变更。具体见下表:

(来源:根据上市公司公告整理)

非常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2014年8月15日,重庆中新融创以3.37亿的价格受让了庆汇租赁90%的股权;而仅仅2个多月后的10月30日,上市公司竟然要以6.75亿元的价格,整整翻一倍的价格买入庆汇租赁同样的股权。

需要注意的是,该笔交易让上市公司增加了3.24亿元(对应90%股权)商誉。

能把标的估值在短短2个多月翻1倍,功力如此这般强悍!

重庆中新融创是谁?为什么如此厉害?

看点三:资本大佬撑场

2014年10月30日披露的并购草案显示,重庆中新融创的实际控制人是位资本大佬。

此时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看点四:业绩承诺

业绩承诺是上市公司并购有戏中的主菜。

重庆中新融创及其关联方做出的业绩承诺是2014-2017年分布不低于5680万元、7280万元、9450万元、12590万元。见下方截图:

风云君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以往并购后立马业绩大变脸的剧情没有发生在庆汇租赁上,而是到了2017年,业绩承诺才没兑现。2017年庆汇租赁实现净利润9948.59万元,与此前的12590万元,相差2642万元。

于是宝德股份对庆汇租赁的商誉进行减值,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895.91万元。

前文提到,收购庆汇租赁给上市公司带来了3.24亿元的商誉,2017年计提了3895万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后还有2.85亿元。

这剩下的商誉如何处理?

估计身为宝德股份实控人的赵敏赵老板自己也急吧?

商誉这事暂且按下不表。

看点五:高度关联供应商

2015-2018年上市公司的前5大供应商占当年采购金额的67%以上,公开资料显示,在前5大供应商中,有2-4家是中植系的公司:

2015年前5名供应商中,中融信托、中融资产的实控人与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新融创的实控人关联密切;

2016年前5名供应商中,恒天中岩投资、植瑞投资及恒天融泽的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重庆中新融创为同一自然人;

2017年前5名供应商中,植瑞投资、恒天中岩投资、北京恒天财富及大唐财富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重庆中新融创为同一自然人;

2018年前5名供应商中,中植国际投资、北京易迪基金、植瑞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与上市第二大股东重庆中新融创为同一自然人。

从上市公司的业务(融资租赁)来看,这些供应商主要是给上市公司融资(实际是给庆汇租赁融资)。

现在回过头来再看,解老板卖给上市公司的不仅仅是一家融资租赁公司90%的股权,而是一整套解决方案(融资)。

如此操作,最后谁赚钱了呢?

三、雷声滚滚洗大澡

2019年1月31日,上市公司发布2018年业绩预告,全年亏损5.62亿元~5.68亿元,亏损原因系控股子公司庆汇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庆汇租赁”)出现大幅亏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2.85亿元。

同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向安徽英泓出售庆汇租赁90%股权,交易完成后,不再持有庆汇租赁股权。

上市公司的这则资产出售堪称晴天霹雳,把交易所和众多不明真相的中小股东给霹得外酥里嫩!

前文不是还在说庆汇租赁是宝德股份的“造富神器”,怎么现在要把它卖了?2015年刚花6个多亿买过来,刚过了业绩承诺期,接着就把庆汇租赁给卖了?这其中有多少玄机?

2月19日,交易所发去问询函。

在两次延期回复交易所后,宝德股份还是硬着头皮与安徽英泓签订股权转让框架协议。

随后,在2019年3月13日回复交易所,也由此让我们看到庆汇租赁巨亏背后的一些故事。

原来庆汇租赁在2018大幅亏损系踩雷多个项目,涉及金额高达15亿元,其中包括永泰集团的9亿多元委托贷款。关于永泰集团及上市公司永泰能源的故事,请在市值风云APP搜索《A股病人 | 永泰能源780亿债务爆雷幕后:视一切规则如儿戏》。

庆汇租赁踩雷的具体项目见下方截图: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看完上方截图才明白,汇庆租赁哪里是“造富神器”,这就一活脱脱的烧钱黑洞,跟蜂窝煤一样的黑洞。

2019年3月22日,上市公司发布资产减值公告称,对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存货、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资产、其他流动资产、长期应收款、固定资产及商誉等资产合计计提5.68亿元减值准备。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计提3550万元,持有待售资产计提1569万元,其他流动资产计提2.16亿元,商誉计提2.85亿元。

洗个大澡,全年亏损超6亿元,是过去9年净利润累计的3倍。

......

四、买卖游戏

上市公司可不是第一次玩买卖游戏。

2014年11月17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共计人民币6000万元收购陕西华陆化工环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陆化工”)60%股权。

有意思的是,该公司发布的另外一则公告显示,2014年1-8月,华陆环保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是1754.96万元、174.24万元,而评估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华陆环保2014年的盈利预测却是1185.76万。

也就是说,华陆化工要在2014年的后4个月要实现1000万元的净利润,相当于前8个月净利润的6倍。

风云君数学不好,不知道评估机构给出的盈利预测是如何测算的。

业绩预测虽然有点放卫星,但是没关系,不是还有业绩承诺吗?股权转让方陆平翰宗承诺华陆环保 2014 年度、2015 年度、2016 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 1000 万元、1500 万元、2300 万元。

然而,实际情况是如何的呢?

2014-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是1053万元、1543万元、1405万元。前两年勉强兑现了业绩承诺,可是2016年就不行了,当期还计提了华陆环保1049万元的商誉减值。

华陆环保的这病应该是受庆汇租赁传染的吧!

2017年9月28日,宝德股份与财信国兴地产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财信发展”)签订华陆环保的股权转让协议,以7800万元的价格转让华陆环保60%股权。

看起来赚了1800万元?非也非也!

宝德股份2017年报显示,华陆环保当年营业利润亏损1987万元,净利润亏损1815万元。这已经过了业绩承诺期,因此,这个亏损的苦果只能上市公司自己吃!

五、宝德股份的财务数据简析

(一)可怜的利润

宝德股份(融资租赁业务)与香溢融通、华铁科技江苏租赁进行比较分析,如下表:

从营业收入来看,2016、2017年江苏租赁的营业收入是宝德股份的2.6倍、2.7倍,然鹅,前者的净利润却分别是后者的10倍、30倍。

2018年的亏损把2009年上市以来的全部利润给侵蚀掉。

与华铁科技,宝德股份的营业收入高于前者,但是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小于前者。

需要注意的是,宝德股份营业收入虽有一定的增长,但是负债增长得更快,继续往下看。

(二)负债激增

宝德股份在并购庆汇租赁(2015年并表)后,资产负债率飙升,从2013年16%飙升到2018年的89%。见下方图表:

(来源:Choice上市公司财报)

宝德股份的负债从2013年的6200万元到2018年激增到43.69亿元,增加了70倍。

(来源:Choice 上市公司财报)

宝德股份的短期负债也从2013年2300万元到2018年激增到31.85亿元,增长了138倍;2017年超过40亿元的极值。

(来源:Choice上市公司财报)

需要注意的是,有息负债的激增势必带来高额的利息支出,在4家公司中宝德股份的应付利息仅次于江苏租赁。

(来源:Choice 上市公司财报,注,江苏租赁2018年应付利息数值为2018年半年报数据)

需要注意的是,宝德股份的应付利息基本都来自短期借款,见下表:

(来源:宝德股份年度财务报告)

从表可清晰看出,宝德股份短期借款应付利息占应付利息的比重非常高,几乎都在80%以上。短期借款应付利息的高占比直接考验着上市公司的现金流,也考验着上市公司持续融资(拆东墙补西墙)的能力。短期借款除了要支付利息,还面临着到期偿还本金的压力。

截止4月10日,宝德股份出售庆汇租赁的90%股权事宜仍在推进中,至于何时把亏损黑洞甩掉还未知。

另外,如果少了庆汇租赁贡献的90%营收,上市公司的收入还剩多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独家:Yota手机濒临倒闭, 中国宝力科技20亿投资骗局所致
2
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背后:庞青年的吸金骗局
3
海航创新信托违约拉锯战暂告停,信托渐成“海航系”资金流转通道
4
12家房企密集接问询函,光明地产、金科等年报质量遭“灵魂拷问”
5
周六福挤入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生的混战,冲击资本市场道阻且长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