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拟自筹135亿元建生产基地:锂电大军纷纷布局背后,行业扩产时代来临?

CIC灼识咨询总监姜骁潇指出,对于行业上下游来说,大规模扩产背景下,上游矿业因为旺盛的需求带来了大利好,包括钴、镍、锂价格不断走高,与此同时,下游新能源车企在挑选供应商上也有了更多选择。

巨额定增、机构唱多,扩产故事为宁德时代引入资金的同时,也带动了股价的上涨。

9月14日,宁德时代股价经历多日沉寂后再度迎来上涨,截至当日收盘,涨幅超5%,报价529.9元/股,总市值近1.23万亿。而这,或与前一日的公司公布的扩产项目有关。

宁德时代135亿元投资落地宜春,两年内三次超百亿扩产

9月13日晚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拟在江西省宜春市投资建设宁德时代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基地(宜春)项目,项目总投资不超过人民币135亿元,资金来源为企业自筹。

宁德时代表示,本次投资建设生产基地事项符合公司战略发展规划,将进一步完善公司产能布局,满足公司未来业务发展和市场拓展的需要,虽然将增加公司资本开支和现金支出,但从长远来看对公司业务布局和经营业绩具有积极影响,符合公司全体股东的利益。

至此,在扩产能一事上,宁德时代可谓是马不停蹄、乘胜追击。据了解,本次已是宁德时代两年内第三次推进超百亿投资扩产项目。

最早一次始于去年7月,彼时,宁德时代从高瓴集团、本田等对象处定增197亿元,主要用于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蓝鲸财经记者从公司半年报了解到,上述项目中,除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对应的募集资金已全部投入外,其他仍在进行中。

截至上半年,四川时代动力电池项目一期实际累计投入12.77亿元,进度完成85.12%,预计2021年12月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实际累计投入20.88亿元,进度完成65.26%,预计2022年1月1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四期)实际累计投入10.6亿元,进度完成27.9%,预计2023年1月8日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产能扩建还在紧锣密鼓进行中,然而,一年后,宁德时代再次“重磅出击”,于今年8月抛出一份被外界称之为“A股史上最大民企定增融资”的预案:拟采取向特定对象发行的方式募资不超过582亿元,用于福鼎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广东瑞庆时代锂离子电池生产、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离子电池研发与生产、宁德时代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二期)等。

而本次,宜春新型锂电池生产制造项目的公布,距离上次巨额定增也仅仅只间隔了一个月。

锂电企业纷纷扩产,供需不平衡致上游材料价格上涨

事实上,在业内人士看来,宁德时代的“焦虑”不无道理。CIC灼识咨询总监姜骁潇表示,自2020年拿到特斯拉订单起,宁德时代不断在市场上扩大份额,近日又成为宝马新一轮200亿欧元电池订单的主要供应商之一,产能利用率一直处于十分高的水平。

而放眼整个电池行业,除了动力电池以外,储能电池目前也成为了国家发展的重点,2021年7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下发的《关于加快推动新型储能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到2025年,装机规模达3000万千瓦以上,到2030年,实现新型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

“宁德时代的订单未来将进一步迎来增加,在行业大背景下,宁德时代必然需要进一步扩大产能才能满足下游不断增长的需求。”姜骁潇坦言。

GGII数据显示,2021年1-6月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为145GWh,同比增长 163.6%。同期,根据SNE Research统计,全球动力电池使用量为114.1GWh,同比增长155.1%。截至目前,宁德时代动力电池使用量已连续四年排名全球第一。

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增长有效带动了动力电池产业的迅速发展,GGII预计2025年全球新能源汽车渗透率将提升至20%以上,动力电池出货量将达1100GWh,正式迈入“TWh”时代,未来5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可达 42.7%。

而根据公司财报,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及储能系统产能为65.45Gwh,在建产能为92.5Gwh,业内人士指出,宁德时代持续扩产,亦是为进一步增强优势以期在未来的订单竞争中拥有更强的竞争力。

近年来,锂离子电池市场快速发展,不断吸引新进入者通过直接投资、产业转型或收购兼并等方式参与竞争,同时现有锂电池企业亦纷纷扩充产能,市场竞争日益激烈。

21世纪经济报道显示,根据行业机构的不完全统计,今年8月份,以宁德时代为首的多家公司先后宣布扩产动力电池项目,投资总额超1248亿元。关于锂电企业争相扩产的原因,锂行业资深专家董华波认为,首先是供需不平衡,然后是占据相应的市场份额。

谈及锂电企业大规模扩产的影响,董华波表示,对上游原材料来说肯定是利好,但光看数据,产能可能出现过剩情况。“不过,如果能生产出真正完全满足电动汽车的高技术锂电池,不一定就是过剩,因此锂电企业还需注意技术问题,毕竟满足高安全性、高循环性、高比能量、高一致性并不容易。”

姜骁潇认为,就目前来看,随着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的装机量预期不断上升,未来3-5年仍将不会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

他指出,对于行业上下游来说,大规模扩产背景下,上游矿业因为旺盛的需求带来了大利好,包括钴、镍、锂价格不断走高,与此同时,下游新能源车企在挑选供应商上也有了更多选择。

9月14日,多数锂电材料价格再度上涨。上海钢联发布的数据显示,金属锂价格上涨2万元/吨,碳酸锂涨1500-3500元/吨,氢氧化锂涨2500-5000元/吨。同时,正极材料价格也有所上涨,磷酸铁锂上涨4000元/吨,锰酸锂上涨2500-5000元/吨。

“未来,对于锂电池公司来说,在电池技术上的投入和对于电池性能的追求,包括高镍三元,高密度磷酸铁锂电池等将会成为新一轮的核心竞争力。”姜骁潇如是说。

相关阅读
宁德时代的守擂赛
动力电池龙头推582亿定增,券商分析师熬夜开电话会被“挤爆”
车企纷纷下场自造电池,宁德时代市值虽破万亿但焦虑电波永不消逝
电池荒再现,慌乱车企「向上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