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核”停摆,千藏大战最后赢家会是谁?

数字藏品,没有艺术,只有价格。

文|互联网那些事

7 月 20 日,一则消息震动了区块链行业: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幻核”被传将关闭。

“完蛋了!”

这是在幻核投资了近5万元的小何的第一个想法,他马上去自己加入的数字藏品藏家群询问消息的真伪,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竟然都没有撑过周岁生日。

很多人开始明白,原来炙手可热的数字藏品仅仅是一张朝生暮死的图片,没有艺术,只有价格。

早前,周杰伦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表示自己的无聊猿NTF被盗,就曾经引发关于数字藏品价值的争论。

最初在无聊猿2021年4月30日上线时,平台定价约200美元一个,当晚10000只生成卡通猿便售罄。

据LooksRare信息显示,该NFT在从周杰伦地址转发出去后,短短1个小时内便被多次转手,并分别以130ETH、155ETH的价格转手交易。以当前ETH价格计算,周杰伦被盗的NFT价值超过5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320万元。

而无聊猿作为NFT市场上最火爆的项目之一,就连NBA球星斯蒂芬•库里、歌手林俊杰、贾斯汀•比伯、麦当娜等名人纷纷入手无聊猿NFT头像。其中,贾斯汀•比伯入手的无聊猿 NFT 成交价更是达到830万元人民币。

在明星抢购的背景下,数字藏品众多虚拟产品开始突破小众圈层,走向了大众。

截至目前,在二级市场交易上,无聊猿NFT项目的总销售额超10亿美元,总市值超35亿美元,交易人数破万人,市场底价也近35万美元。

事实上,数字藏品是区块链技术和艺术融合的产物,利用区块链技术,数字化艺术品便有了唯一不可篡改的凭证,是NFT的一种应用形式。

有了这一凭证之后,不论是一段视频、一段音乐或是一张照片,都会具备收藏和流通的价值,只不过不是实物,而是作为元宇宙中的虚拟艺术品。

换句话来说,这是一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藏品。

然而,这种看得见摸不着的藏品,在2021年已经共计发售约456万份,总发行价值约为1.5亿元。

01 数字藏品:一场投机取巧的盛宴?

事实上,从虚拟币到NFT再到如今的数字藏品,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而变的更多只是形式。

如果从数藏的品类以及价值增长的速度看,很明显,数字藏品正上演着一场投机狂欢盛宴。

首先在品类上,数字藏品不仅仅局限于文物,就连门票、潮玩、盲盒、卡牌、艺术创作、摄影作品、表情包等都可以制作成数字藏品发布,市场已经进入万物皆可数字藏品化时代。

其次在价格上涨速度方面,从数字藏品交易平台iBox上一款名为《NFT大闹天宫》系列的数字图片藏品看,《NFT大闹天宫》最初实发行价只有99元,限量2000份,经过一轮又一轮价格上涨,最新价格已经上涨至26645元,其中大闹天宫筋斗云数字藏品价格已经高达62666元。

随着市场热度高涨,吸引力日益倍增,入局者越来越多,阿里、京东、腾讯、小红书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搭建数字藏品平台或者在自家平台接入数字藏品入口。

2021年6月,蚂蚁集团就发布了“蚂蚁链粉丝粒”小程序,并很快联名敦煌美术研究所,推出了限量8000份的NFT付款码皮肤,售价为9.9元加10支付宝积分。

紧接着两个月后,腾讯上线国内首个数字藏品交易平台“幻核”。2021年12月,蚂蚁也将小程序升级为数字藏品App“鲸探”。

此后,网易、QQ音乐、京东、哔哩哔哩、天猫等都以发行NFT或上线交易平台的方式布局了行业。

根据NFTGO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全球共有2910个藏品系列和超过2976万个藏品。

其中,NFT总市值也在2022年1月20日达到最高点,约为350.5亿美元,相当于法拉利汽车公司的市值。2021年3月12日,CryptoPunks#3100以4200个以太币(约合742万美元)的天价成交,再一次将市场推向高潮。

更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数字藏品平台的日成交额在2022年1月达百万元水平,到4月该数字就突破1000万元,较年初增长已经超过10倍。

然而,这也就更能说明,越是火热的市场,在增长翻倍的背景下,风险问题似乎越是难以避免。

此外,在对应物的存储和交易还是需要第三方,并且项目方能够轻易控制改动的前提下,去中心化、数据归个人所有更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借口。

02 警惕“郁金香泡沫”

“郁金香泡沫”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金融泡沫。

16世纪中期,郁金香引入西欧引起抢购狂热,卖到了超乎寻常的高价,当时的富人也以拥有最新和最稀有的品种为傲,导致了一场经典的投机狂热。

1000元一朵的郁金香花根,不到一个月后就升值为2万元,最高时可以一年涨幅高达5900%!

一株郁金香买下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一幢豪宅。

后来由于卖方突然大量抛售,公众陷入恐慌,导致郁金香市场极速崩溃,价格一夜之间一泻千里。

从此“郁金香泡沫”代表的金融投机活动引发的危机,就一直存在。

这样来看,数字藏品是架在区块链之上的,但当下的区块链在“去中心化”层面上并不算完善,于是在数藏上所谓的“去中心化”的特点实际上也没有完全表现出来。

当代为开发APP、上链、连接支付方一条龙的外包服务在数藏市场出现之后,拔地而起的数藏平台开始在短时间内出现疯涨,十几万、十万,甚至六万就能够拥有链路完整的数藏平台。

然而现实中往往是,这些通过外包模式进入数字藏品市场的参与主体,并没有真正去理解和研究数字藏品的发展规律和内在逻辑,而是试图通过营销炒作的方式来吸引关注,最终达到自己获利的目的。

目前,在数字藏品交易市场,平台众多、参与者众多、数字藏品的价格及交易很难标准化,虚拟币化交易特征明显,投机炒作等特征,已经成为该赛道内最明显的缺陷。

换句话来说,如今的数字藏品行业活得越来越像股市。

目前在国内数藏市场上,iBox作为头部数藏平台,具备着一定的用户量,但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数字藏品而出圈的平台不断增多,其中最火热的平台也在增多。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平台都能够进入数藏二级市场。从监管趋势来看,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不被看好,互联网大厂背景的数藏平台绝对不会碰这个领域。

于是,当下的市场就出现了一波反对数藏交易炒作的声音。

就在今年6月底,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的牵头下,蚂蚁、腾讯、百度、京东等国内数字藏品头部平台联手发起反对炒作、提高准入标准等自律倡议。

此外,微信也对外宣布,“从事虚拟货币及数字藏品类交易业务”属于违法违规经营,提供数字藏品二级交易服务将被封号。

但事实上,这些并不能完全限制数藏平台的野蛮生长。

从2021年数字藏品火爆之后,国内市场开始爆出风险事件,从6月底开始,每天都有发行平台关停或跑路的消息。

在去中心化的动人故事里,流量时代的营销模式充斥着急速涨跌和疯狂炒作,市场繁荣的同时伴随各种乱象频出,数字藏品正在严重背离其本身价值,整个行业有陷入泡沫阶段的危险。

如果拉长数藏的发展轨迹来看,数藏行业似乎与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异曲同工。

03 数藏真的有未来吗?

7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的通知正式对外发布,内容包括区块链及元宇宙等领域。

其中,在数字藏品方面,上海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截止目前,腾讯、阿里等一众互联网大厂实际上并没有进入数藏二级市场。

最明显的就是,在数藏平台布局上并没有缺少互联网大厂的足迹,而大厂集体抵制数藏炒作,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目前数藏二级市场没有具体的监管,对于大厂来说虽然相对于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而言,既合法合规又安全,但很显然大厂目前无法瓜分二级市场的蛋糕。

当然,在支付这一流程上,二级市场自然无法通过支付宝来实现支付,为此当下能够进行数藏二级市场支付的,主要为易宝、杉德。

诚然,能够像ibox一样能够起飞的都是开了二级的,有热度的,总是陆续有人进场接盘的,越后面进场的越容易会成为韭菜被收割,现在还是风口红利期,早一点入局肉能轻松吃到肉。

当然,目前没有进入二级市场的数藏平台也有起飞的可能,例如稀象、数藏中国。

一方面,例如伽作meta,在参与数藏之前,自媒体阅读仅仅几百,加入数藏领域之后,阅读开始快速增加,最低时期也能达到几万,ibox、幻藏都是如此。

据不完全统计,国内参与数藏的用户,早已突破千万,从某些专注于数藏领域的自媒体的后台数据来看,呈现井喷式的增长。

在二级市场和大量的用户进场下,像是唯一平台,热度甚至超过一线大厂。

因为大厂旗下的幻核、鲸探的劣势在于,一旦购买了数字藏品之后,180天之后才能转赠。众所周知,数字藏品如果没有流通的市场其价格会大打折扣。

综合来看,不能说数藏没有市场,只能说“没有办法收获更多利益的平台,始终没有办法保持高度的讨论度”。

据某数据网站整理,截止2022年5月5日,中国已经出现超335家数藏平台。当然这也只是在视野内的,还有很多是小范围推广的数藏平台。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在具体的监管尚未落地前,找IP合作、有好的背书不一定没有风险,在每天有大量资金流水的地方,风险毋庸置疑是存在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