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游戏:跳动4年,朝夕剧变

大力没能出奇迹。

文|Tech星球 陈桥辉

曾被寄予厚望的字节游戏,踩下了急刹车。

11月27日,字节跳动透露消息,旗下的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对于上述变动,字节跳动方面向Tech星球回应道,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该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 “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家力的项目。

一位字节游戏的员工透露,“其实当沐瞳科技被爆出要出售的消息时,内部同事对自身的处境隐隐不安,没想当今日整了这么一出大新闻。感觉如今这个样子也是有先兆的,此前游戏部门就在不断缩减规模,再加上所做的游戏基本也都是昙花一现,无法做到持久运营,想弯道超车太难,缩减规模、减少支出成本是必然的,因为做游戏的支出成本确实太大了。”

前字节游戏行业制作人李天唏嘘不已,不光是字节,国内许多互联网大厂都有想过分游戏市场这块蛋糕,但无疑以失败告终。认知和技术上的不足,烧再多的钱也难以成功。

作为一家成立仅4年的游戏厂商,在行业内仍算作是“年轻”的创业者,然而,朝夕光年在游戏这条创业路上并不算顺利,“一路坎坷”成为了朝夕光年的真实写照。

01 朝夕光年“闪电”收缩的24小时

山雨欲来风满楼。

“说实话,很突然”,字节广州一位游戏业务线的员工维维告诉Tech星球,“周日下午,我领导提前就告诉我了,让我有所准备,不过没关系,有N+1补偿和奖金,但当时周一正式通知后,还是挺尴尬和突然,入职也不算太久,没想到还是GAME OVER(游戏结束)。”

维维补充道,有些组幸运的被保留下来继续运营或善后,但他们未来的去留并不明朗。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北京字节游戏业务线员工李帆说,“上个月,我们组的工作室早就锁HC了,实习生全部转正无望。”

而一位正准备上周五面试字节游戏实习岗位的大学生甜甜,原计划上午11点面试,但在面试前一个小时,却接到了来自HR面试有调整的电话。等到下午,姗姗来迟的HR电话才打过来,解释称上午有一个紧急会议,可能会影响到当天的面试调整,随后才说游戏业务调整,并表示面试的游戏岗位已不再招实习生,可以考虑转到其他实习岗。

字节游戏实习生面试邀约。

就在一个月前,字节跳动招聘官方在社交平台才发布了朝夕光年2024年的校招专场宣传片,主题是创造X体验的双重邀请,如今来看,不禁令人唏嘘。

字节跳动招聘官方发布的2024朝夕光年校招宣传片。

Tech星球发现,朝夕光年官网的社会招聘岗位已经全部停止招聘,点击朝夕光年官网的“社会招聘”按钮后,即跳转至招聘页面,目前该页面内的“开启新的工作”一栏中显示的职位数是0。

朝夕光年官方招聘页面。

其他游戏平台的HR、猎头,在字节游戏业务大规模收缩消息曝出后,都纷纷出动,开始在牛客网、小红书、脉脉、朋友圈等社交平台,发布求职信息,招募对象则是朝夕光年的员工。

在一个名为“字节游戏毕业互助”的微信群,从晚上19点多创立到加满人,只花了2个多小时。群内除了有字节游戏的员工外,还有其他游戏平台的HR、猎头、负责人,发布求贤令。

微信群截图。

据猎头介绍,一些友商HR都跑到了朝夕光年某办公区所在的太子广场楼下,拉出招聘条幅准备“捡人”。而快手游戏则是火速发布了专向招聘,诚邀字节跳动朝夕光年业务的员工入职。一时间,朝夕光年的优化调整成为了其他游戏平台,一场业务补强的狂欢盛宴。

对于字节游戏的调整,游戏用户反应也比较强烈。在虚拟女团A-SOUL、《星球:重启》、《晶核》等官方群和贴吧内,不少用户都关切平台的后续发展,有用户表示不敢充钱了。

朝夕光年旗下游戏《星球:重启》官方群。

随后,朝夕光年旗下的《星球:重启》、《花亦山心之月》、《晶核》和《航海王热血航线》等游戏均特地回应玩家,业务调整对项目有限,请玩家放心。

而此前被曝出要被出售的字节旗下另一家游戏公司沐瞳科技CEO袁菁,也于当日发表了内部信,表示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长期深耕游戏行业。

02 朝夕光年跳动4年,字节游戏未能大力出奇迹

朝夕光年作为字节曾经的六大业务板块之一,被寄予了厚望。

2021年11月,梁汝波在接替张一鸣担任字节跳动CEO一职5个多月后,宣布覆盖全业务的组织架构调整,实现业务线BU化(Business Unit,业务单元),成立六大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一位行业人表示,朝夕光年大规模收缩,震惊行业。字节跳动本身就有着光环,朝夕光年更是顶着数个光环诞生,无论是人力,还是财力、资源,字节都不缺,但最终遗憾的是,“大力没能出奇迹”。

2019年,字节跳动通过收购上禾游戏、墨鹍游戏,加组建的模式,正式成立“4地8大游戏工作室”的游戏业务雏形,担任游戏业务的负责人来自字节战略发展部的严授,但他本人过去并没有游戏相关的从业经历。“一起开过几次会,要求很严格,不过思路和逻辑都是顶级的”,一位字节员工评价道。

随即在1月,正式成立游戏品牌朝夕光年,主攻中重度游戏的发行、运营和自研。据朝夕光年的前员工透露,取名朝夕光年,也是因为朝夕光年的主体公司以前曾做过一款名为“朝夕日历”的APP,保留朝夕的前缀,希望能够长久发展下去。

而当时的严授,急需打造出一款爆款游戏,为字节赢得一场开门红。但整个筹备工作就花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期间,严授对外表示,还会继续招聘1000人,看好游戏这个方向,会有耐心地持续投入。

2020年,朝夕光年上线多个中重度游戏,但采取的是代理发行和接手的方式做游戏。包括从网易游戏接手并改名的吃鸡手游《终结战场》、英雄游戏的《战争艺术:自走棋》,最引人注意的当属《热血街篮》,这是朝夕光年首个旗舰游戏,当年3月份上线后,获得App Store的9次精品推荐,相比同期的《灵猫传》和《终结战场》,朝夕光年对《热血街篮》给予的广告投放支持力度最大。但此时的朝夕光年仍未有自研的游戏公测。

随后,朝夕光年开拓海外游戏市场,凭借代理发行的《RO仙境传说》,帮助朝夕光年在中国港澳台市场大获成功,并在次年在东南亚市场上线,在海外多国榜单中登顶。游戏自上线至2021年10月,月均流水近两亿,在榜单方面,该手游同样位居前列,也让内部看到了海外游戏市场的广阔前景。

朝夕光年旗舰游戏发布时间轴,Tech星球制图。(数据来源朝夕光年官网及公开资料整理)。

为了更好地布局海外游戏市场,朝夕光年又成立了Pixdance、Pixman和Nuverse等子品牌,细化运营海外游戏,但成果并不理想。

2021年,朝夕光年进入高速发展期,并购、投资、自研成为了这一年的写照。

在这一年,字节为了补强游戏业务板块,先后做出了3次重大的收购、投资,时年4月,有爱事业部加入朝夕光年,获得了旗下在日本运营的手游《放置少女》,该手游在2021一季度海外总收入突破6.8亿美元。

5月,字节以40亿美金收购沐瞳科技,其拳头产品《无尽对决》是东南亚市场最受欢迎的MOBA游戏(Multiplayer Online Battle Aren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这也成为了字节游戏的重要节点,外界认为《无尽对决》很有可能会上线国内,成为《王者荣耀》的劲敌。紧接着,同年10月,字节入股拥有虚拟偶像女团“A-SOUL”著作权的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之后,朝夕光年的自研游戏陆续上线。比如,自主研发的古风养成手游《花亦山心之月》,并取得了不错的流水。同时代理研发了多个热门IP手游《航海王热血航线》、《火影忍者:巅峰对决》,借着在抖音内的推广,两款游戏先后上了热门,成为了两头“现金牛”产品,也让朝夕光年尝到了在抖音推广的甜头,为后续游戏在抖音内推广埋下了伏笔。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也是字节游戏的转折点,旗下的另一大超休闲游戏品牌OHAYOO的部分员工裁员,负责人徐培翔离职。虽然中重度游戏品牌朝夕光年未受波及,但2021年之后,朝夕光年的业务有所调整和收缩。

2022年6月,朝夕光年解散上海101工作室,多个项目在裁撤或整合,游戏项目的上新也有所减少。年底,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国内和国外发型工作室合并成ONE Publishing Studio,确立全球化战略。

进入2023年3月,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字节跳动11周年年会上发表讲话,他认为游戏、教育、PICO等业务处于早期阶段,要有想象力,保持平常心,同时明确将信息平台和电商列为公司的主干业务。如今回过头来,这也为朝夕光年此次的大收缩,埋下伏笔。

2023年,朝夕光年上线《晶核》、《星球:重启》等多个手游,相比于此前游戏,有了很大不同,首先是《星球:重启》和《晶核》皆为自研的大型游戏。《星球:重启》更是采取了PC、移动双端。这两款游戏也不负众望,上线后都成为了爆款,并计划在海外市场发展。

但就在似乎一切向好的局面下,一个晴天霹雳炸响,朝夕光年宣布大收缩。一位字节的游戏员工向Tech星球透露,“调整的背后,无非两个原因,其一,没能实现阶段性的盈利,其次,游戏在字节属于边缘业务,意味着变动性很大,国内游戏业务基本昙花一现,而且从今年上半年开始,游戏发行成主要模式,游戏研发实际上已成摆设。”

03 回归抖音保留火种,字节游戏能否卷土重来

从游戏行业的大环境看,朝夕光年折戟,除了主观因素外,也有着客观上的原因。

一方面,在朝夕光年在最需要发展之际,国内游戏版号自2021年夏天游戏版号停发,到2022年4月版号才恢复发放,游戏行业度过了漫长而又充满未知的200多天。错失了进一步发展壮大的机遇。

另外一方面,强如腾讯游戏这样的厂商,在近两年来,虽然推出数十款游戏,但也没能再造一个能够比肩《王者荣耀》的爆款游戏,而且作为对未来游戏探索的XR部门也被优化调整。降本增效成为当下互联网公司的主旋律,转向聚焦主营业务成共识。

尽管朝夕光年将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归于平静。但对于字节游戏而言,仍然有一些新的方向可以探索,实际上,也开始这么做了。

随着字节将目光聚焦到抖音上,抖音已成为字节各条业务线的新场景。在抖音中,游戏业务同样如此。

在抖音上,字节的游戏业务呈现多种业态进行,比如“抖音游戏”和“抖音小游戏”。

“抖音游戏”主要提供游戏内容和服务,以短视频、直播、游戏中心、游戏组件等多种产品呈现游戏体验形态,实现内容生产到消费,再到经营的闭环。“抖音游戏”还在不断扩招,字节跳动官网上,抖音游戏的社招岗位已达160余个。

而“抖音小游戏”作为字节的另外一个游戏业务形式,于2022年年中,入驻抖音APP,打造成一个小游戏中心和分发买量的平台,根据抖音小游戏的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商业化规模同比增长100%。

根据罗斯基举办线下沙龙的数据,抖音小游戏DAU增速从43%到150%,投放消耗的规模增长上,在2023年上半年突破了10倍的增速,并且预计下半年增速有望突破20倍。

Tech星球发现,近期,如腾讯游戏旗下的DNF、QQ游戏都已经在抖音内开始投放广告。

抖音内的游戏生态以及游戏商业化正在成长。意味着字节正在抖音内打造成一个游戏平台,在成为各大游戏厂商的投广买量的地方同时,还能丰富抖音内的玩法,构建抖音游戏体系。

对于字节游戏而言,业务线的大收缩,标志着字节对主要的游戏业务按下暂停键,但是在字节官方对外回应中也提到,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让字节对游戏业务有所保留,也让外界对字节游戏能否卷土重来抱有一丝期待。

(文中的李天、李帆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