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杂谈〡老树开新花,富国基金的天时、地利与人和

近8年来,他把富国基金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书写出一份出色的学习成绩单。

没有树立价格昂贵的大型户外广告牌,公司品牌却一直在通过人们的口碑相传;没有发行成立过单只规模两三百亿的爆款基金,公司非货币型公募资产总规模已超过5000亿元,在全行业排名第五;没有刻意打造、包装和宣传明星基金经理,公司旗下已群星璀璨,且兵多将广;没有从股东那里拿到股权激励,公司上下却充满干劲,责任与热爱融入了员工的血液。

既有作为“老十家”之一的长期深厚积淀,又迸发着年轻的青春活力,成立于1999年4月13日的富国基金,是如何做到老树开新花?

人和

每一份成绩,都来自于员工的辛勤付出。对于新老同事们贡献,富国基金从来不会遗忘。

很多富国人都记得公司20周年庆典的那一幕:不仅现在的员工都参加了活动,约200位曾在公司工作后来已离职的员工也都受邀回到公司。这是庆祝的时刻,更是感恩的时刻。在富国工作的员工,他们获得的不仅有体面的薪资,而且有公司对他们所作贡献的铭记与感恩。

人才是基金公司最核心的资产。基金业绩能否持续优秀,销售服务能否持续优质,主要依靠公司投研、销售、风控及运营等三大体系员工的努力。富国基金的经理层对于已离职的员工心怀感恩,对于现在的员工更加珍惜和爱护。有情有义,重感情,做靠谱的资产管理人,这是富国基金的文化底色。

富国基金的经理层都有很长的司龄,是在各自领域从基层做起,一步一个脚印走到高管岗位的专家型职业经理。

公司董事、总经理陈戈自2000年10月加入富国基金,历任行业研究员、基金经理、副总经理,于2014年1月起担任公司总经理。在担任基金经理前,他有近10年的行业研究经验,擅长公司深度调研。2003年,他就发现了贵州茅台,并一直大力推荐,撰写的关于贵州茅台的研究报告,至今被业界奉为教材级的成果。这份18年前的研究报告,从中国消费升级的大逻辑、高档白酒的高利润率、茅台的品牌价值等三个方面,对于茅台的投资价值进行了分析,显示了深度研究和长远洞察力所带来的巨大价值。

陈戈能做到在投资过程中的知行合一。从2005年4月13日至2014年4月15日,他管理的富国天益价值累计回报率357.53%,平均复合年化回报率18.38%。期间,茅台一直是他的前十大重仓股之一,即使在2013年股价腰斩,受到巨大压力时,也都没有动摇。抓牢优秀的成长型公司,享受长期快速增长所带来的巨大复利收益,是他的坚定投资信念。

2014年1月起,他担任富国基金总经理,成为业界不多的投研出身的老总之一。在谈及全面负责公司管理后的工作体会时,他说:“投研是我很熟悉的领域,在做总经理后,有很多原来不熟悉的地方需要去学习。”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在陈戈身边,林志松、陆文佳、李笑薇、朱少醒四位副总经都是独当一面的大将,不仅每个人的个人能力都出类拔萃,而且互相信任,紧密团结。

副总经理、首席信息官林志松从1998年10月参与公司筹备,历任监察稽核部稽察员、高级稽察员、部门副经理、部门经理、督察长等。他全程参与了富国基金的成长,乐于与人交流,热情而细心。

副总经理陆文佳曾任建行上海分行职员,华安基金市场总监、副营销总监。她于2014年5月加入富国基金,至今也已7年多。她不仅十分专业、勤奋,而且美丽、善良,对于同事、公司合作伙伴和基金持有人充满责任感。

副总经理李笑薇,北京大学学士,普林斯顿大学硕士,斯坦福大学博士,是一位典型的学霸。她曾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Barra公司、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工作。2009年6月加入富国基金,负责量化投资,2015年1月9日升任副总经理。

副总经理朱少醒,管理学博士,于2000年6月加入富国基金,历任产品开发主管、基金经理助理、基金经理、研究部总经理、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总经理助理等。他从2005年11月16日至今,一直担任富国天惠的基金经理,近16年来增长了21倍,平均复合年化回报率近22%。做中国的彼得·林奇,是他的追求和梦想。

近五六年来,富国基金在全市场不断寻找和吸收最聪明的人,让他们融入公司,凝聚在一起。从2016年至2018年,尽管行业整体增速较低,但公司依然顶住经营压力,继续寻找和吸纳优秀人才。自2019年以来,在股市进入牛市后,公司不仅获得管理资产规模的快速增长,而且在投资管理能力方面表现得游刃有余,避免了一些同行出现的投研能力与销售能力不匹配带来的尴尬。

目前,公司投研团队已达200人,其中,公募基金经理有60多位。每位投研人员都是经过严格的选聘标准和程序才能进入公司,不允许掺进任何杂质。朱少醒、李元博、王园园、唐颐恒、厉叶淼、汪孟海、宁君等基金经理都获得了持有人和渠道客户经理的高度认可,可谓人才辈出。

在投研管理方面,陈戈要求贯彻十六字方针,即“深入研究、自下而上、尊重个性、长期回报”。投资需要做自下而上的深度研究,追求长线投资,要赚大钱,不赚小钱,要赚慢钱,不赚快钱。

尽管陈戈、朱少醒都深谙投研,但他们从不以大师自居。他们尊重基金经理的个性,鼓励基金经理形成契合自己性格和风险偏好的风格。“观棋不语真君子”,他们会帮助基金经理做复盘研究,但不会干预基金经理的正常投资,以避免自己变为基金经理未来成长的天花板。

近8年来,陈戈已经把富国基金带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书写出一份出色的成绩单。

地利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富国基金的565位员工(注:截至2021年6月30日)来自于五湖四海,能融合为一个大家庭,主要得益于22年来逐渐形成的人文地理环境。

这是一家具有浓郁海派文化特色的公司,既有中西合璧的开放与守信,又有海纳百川的大气与平和。

富国基金成立时,公司总部设在北京,2000年迁回上海。公司现在的总部地址位于上海浦东陆家嘴的世纪汇,有三条马路、四条地铁交汇,确是一个车水马龙、气象万千之地。

基金大V望京博格在公号文章“基金公司的‘同城恩怨’”中调侃说,富国的搬迁选址肯定找过高人给筹划过。在陆家嘴国金中心时,富国与同城的汇添富、中欧互成犄角之势,如今则在地图上拉成了一条直线。

从容,独立,不随大流,不扎堆。作为基金“老十家”之一,从第一任总经理李建国创立公司起,富国基金就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李建国是一位有着学者气息的总经理,内敛、严肃,对于法规有着比不少同行更多的敬畏。他对于基金治理有着深刻研究与思考,任职总经理11年,奠定了公司守法合规的基调。

一位证监会官员曾考问媒体:“在2000年基金黑幕中,10家基金公司中只有两家公司没有进行违规交易,是哪两家?”正确的答案是:一家是嘉实,另一家就是富国。

坚守合规的底线,遵循法律的界限,这让富国基金从上到下在待人接物时能保持坦荡。虽然在2008年之前,公司曾因规模排名靠后而受到压力甚至嘲笑,但李建国不苟且、敢坚持的风范至今被行业铭记和尊重。

2008年,富国基金开始了一场动作较大的改革,要求业绩与规模并重,通过全球市场化选聘,聘任原嘉实基金副总窦玉明担任总经理。他担任总经理后,公司加大了在量化投资领域的布局,从海外引进李笑薇担任副总经理,大力发展指数增强基金。

在窦玉明担任总经理期间,富国基金的规模排名由原来的第13位上升到了第9位,达到了董事会的考核要求。但他对一定比例的股权激励诉求没有获得满足,于2013年5月辞职。

2013年,富国基金在销售产品过程中发现,ETF(注: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比较难卖,而自带杠杆的分级基金颇受市场欢迎。从2013年至2015年上半年,公司发行成立了多只分级指数基金。在2015年上半年的杠杆牛市中,分级基金备受投资者追捧,但在股灾爆发后,分级基金进取份额的下折机制给不少投资者带来了较大损失。

在诚实面对自己,总结和反思分级基金问题的基础上,从2016年起,富国基金开始发展Smart Beta指数基金,继续拓展公司指数增强基金的管理能力。现在,公司旗下代表性的指数增强基金有宽基领域的沪深300指数增强、中证500指数增强,以及Smart Beta指数领域的中证红利指数增强、中证医药指数增强等。

指数增强基金在为市场提供交易工具的同时,为投资者通过中长期持有取得更好收益提供了解决方案,是着眼于未来的战略性布局。

天时

凡事皆有定期,万物皆有定时。自古以来,能做出一定成就的人,都具有洞察时势和顺应时势的见识与能力。

价值投资之父生于格雷厄姆生于1894年,他在25岁前经历了多次金融危机,1907年他的妈妈炒股亏光本金,全家生活陷入困顿;1929至1932年,他自己做股票投资亏掉了70%的本金。正是由于生不逢时,格雷厄姆的投资哲学会把按企业清算价值计算的估值和足够的安全边际放在第一位,风格非常保守。

生于1930年的巴菲特在青少年时期没有经历过格雷厄姆的挫折,1956年,在格雷厄姆因担心股价过高而退休时,他开启了独立的投资生涯。在遇到终生搭档芒格后,他突破了偏好低估值的思维框架,开始买进估值合理的高质量公司,创造了长期股票投资的复利效应奇迹。

无论在美股还是A股,一个人的股票投资风格,与他的成长经历、所处时代密切相关。

陈戈在中国大西北长大,辽阔的地域、纯朴的民风,养成了他开放的胸襟。1990年,他考入了上海财经大学,硕士毕业参加工作时,正逢1996年至1997年的A股大牛市,他进入了当时国内最负盛名的君安证券(注:后来与国泰证券合并为国泰君安),很早就开始接触和学习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理念。

在2001年7至2003年10月的熊市中,富国基金虽然经历了较大的业绩压力,但从2003年底起,开始逐步形成偏成长风格的价值投资体系。

目前,富国基金在股票投资方面的整体风格都是偏成长,这一方面来自于近17年来的坚持和沉淀,同时,也是基于对于未来大趋势的分析和判断。

尽管全球形势复杂多变,但中国国力的上升不可阻挡。在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能像中国政府一样,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代表某个阶层或集团的利益;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能像中国政府一样,具有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胸怀和担当。

正是依靠制度优势,国家才能坚持“房住不炒”,促进实体经济的发展,通过反垄断,保证互联网产业的健康,切实把经济发展的目标牢牢定位于改善人民福祉。脱贫攻坚的全面胜利,更是千秋功业,将从长远产生难以估量的巨大生产力。

近20年来,中国的家电、工程机械、光伏、智能汽车等产业已走到世界前列,并在航天航空、生物医药、集成电路等领域保持快速发展势头,前景不可限量。

公司重视人才梯队的建设,尊重和信任年轻员工,给予他们充分的成长空间。以策略部总监、首席策略分析师马全胜为例,他曾任《上海证券报》记者,加入公司后兢兢业业,刻苦坚持,长期为公司投研与渠道间的沟通交流不辞劳苦,成长显著。

少年强则中国强!在富国基金,有很多80后、90后,他们生长于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不仅接受过完整的现代化教育,而且有世界性的眼光,对于自己和国家都有强烈的信心。

为献礼百年华诞,富国基金录制了一首完全由公司年轻员工合唱的《少年》,激情澎湃。

陈戈说:“中国公募基金刚刚23年,现在还属于青春年少,未来还有一个非常高速的成长期。基金行业承担的是信托责任,投资者因为信任才把资产托付给我们,对我们来说,‘管好’是第一位的。在管好的基础上自然会有规模的增长。我们深知,作为受托资产管理人,为百姓管好每一分钱,不仅是积德行善,也是实现个人价值和履行社会责任之所在。”

#理财杂谈
相关阅读
顶流基金经理的调仓“罗生门”,酱香科技凉了?
日常挨骂的“张坤们”,到底冤不冤?
光大健康优加混合今起发行,徐晓杰1只产品近3月业绩跑输同类平均
华泰紫金中证细分食品饮料发起开售,毛甜1只任职产品长跑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