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素描|共享单车运维员微故事:每天调度200多辆单车,曾经夜里找车跑到陵园

周瑞翔是哈啰单车运维部门的区域负责人,主要负责海淀南部,经历两年的调度工作后,他早已成为“行走的GPS”,无需电子导航也能清楚知道负责片区的单车位置,奔波之间是微信端日均超2万的行走步数。

采写/王雅迪

编辑/费腾

出品人/杨慧

“主管单位拍了一张照片,哪怕没什么特殊标志物,我也能一眼知道它在什么位置……”

周瑞翔是哈啰单车运维部门的区域负责人,主要负责海淀南部,经历两年的调度工作后,他早已成为“行走的GPS”,无需电子导航也能清楚知道负责片区的单车位置,奔波之间是微信端日均超2万的行走步数。

运维人员万步运动背后是超2亿的用户规模,7月30日,艾媒咨询发布《2021年上半年中国共享出行发展专题研究报告》,2020年我国共享单车用户达2.53亿。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随着碳中和、健康出行等倡议以及用户逐渐适应市场,共享单车的用户规模将有一个大幅跃升空间。

处于稳定期的共享单车市场,依旧有令周瑞翔头疼的问题。

每天调度200多辆单车,0530是主要考核标准

运维人员日常重要工作之一是进行车辆调度,周瑞翔向记者介绍,从早上7点到晚上差不多6点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时间,早高峰与晚高峰尤其重要。

调度的工作大体可分为紧急清淤与寻找调度闲置车,在早高峰的时候会瞬间堆出来很多车,他们要把这些车进行及时清运。同时,在运营过程中,如果发现故障车,需要对故障车进行处理。对于一些长时间没人骑的车辆,他们还要负责把这些车辆巡回,清洁消毒后投放出来,这种叫做调度闲置车。

“大概我们的装载量是20辆一车,每天差不多10趟,总共就是200辆左右。”

在带领记者前往单车调度点的路上,一位哈啰运维师傅正在装车辆,周瑞翔表示,“对于老手来说,他们会研究怎么摆,根据案件紧急重要程度,有时车的装载量能达到30多”,记者询问后发现三轮车满载25辆单车,每层摆放位置不同交叉有序。

(运维师傅满载25辆单车)

据悉,一辆单车的重量大概为10kg左右,运维师傅一车就要运送约200-250kg,体力考验对运维人员提出要求,身体健康和吃苦耐劳是基本的,据周瑞翔介绍很多退役军人会从事这个行业。不过,很多老同志不爱看手机,对他们智能设备的使用培训成为入职第一课。

每天单车调度维护秩序只是工作考核的一部分,响应时效、周转率、车辆健康度等都是重要标准。

周瑞翔表示,“我们主要考核的是0530标准,要5分钟之内必须响应主管单位的案件,然后30分钟内必须要到场。针对非常紧急案件且堆积量较大,会增配人员进行紧急处理,处理基本会维持40分钟左右”,他进一步指出,这种标准主要按区域来算,也不是特别绝对,有压力的同时还是会保证安全。

车辆调度的有效性即周转率,也是他们考核的重点。“我们不可能为了自己工作简便,把车调到没有人骑的地方”,周瑞翔介绍,主要通过技术手段实现智能调度,他们会收到来自软件即时生成的智能派单,派到附近相应需求点位,如果终点把握不好,车辆利用率和复用率会非常低。

至于车辆健康性的保证,除了用户主动报障以外,他们更多的是在路面上巡查,对坏车进行维修,这就不得不提周瑞翔那些难忘的“找车史”了。

爬楼梯、爬地库是常事儿,曾经夜里找车跑到陵园里

“对于我们来说,车辆有可能会在地库,有可能会在楼上,这种场景非常多。”

周瑞翔向记者讲述,有一次他在找失联车的时候进到一栋楼里,由于不是三维定位,需要自己往下一层一层寻,他坐电梯到26楼逐层往下爬,最后在三层找到失联车。

不过,这种情况还比较常见,令周瑞翔记忆深刻的是“陵园找车记”。

2019年冬天,周瑞翔在京沪高速东边通过软件发现丢了几辆车,当时已经是夜里11:30,由于他们需要日事日毕,当天12点前完成派单反馈,因此他加速赶过去,差不多11:40左右到了目的地。

“我根据定位找过去,发现是一个特别大的陵园,被吓到了”,他走进去一看是人为破损,有好多单车在陵园深处被点燃烧毁了,“连树都黑了,关键是11点多,它是个陵园,还是个冬天,周围黑的也没啥人。”

考虑到有可能涉及到违法犯罪,周瑞翔当天夜里没有过多停留,第二天天亮后他又去现场拍了照片,并进行报警处理,“我记忆很深,烧毁了我们6辆车,但别人家还有很多车,就直接在那儿给烧掉了,特别恐怖。”

(周瑞翔提供的陵园内被烧毁单车现场图片)

直到今天,想起这件事儿,他还是会有些后怕。

对于共享单车运维人员来说,找失联车、摆放车辆等日常工作很多时候已经化为一种“条件反射”。

今年正月初三,周瑞翔并没有休息,中午大约13:30左右去海淀区京密引水渠捞一辆丢弃车,但苦于身边没有工具,就在旁边商店买了跳绳,自己卷了个节把车捞出来。在他的印象中,当时有个路过的好心市民,不怕严寒跟沾水,还给他搭了把手。

(在河里被抛弃的共享单车)

个别停车划线区域存在弊端,与城管之间是合作关系

找车还不是令他们最头疼的事,因劝导在指定区域停车与用户之间的摩擦也是有的。

“比如,我们会引导他们把车子从c口停到b口,但需要过一个马路,因为b口有地方停,刚引导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确实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周瑞翔感叹,这确实是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但还是以劝导为主。

停车不规范问题随处可见,记者在跟随周瑞翔去单车调度点的路上,发现占用盲道停车现象很常见,他随手将盲道上的车辆摆放整齐。“有时候摆整齐了,别人停的时候也不乱停了”,不过在他看来,这种情况也很难根治。

(周瑞翔清理占用盲道的共享单车)

停车划线区域的合理性能有效减少类似问题,有些区域划线后基本没有人停车,而有些区域单车需求量非常大,划线区域又较小,这会造成无车可停或乱停的秩序问题。

“因为大家上下班路径都是一样的,我们调度的点位也都是一样的,自然而然形成一种规律,有些线我觉得划的稍微有些不合理”,但对于他们来说,不可能见到一个人就说一下,这也是一个难点所在,通过技术手段的规范效果有限。

据周瑞翔介绍,哈啰推出了“蓝牙道钉”的感应技术,通过蓝牙信号感应车辆的实际位置。用户只有在规定停车区域停车,才能成功落锁;而在规定白色框外停车时,车辆的智能锁将自动弹开,无法结束订单。在他看来,这种技术手段存在利弊,“如果有这种技术,我们确实好控制,因为用户锁不上锁会着急,肯定想办法在那儿锁,但如果这个地方流量特别多,白色框比较小,瞬时涌过来的车太多了,会造成严重堆积。”

维持城市整体的停车秩序单靠一环远远不够,运维人员每个小组的分工都是联动体系。比如,对于路面不能维修的车,需要把它标记上,标记信息会直接联动到资产组师傅那边;在维修方面,会有一个专门组叫维保组,负责车辆规定时间内修好出库,这个流程是一个整体。

“我们和城管之间逐步成了合作关系,跟街道方面或主管单位有工作调度群,他们发了哪个案件,我们都要及时回复并处理”,周瑞翔表示,有些街道还会为他们提供休息场所,在属地路面上工作的,如果看到他们在装车,也会帮忙搭把手。

这种合作关系体现在双方的共同进步,“我们的技术不是停滞不前的,主管单位的思想与方法也不是停滞不前,我们会共同解决问题”,他感叹道,双方是一种政企合作,共同进步,为城市环境建设方面共同努力的状态。

今年4月,北京市交通委发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运营监管及2021年车辆投放规模的公示》,截至2020年底,北京市已完成31处“电子围栏”停车区域建设,涵盖772个停放点。该市自行车电动车行业协会会同各运营企业制定了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入栏结算”奖惩规则,对共同引导承租人有序停放车辆的措施进行了规范。

“倒车必扶,脏车必擦”是他们的工作口号,这背后不仅需要运维人员的努力,更需要用户提高自觉性,企业和政府联动之下以形成良好的停车风气。

#蓝鲸TMT | 科技素描
相关阅读
北京共享单车年内将引入所有行政区,此前划定16个共享单车禁停区域
松果出行的县城故事,能讲通吗?
哈啰出行造电单车,恐怕也赶不走焦虑
共享单车无终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