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自主三强,拿科技故事拯救“掉队危机”?

燃油车时代的佼佼者,不愿掉队。

文 | 子弹财经 许芸

编辑 | 蛋总

“汽车自主三强”吉利、长安、长城正在谋一场变局。

在汽车产业向新能源时代迈进的当下,车与科技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汽车自主三强纷纷加快了科技转型的步伐,通过发展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动力电池等形式,为自身添加科技标签。中国燃油车时代的佼佼者,不愿掉队。

对于汽车自主三强的“新科技故事”,资本市场似乎颇为买帐,从2020年至今,汽车自主三强每当有与科技转型、新能源汽车相关的消息放出,股价往往会出现一波上涨,换句话来说,“科技转型”似乎成为了汽车自主三强在股市中的“最大拉力”。

那么,汽车自主三强的实际发展,当真有讲出来的故事那般出彩吗?

1、三强争斗激烈

受芯片短缺、疫情等因素影响,车市依然处于下行状态。中汽协数据显示,2021年9月中国汽车产销数据分别为207.7万辆、206.7万辆,同比下降17.9%、19.6%。汽车自主三强同样未能脱离大趋势。

近期,吉利汽车、长安汽车、长城汽车都交出了自己的最新销量成绩单。

数据显示,9月,吉利汽车(含合资品牌领克,下同)销量为10.39万辆,同比下降约18%;长安汽车销量为18.82万辆,同比下降8.41%;长城汽车销量达10万辆,同比下降15.1%。

汽车自主三强之间的竞争一向激烈。2017年,吉利汽车取代长安汽车,坐上了“自主品牌第一名”的位置。自2020年以来,长安汽车日渐走出“至暗时刻”,汽车自主三强之间的格局悄然生变。

今年上半年,长安汽车反超霸榜4年之久的吉利汽车,重回自主品牌“一哥”位置,而从1-9月销量来看,长安汽车销量依然高于吉利汽车和长城汽车。

从自主三强各自披露的数据来看,2021年1月-9月,吉利汽车总销量达到92.18万辆,同比增长5%,完成全年销售目标153万辆的60%,其中,合资品牌领克销量为14.8万辆;长安汽车总销量达到173.22万辆,同比增长26.36%;长城汽车实现总销量88.4万辆,同比增长29.87%。

值得注意的是,长安汽车的自主板块也实现了较好的增长,2021年1月-9月,长安系中国品牌(自主品牌)汽车销量达到135.02万辆,同比上涨30.55%;自主乘用车销量达到92.87万辆,同比上涨40.12%。

而从业绩来看,2018年、2019年,吉利汽车收入、利润都是自主三强中最高的,不过,在2020年,长城汽车以1033.08亿元的营收超过吉利站上了自主三强榜首。2021年上半年,在收入和赚钱能力方面,长城汽车都居于自主三强首位。

2021年上半年,长城汽车实现营收619.28亿元,同比增长72.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35.29亿元,同比增长207.87%。

同期,长安汽车营收为567.85亿元,同比增长73.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29亿元,同比下降33.55%。吉利汽车营收为450.32亿元,同比增长22.3%;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为23.81亿元,同比增长3.67%。

不难看出,汽车自主三强之间的营收差距正逐渐拉大。而在汽车产业步入新能源时代的当下,汽车自主三强在明争暗斗之时,面临同样的危机:新能源汽车发展乏力。

2、共同面临危机

客观来看,当前车市虽疲软,但新能源汽车市场仍然有比较好的增速。中汽协数据显示,2021年9月,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35.7万辆,环比增长11.4%,同比增长148.4%。

在此背景下,吉利汽车在2021年9月共售出1.12万辆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同比增长约83%,达到自2019年11月以来的最高月销量水平;根据吉利汽车半年报及7-9月的月度报表数据计算,1-9月,吉利汽车共售出5.72万辆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

目前,长安汽车有逸动EV、奔奔E-star、CS55E-Rock等新能源车型。据长安汽车官方微博披露,2021年1-9月,长安汽车新能源汽车销量为7.1万辆。长安新能源销量主要由长安奔奔构成,据乘联会数据,9月奔奔EV共售出7968辆,1-9月,奔奔EV的销量为53155辆。由此来看,长安新能源车型的丰富度欠佳。

再看长城汽车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其销量高于吉利汽车和长安汽车,为三家之首——2021年9月,长城汽车新能源车销售1.28万辆,同比增长90%;1-9月,长城汽车累计销售新能源车8.47万辆。

不过,目前新能源车型在汽车自主三强整体销量中的占比都不高。2021年1-9月,吉利汽车的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销量只占其总销量的6.21%;长安汽车新能源车占总销量的比重仅为4.1%;长城汽车新能源车占其总销量的比重在汽车自主三强中最高,达到9.58%。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为自主品牌的比亚迪,仅2021年9月,其新能源汽车(含商用车)销量就达到了7.11万辆;1-9月达到33.76万辆,占其总销量的74.56%.

在比亚迪依靠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疯狂向前奔跑之时,汽车自主三强却仍靠着燃油车前行。

“吉利、长安是国内较早研发电动汽车并在早期阶段取得不错的市场占有率的车企,但现阶段已经被国内新涌现出的、能够提供更加人性化增值服务以及拥有更好服务理念的新兴车企所淹没。”毕马威汽车分析师曹飞对「子弹财经」直言。

对于汽车自主三强的新能源汽车当前销量不佳的原因,曹飞总结道,主要在于没有亮眼的造型和更加吸引用户的参数性价比。

“年轻人相对来说更愿意接受新事物,要有靓丽外形、零百加速、空间尺寸、黑科技加持来满足年轻人的内心需要。另外,续航也是所有人对新能源的一个重要选择因素,恰恰3家在以上因素中没有突出的亮点车型。”曹飞指出。

另外,在曹飞看来,增值配套服务也是(影响新能源汽车销售的)重要因素,“消费群体对新事物本就将信将疑,对售后服务也提出了更高的挑战,这也是自主三强的短板,传统的汽车销售模式——代理4S店模式,不再适应新能源汽车。”

当汽车产业迈向新能源时代,仍以燃油车为主的汽车自主三强等传统车企,风头已被转型比较快的比亚迪以及特斯拉乃至“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盖过。

这些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领跑者们,正以新能源整车、动力电池、互联网技术及自动驾驶等与汽车智能化密切相关的技术为突破口,赋予自身更多的科技属性,提高了资本的想象空间,在这两年里爆发了超强热度,为大众及资本所推崇,在市值上将汽车自主三强等传统车企甩到身后。

2020年6月,特斯拉市值首次超越丰田,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车企。同年7月,比亚迪市值首次超越上汽集团,成为中国车企市值“一哥”。

截止美东时间10月18日,特斯拉市值达到8716.48亿美元,是丰田汽车(市值2494.12亿美元)的3倍有余,仍占据“全球市值第一车企”的席位;与此同时,蔚来的市值为648.98亿美元(约合4159.83亿元)。

截止10月19日,比亚迪市值高达8148.25亿元,仍然是市值最高的中国车企,远超“原车企市值一哥”上汽集团的2448.85亿元,同样高于吉利汽车的2489.56亿港元(约合2049.7亿元)、长安汽车的1379.15亿元和长城汽车的5723.06亿元。

由此可见,即便汽车自主三强交出的“销量成绩单”还算不错,但奈何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上未能追上新秀们的步伐,因此在资本市场不算是“极受欢迎的标的”。不过,汽车自主三强甘愿就此掉队吗?

3、争讲科技故事

事实上,电气化带来的“掉队危机”对所有车企一视同仁——当“新四化”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成为汽车产业可以预见的未来,当诸如华为、百度、小米等互联网企业争相带着新兴科技涌入造车领域,当传统汽车巨头市值被造车新势力赶超,加速推进技术迭代、提高智能化水平、往新能源转型已成为汽车行业的共识。

燃油车时代的佼佼者也积极讲起了科技转型故事,往新赛道迈进——在新能源概念大热的2020年,吉利汽车、长城汽车、长安汽车都更新了自己的科技转型计划。

2020年6月8日,吉利控股总裁安聪慧宣布:“科技吉利4.0时代开启,吉利迈入全面构架造车时代。”

2020年7月16日,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发布了题为《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宣布长城汽车将从中国汽车制造企业向全球化出行科技公司转变。4天后,长城汽车发布了柠檬、坦克、咖啡智能三大技术品牌,涵盖汽车研发、设计、生产以及汽车生活的全产业链价值创新技术体系。

2020年9月26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总裁朱华荣宣布,长安将从汽车公司转型为科技公司,长安品牌的定位也随之改变——“科技长安 智慧伙伴”。

迄今为止,虽然汽车自主三强的新能源汽车销量相比友商而言并不出彩,但它们的科技故事却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2020年下半年以来,吉利、长安、长城的股价出现连续上涨,每当市场上有关于其科技故事的新进展,股价往往能收获一波上涨。

据「子弹财经」计算,2020年6月8日-2021年10月19日,吉利汽车股价从11.76港元涨到了25.35港元,涨幅超过115%,期间最高曾涨到36.25港元。

2020年7月16日-2021年10月19日,长城汽车股价从10.1元涨到了61.96元,涨幅超过513%,期间曾涨到67.77元的高点。

在2020年9月26日宣布转型科技公司后,长安汽车的股价也从不到14元涨到了2021年10月19日的18.11元,涨幅超过30%,期间曾涨到28.38元的高点,与华为的合作更是刺激长安汽车股价几度大涨。

(图 / 汽车自主三强股价走势,东方财富网)

归根结底,往科技公司转型展现了汽车自主三强未来的成长空间,在此情况下,资本市场也开始重新评估这些燃油车时代的佼佼者的价值。

对于长安、吉利、长城的科技转型,曹飞指出,传统汽油车大厂体量大,转型难度更高,周期相对长些。“例如,吉利在极氪品牌电动车还没上市产量排期就到了明年,但是后续的服务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又让一些车粉变车黑。”

在曹飞看来,这三家传统国内车企大厂有过硬的汽车底层制造技术,并都曾有过明星车型,在市场中积攒了不错的口碑,但是要改变传统油车时代服务理念,相信(转型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4、新能源野心

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上,汽车自主三强野心满满。

根据3家公司规划,到2025年,长城汽车、吉利汽车(含极氪汽车)、长安汽车的销量将分别达到400万辆、365万辆、300万辆,新能源在其中的占比分别为80%、30%、35%,也就是说,新能源汽车销量将分别达到320万辆、109.5万辆、105万辆。

但往科技公司、新能源方向转型是一把“双刃剑”,科技故事能助推股价上涨,但当现实无法与野心匹配,资本也毫不留情面。

比如,在2021年8月24日,长安汽车发布了“新汽车 新生态”发展战略,同时,市场期待已久的长安汽车旗下新能源高端品牌阿维塔的首款新车型E11、长安汽车全新专用电动车平台首款战略车型C385得以亮相。

据介绍,E11搭载了华为HI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和宁德时代电动化技术,将于今年年底亮相;C385搭载全球首发APA7.0远程无人代客泊车系统和长安新一代超集电驱等,预计明年上市。

与华为的合作多次助推长安汽车股价涨停,但发布会上仅仅展现了E11的图片,显然并未能满足投资者的期待,8月24日当天,长安汽车股价下跌4.51%,此后连续两日下跌。

目前,虽然汽车自主三强通过自研或合作的方式,在自动驾驶、动力电池、智能化等方面几乎都有所涉猎,但很难从市场上听到汽车自主三强有十分出彩的黑科技。且从目前汽车自主三强的新能源车型来看,基本都在“小”市场。

其中,长城汽车的新能源汽车品牌欧拉定位“全球更爱女人的汽车品牌”,车型更多是微型车、小型车,“好猫”“白猫”“黑猫”等命名方式在营销层面博得了大量关注;长安汽车的新能源销售主力长安奔奔EV同样是微型车。

但目前,在新能源转型、双积分压力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众多车企入局,微型车市场已有红海之势。而长期来看,售价低廉的微型车溢价空间显然不足以支撑车企的高利润。

吉利高端智能电动品牌极氪旗下首款车型极氪001定位为“纯电豪华猎装轿跑”,也被认为市场偏“小众”。此外,吉利还在推进顶级豪华超跑品牌路特斯品牌电动化。由此来看,目前吉利的电动化已与长城、长安形成明显区分。

据媒体报道,吉利2020年发布的SEA浩瀚智能进化体验架构将是极氪重要的技术基础。“我们会通过浩瀚架构的强大载体,来打通科技生态和用户生态。”安聪慧说。

从售价来看,极氪001不算便宜,长续航双电机WE版、超长续航单电机WE版和超长续航双电机YOU版售价区间为29.9万元-36万元。据悉,极氪001最大续航712km,0-100km/h最快加速时间为3.8秒。

因媲美保时捷Taycan的性能却只要其1/3的价格,加上科技感的内饰,4月15日上市的极氪001预定火爆,上市两个月后,极氪官方即表示,极氪001在2021年的可交付订单已经售罄。

北京WingsRacing翼宿车队车队经理、极氪001车主杨杨预定的是YOU版,整车总价共花费35.56万元。此外,他也是宝马m4、理想one车主。

杨杨告诉「子弹财经」,在众多新能源汽车品牌中,他之所以选择新品牌极氪,原因是比较喜欢极氪品牌年轻时尚高端的定位,车辆内外设计相对比较前卫、猎装车设计比较独特,且动力充沛、电池电量高,“空气悬架、电动车门、座椅通风、座椅按摩、雅马哈音响这几个配置也比较吸引我”。

不过,在杨杨看来,极氪001同样有不足之处:“展车有哑光车漆但目前不能选配,不确定(但目前没有说)有没有随动大灯,且车的重量较重,多媒体系统UI设计一般,没有理想one好。”

此外,让杨杨稍感遗憾的是,“(极氪001)高性能版推出时间较晚想买但是等不了。”

而作为一个全新品牌,且致力于打造用户型企业,极氪在首款车的推出上颇有些手忙脚乱,也曾陷入变相涨价、减配等风波中,极氪CEO安聪慧甚至亲自向用户道歉。

杨杨举例道,“方向盘最开始渲染图做的不好导致大多数客户要求修改,但其实实物挺好看的。后来搞了一个微博投票,换了一个设计目前只有渲染图,又有一部分车主感觉还是之前的好看。”

在杨杨看来,这就是用户型企业的弊端,会放大人性的欲望。“能真正理解的客户一般也没空在网上发声,所以感觉都是不满的,很多在我看来都是过分的要求。极氪001我认为已经性价比无敌了,对于一台三十多万这个配置的车,还要再提出一些要求不是很合理。”

如今,极氪001量产车型已于10月19日正式下线,10月23日,将正式交付到用户手中。届时,市场会给予极氪什么样的评价尚待观望。但目前对比来看,从打造用户型企业、推出高端智能化车型这方面,都给予了吉利在高端化、电动化、智能化等方面更多的想象空间。

不难看出,汽车自主三强在新能源汽车时代面临“掉队危机”,但仍在奋力转型,以求在新市场中再续旧日辉煌,而这一次的市场较量远比燃油时代更激烈。

5、结语

汽车电动化、智能化正在颠覆传统燃油车,但传统车企的转型绝非易事,变革绝非喊口号、树立目标就能简单做到。传统车企的转型不仅面临新技术的挑战,还有内部燃油车与电动车业务之间的博弈。

“自主三强在我国汽车发展史上功不可没,但目前传统汽油车还是3家企业主要的利润来源,在现在这个新老驱动方式转换交替阶段,必然会遇到各种阻力。”曹飞对「子弹财经」直言。

在曹飞看来,吉利的几何、极氪和广汽的埃安、长城的欧拉、北汽的极狐等,除了品牌影响力等因素外,新品牌也能在变革阻力上有所减轻。

而至于汽车自主三强在新能源领域的未来,在曹飞看来,谦虚地向蔚来、小鹏等新势力学习服务理念,增加用户购车和使用过程当中的仪式感和服务增值,未来也会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一席之地。

汽车自主三强给自己构建了一个宏大的新能源时代蓝图,并投入资金、技术不断铺垫基础,推动自身往科技公司迈进。变革年代,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这些燃油车时代的佼佼者,又将在新时代掀起多大波澜?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比亚迪vs长城汽车:谁将成为中国车企王者?
自主车企发力高端智能汽车领域,吉利旗下极氪品牌赢得先机
吉利汽车“掉队”,李书福需要反思
吉利“失意”新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