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润有了新故事

从千亿债务泥潭走出,雨润控股集团和祝义财又近了一步。

文|斑马消费 陈晓京

祝义财回归公众视野两年以来,一直为化解雨润的危机辗转反侧。

2021年最后一天,南京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并终止雨润控股集团等78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程序。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半年前,雨润控股集团旗下两家重要上市平台雨润食品、中央商场(600280.SH),一家中报扭亏为盈、一家成功摘帽。

劫后余生,从千亿债务泥潭走出,雨润控股集团和祝义财又近了一步。不过,想再现辉煌,还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猪肉大王

雨润控股集团(下称:雨润控股)彻底公开流动性危机,已经延续一年多时间。

2020年10月,雨润控股旗下中央商场、雨润食品先后披露公告称,雨润控股面临流动性危机,为妥善解决债务、保护债权人权益,已向南京中院申请重整。

如果从祝义财1991年在合肥设立华润肉食厂算起,雨润控股已走过30年。一手创立的企业从默默不闻到辉煌,如今行至悬崖边缘,他始料未及。

上世纪80年代末,他以200元现金起家在水产生意掘获第一桶金后,将全部身家押注在猪肉食品上。

彼时,低温肉食品市场方兴未艾,雨润红肠产品一时成为市场热宠。几乎同一时期,双汇火腿肠、春都火腿肠在北方市场出现。

像火腿肠这样的猪肉制品,在经济发达的地区接受程度可能越高。1992年,祝义财将公司迁址南京,并更名雨润食品。

随后,以280万元银行借款、加上自身所有财富,上马10条自动化流水生产线,对低温肉食制品孤注一掷。

在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的草莽时代,往往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雨润快速崛起。

1995年,公司产值翻了一番;1996年,年产值过亿、全国各地经销商超过千家;再经过5年奋斗,雨润控股收入规模实现34亿元,产品已在全国180个大中城市出现,甚至在双汇总部所在的郑州市场摆起了擂台。

那时正是祝义财的高光时刻,雨润的产品市场占有率达到30%。

企业和个人财富的第二个高峰在2005年到来。当年10月,雨润控股旗下的雨润食品(01068.HK)登陆联交所,祝身家暴增30亿元,再次折桂江苏首富。2003年、2004年,他先后两年跻身江苏首富,成为名副其实的“猪肉大王”。

据公开报道,2012年,雨润控股营业收入规模达到1061亿元,2014年进入全国民营500强第五位,收入规模增至1500亿元,为当时国内最为风光的民企之一。

身负巨债

雨润控股之所以能迅速崛起,一个重要原因来自于祝义财的大胆并购。无论是1996年以小博大鲸吞国企南京罐头厂,还是在2002年至2003年连续收购20家国有企业,无不显露出他的十足赌性。

收并购迅速壮大了雨润控股资产和收入规模,也撑大了祝义财的野心,有了叫板双汇的底气。也为这家千亿帝国的坍塌,埋下了伏笔。

2010年前后,身处聚光灯下的祝义财,已经在猪肉制品、屠宰业务之外,布局了物流、地产、金融和建筑等业务。应该说,在当时企业高速发展之时,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里,不失为分散经营风险的战略决策。

同时期的万隆则不同,他执掌双汇始终坚守主业。2013年以71亿美元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为国内肉制品首次国际大并购。而双汇正是得益于史密斯的低价肉类,在随后两轮猪周期里巍然不动。

战略各异让两家头部肉制品企业分道扬镳:双汇进入快速增长通道,雨润有了多元业务的牵绊,逐渐走上下坡路。

2010年,雨润食品站在业绩巅峰,当年实现营业收入214.73亿港元、净利润27.28亿港元,同比分别增长54.8%和56.3%。10年后的2020年,数字变成了152.13亿港元和-20.19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雨润食品的业绩对补贴有重度依赖。初步统计,2005年至2015年,公司累计获得补贴超过40亿港元。随着补贴越来越少,雨润食品的经营窘状才露出底裤。

2015年3月,祝义财因案被监视居住。受此影响,金融机构短期内“抽血”约150亿元,以至于公司流动性枯竭。身处漩涡的祝义财所持25.82%股权被法院轮候冻结。

雨润系债务压身,近乎山崩于身前。根据《雨润控股等78家重整计划草案》,以2020年11月16日为基准日,雨润系整体纳入重整方案有482家企业,总资产市场价值1273亿元,账面总负债1178亿元。

涅槃之路

早年疯狂加仓屠宰产能和大肆拿地等多元化扩张,祝义财最终尝到了苦果。

2019年1月,祝义财重获自由回归雨润,但内外的变化已是翻天覆地。国内肉制品行业里,双汇、金锣已将雨润远远甩在身后。

雨润系整体经营不济、业绩低迷、财务缠身、诉讼不断以及高管出走。

核心企业之一雨润食品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连亏5年,合计亏损达160亿港元。另外,他所持百货及地产平台中央商场股权,已被平安银行、工商银行等多家机构申请冻结。

接手之时,雨润食品总负债超过百亿规模,破产只在一线之间。卖猪圈、卖中央商场旗下的百货大楼等地产项目,成为祝义财力挽狂澜的首选。

与此同时,祝义财将一双儿女推向前台,2019年3月-4月,女儿祝媛掌舵雨润食品、儿子祝珺掌管中央商场。

相比千亿债务,这些资产变现只是杯水车薪,破产重整不可避免。

2021年2月22日,雨润控股管理人向南京中院提交申请,请求将雨润肉类集团等77家企业并入重整案中合并重整。4月29日,南京中院裁定对雨润系12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

去年11月初,雨润控股破产重整管理人首次提交破产重整计划方案。11月底召开重整案第二次会议。

根据雨润第二次债务会议提议,拟将275家雨润系核心企业纳入雨润精选证券化平台并引入中国华融增资约30亿元。

通过股权结构调整,雨润系近500家企业整体纳入重整经营方案范畴。此外还公开了清偿方案,即30万元以内1年内现金清偿、300万元以内5年内清偿及300万元以上按每股17.8元以股抵债。

据公开报道,雨润精选证券化平台将在2026年实现不少于50亿元净利润,并在2027年申请IPO。届时,重整投资人从平台退出,债权人将从资本市场获得更高收益。

综合来看,这个方案获得债权人广泛认可,825家债权人中有750家投出赞成票。

在重整脱困过程中,雨润控股重新聚焦大食品板块。根据公司官网显示,去年以来公司相继推出300多款新产品。

雨润食品2021年中报披露,公司实现净利润32.88亿港元,一举扭亏为盈;中央商场去年前三季度实现收入23.90亿元,净利润1095.24万元,同样实现扭亏。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雨润食品离翻身还有多远?
雨润破产重整方案高票通过,前“江苏首富”祝义财写感谢信
重组未完,雨润离春天还有点远
破产重组:这一次,雨润能否绝地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