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的钉子,深深的插入了大众汽车的腹地

历时28个月,特斯拉在欧洲的第一座超级工厂终于开启了新篇章。

文|鞭牛士 顾砚

“相信未来!”

北京时间3月22日晚23点,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举行了剪短而隆重的开工仪式。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兑现承诺,亲自将首批30辆 Model Y 交付给用户。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和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出席了开工仪式。

马斯克发言感谢所有参与工厂建设的人,称将使用柏林工厂“做正确的事”:“特斯拉将确保这是该地区、德国和世界的宝藏。”

他再次强调了“制造的每一辆车都将朝着一个可持续能源的未来”,即电动汽车、太阳能和风能以及用于储能的电池可以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而柏林超级工厂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大步”。

历时28个月,特斯拉在欧洲的第一座超级工厂,终于开启了新篇章。

艰难推进的柏林工厂

和10个月就建成投产的上海超级工厂相比,特斯拉柏林工厂的建设漫长而辗转。

2019年11月,马斯克宣布将投资50亿欧元在柏林郊外的格林海德开设第四座超级工厂,并计划于2020年开工,在2021年7月1日前启动生产。

2020年7月,马斯克在个人社交媒体写到“柏林超级工厂正在以几乎不可能的速度拔地而起”。

但事实并非如此。从柏林超级工厂建立之初,问题就不断涌来。

2020年初,柏林工厂需要砍伐2000多亩的林地,遭到了当地环保人士的抗议。这和特斯拉标榜的“加速世界向可持续能源转型”的愿景相去甚远,颇具讽刺意味。

但随即特斯拉获得法院批准,先是砍伐了92公顷的树木,然后又砍掉了82.8公顷。马斯克也发推文承诺将种植三倍于砍伐量的树木。

之后,由于工厂所在地的森林中生活着一种濒危蝙蝠,特斯拉需要等到当地自然保护协会转移完蝙蝠才能动工。

2020年3月,由于供水压力,特斯拉柏林工厂将继续推后交付时间。4月,特斯拉又因土壤问题不得不修改地基,导致柏林工厂又一次停工。

10月,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建设项目工程主管Evan Horetsky遭解雇,特斯拉柏林工厂面临内忧外困。

12月18日,由于未向当地(勃兰登堡)政府按时缴纳1亿欧元保证金,特斯拉德国柏林工厂部分在建工程被叫停。

受制于政府、动保组织、环保人士等多重因素下,德国柏林超级工厂耗资近50亿欧,终于在2022年3月4日获得了工厂的最终运营批准。

特斯拉的产能困局

柏林超级工厂的投产,对于特斯拉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到2030年,特斯拉将实现年产量2000万辆的目标。”马斯克曾公开表示。

根据特斯拉发布的2021年财报显示,去年特斯拉交付量增加了87%,创造了约94万辆的交付记录。并且,按照去年四季度效率下的年化产能已超过122万辆。

但特斯拉依然受困于产能问题。

特斯拉目前运营着6座工厂和1座计划中的工厂,但在德国柏林超级工厂建设完成之前,只有位于旧金山弗里蒙特的超级工厂和位于中国的上海超级工厂能作为整车超级工厂为其提供着稳定的产能。

2021年,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交付量达484130辆,占全球交付的51.7%。最近几个季度,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在负责中国特斯拉产品供应的同时,也负责欧洲产品需求的生产。

去年,特斯拉在欧洲11个国家中卖出了93545辆。但为了满足欧洲市场的交付,上海超级工厂的产能在每个季度前半程都以出口为主。

在2021年5月,上海工厂生产了超过3.4万台Model 3/Y,除了2.2万台卖给中国消费者外,有超过1.1万台Model 3供货海外;8月份,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出口量达到31379辆;到今年1月,这个数字变成了40499。

这导致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交付时间一再延后。在官网上Model Y标准版的预计交付时间10-14周,Model 3 则要20-24周。

并且,这些车辆从上海工厂运往海外,运输成本也会相应将上涨。而柏林超级工厂的建立,意味着特斯拉可以更快、更便宜地向欧洲客户交付汽车。

柏林超级工厂被寄予厚望。按照马斯克的计划,柏林超级工厂将以电动车生产线为主,电池生产为辅,预计每年产能最高将达到50万辆。

欧洲电动车市场

由于期德国柏林工厂初期只能生产Model Y,这意味着短时间内欧洲市场依然要依靠上海超级工厂的支持。

事实上,在启动仪式上交付的首批“德国制造”的Model Y,配备的是上海工厂供应的2170电池。柏林工厂预计将在下半年才开始生产4680电池。

但柏林超级工厂的开工,确实能缓解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压力,也将进一步提高特斯拉的产能,增加其在欧洲市场的竞争筹码。

数据显示,2021年,欧洲电动车销量超过了120万辆。其中,特斯拉Model 3是欧洲最畅销的电动车。

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斯拉能在欧洲一骑绝尘。

在高强度的政策推动下,挪威是欧洲电动车渗透率最高的国家,2022年1月,挪威电动汽车销量在汽车总销量中占比达到90.5%。

在新造车势力中,比亚迪和蔚来汽车均进入了欧洲市场。2021年九月底,蔚来汽车在挪威开始交付。根据蔚来汽车官网,其在欧洲设了三个点:全球造型设计中心德国慕尼黑,全球极限与前瞻概念研发中心英国牛津,蔚来挪威公司奥斯陆。

特斯拉在2021年全年保持在加州的整体市场份额为6.5%,在美国整体市场份额为 2.1%。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月,特斯拉并未进入挪威汽车销量前20。

据报道,这主要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车辆供应。而柏林超级工厂投产,将增加特斯拉在欧洲市场的产能。

另一方面,欧洲是传统车企的大本营。据《深网》报道,欧洲用户对于传统欧洲品牌的忠诚度较高。而数据机构Jato Dynamics统计显示,2021年欧洲地区销量前十的汽车品牌中,只有三家外来品牌。

目前,欧洲传统车企已经加速了在电动车领域的转型与扩张。比如大众集团,虽然在中国电动车销售表现平平,但在欧洲的电动车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25%。有报道称,在德国,每五辆纯电动车中就有一辆是大众汽车。

在柏林建厂,杀入“BBA”腹地,特斯拉的这一举动被认为是大胆搅局,也被部分网友调侃是“班门弄斧”。

如今,特斯拉柏林超级工厂开工,在降低成本、增加产能、缩短交付周期后,能否大幅提升Model Y的销量、帮助特斯拉顺利拓展欧洲市场,再创一个销售奇迹?我们将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六句话,看完新造车的2021
特斯拉:供应链90%本地化,上海工厂有望今年生产50万辆汽车
特斯拉再次涨价,Model 3、Model Y分别上调4752元
“反杀”特斯拉,通用汽车真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