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杂谈〡易方达基金:不断超预期,背后有力量

企业文化要经过员工反复讨论,成为公司日常决策的依据与价值观判断标准。

近10年前的2011年10月9日,易方达基金创始人、总裁叶俊英转任董事长,选择原常务副总裁刘晓艳作为接班人。当时,外界对于这位新任女掌门将把易方达带向何方并不确定。

易方达成立于2001年4月17日,是国内第11家公募基金公司。公司成立后的前10年,在叶俊英的精心设计和领导下,易方达已形成了投研、销售双轮驱动特色,合计管理的非货币公募资产规模达1218.15亿元(注:截至2011年9月30日数据),位居行业第三。当时的前两位分别是华夏和嘉实。

2021年一季度,易方达基金的非货币公募基金月均规模达9277.88亿元,是第二名汇添富5766.55亿元的1.6倍,在全行业遥遥领先。公募基金业23年来,基金公司前两名的差距从未如此巨大。

在与华夏、南方、博时、嘉实等基金“老十家”短兵相接的激烈竞争过程中,公司能同时着眼长远的内在竞争力培养,投入巨资持续进行投研、市场和中后台的系统建设,把专业人员的技术与经验等不断沉淀和积累起来,成为没有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的宝贵无形资产。

为什么是易方达?

争做行业规模第一名,这曾是上一代的基金公司总经理们激烈厮杀的目标。华夏基金的第一任总经理范勇宏、南方基金的第二任总经理高良玉、博时基金的第一任总经理肖风、嘉实基金的第二任总经理赵学军等,这些基金业强人们都曾为坐上行大老大的交椅而孜孜以求,执着程度似乎不亚于金庸笔下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对于争夺天下第一的痴迷。

但是,这些大佬们可能并没有想到,10年之后行业老大的地位会被易方达牢牢握在手中。为什么是易方达?

业界资深人士认为,这与叶俊英在筹建公司时,就坚持选择均分股权结构,以保证公司治理有密切关系。成立之初,易方达有广东证券、广发证券、广东粤财信托、天津信托、重庆国际信托、天津北方国际信托等6家股东,各占1/6的股份。其后,公司股东虽然几经变动,但一直保持分散与均衡的股权结构。

事实证明,分散与均衡的股权结构,既可以避免大股东干预公司日常经营,又可以防止内部人控制,是一种比较良好的治理结构。2019年底,易方达成功实现员工股权激励,6家合伙企业合计持股9.39%,有185名员工参与。

此外,扶上马,送一程,在各大基金公司总经理的新老交替过程中,像易方达一样历经风浪完美过度的案例,也十分稀少。

2016年4月30日,叶俊英卸任董事长,由在业界享有很高声望的原全国社保基金证券投资部主任詹余引接任。此时,易方达的非货币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已达2436亿元(注:截至2016年3月31日数据),位列全行业第一。

公司董事长更换之际,刘晓艳说,在过去15年里,叶俊英一直是易方达基金的“领路人”。她同时非常欢迎詹余引加盟公司,他在资产管理行业的经验和视野将给易方达未来的发展注入新的能量。

在叶俊英携公司原副总裁肖坚转身私募股权投资后,2016年8月27日,公司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吴欣荣晋升副总经理,现任常务副总裁。吴欣荣于1975年出生,本硕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专业,于2001年2月5日加入尚在筹建中的易方达,自2004年起担任基金经理。

自此至今,由詹余引、刘晓艳、马骏、吴欣荣等组成的核心高管团队一直保持稳定。

两任掌门人的企业文化传承

叶俊英于1963年9月出生,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持有武汉大学国际经济法硕士、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对于易方达的贡献不仅体现在对于公司治理的设计与坚持,而且体现在他对公司文化的塑造。

他不苟言笑,外表严肃,以至很多员工都比较怕他,但他对于年轻员工的强烈同理心和深切关心却远非同行可比,以至易方达上下至今对他念念不忘。

易方达很早就开办公司食堂和员工宿舍。易方达副总经理、与张坤和萧楠并称为易方达“三剑客”之一的陈皓,于2007年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加入公司。在成名多年之后,他仍深有感触地回忆说:“刚开始从学校毕业到易方达以后,广州总部就有食堂、宿舍和班车等,你不需要考虑工作以外的任何问题,公司大部分都帮你解决了。”

不需要为一日三餐烦心,不用担心吃到地沟油,也不用担心被房东赶来赶去,能够有幸加入易方达的年轻员工们从入职之日起,就能感受到公司的满满关爱,以及能够有尊严地生活的自豪感,从而可以心无旁骛地全身心投入工作。

在管理上,叶俊英推崇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讲究知人善任,充分授权。他用人不拘一格,擅长在实战中发现人才和培养人才。2004年,他把公司原市场拓展部副总经理张南调到监察部,把公司原督察长刘晓艳调到市场部,就是十分成功的得意之作。张南曾任广东省经委副处长,博学而严谨,于2001年10月加入易方达,自2004年底起担任公司督察长至今,对于易方达的合规体系建设居功至伟。

难能可贵的是,尽管叶俊英已离职董事长五年,但公司上下仍对他充满敬佩与感恩。当10年前那些为争夺行业第一的“基金老十家”们,后来在总经理更换前后闹得一地鸡毛的时候,叶俊英的远见、胸怀、大局观与责任感更显无比珍贵。

如今,范勇宏、高良玉、肖风等公募基金业的昔日大佬们,早已凭借亿万身家跻身上流圈层,或闲云野鹤,或仍在奋斗,都是社会上少有的成功人士。但是,人心又自有一杆秤,若论他们在各自曾经任职公司现在员工心目中的份量,恐怕都难望叶俊英的项背。

“见素抱朴”,叶俊英最推崇老子《道德经》上的这四个字,意思是崇尚自然,简单朴素。在担任总经理期间,他提出“持信、抱朴、存谐、笃进”的企业精神,已成为易方达企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晓艳籍贯湖北,出身于教师家庭,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从武汉大学经济系本科毕业后,曾在在一所中专学校任教两年,90年代初考回武汉大学经济学研究生。硕士毕业后,她先到北京,但很快南下广州,在广发证券找到了一份工作。后来广发证券筹建咨询公司,她就到了咨询公司,编辑广发快讯和《沪深股票资料》等。2000年,她参与筹建易方达基金,公司成立后任督察长。

2003年,她协助市场人员做江苏省区域的销售,取得超出公司预期的效果,显示了超强的业务能力,叶俊英把她从后台调到了前台。当被问及为什么她能把销售做得很出色时,她说:“我的组织能力可能比较强。”

刘晓艳对于工作具有火一般的热情,以及强烈的担当精神。在2004年至2011年,刘晓艳一直以擅长基金销售闻名,业界有“南晓艳,北道滨”之称(注:北道滨指原嘉实基金副总、现中银基金总经理李道滨),以至大多数人对她在广发证券工作期间比较熟悉投研知之甚少。

刘晓艳接任总经理以来,公司对于企业文化建设的重视一如既往。企业文化要经过各个业务条线员工的持续讨论,不断进化,并不是由总经理一个人确定。企业文化不是用来做宣传,而是成为公司日常决策的依据与价值观判断标准。例如,“客户利益至上”的价值观就是由一位基金经理提出并予以坚持的结果。

她自2011年10月9日接任总经理以来,易方达的投研体系继续保持着良好传承。她对于投研的专业理解,以及善于与人沟通的亲和力,成为公司投研体系继往开来的保障。

“充分尊重和关心个人,有温度有情义;强调人是公司的核心资产,激发人的主动性、创造性,并营造平等、民主、坦诚、透明、辩论、信任、合作、团结、合谐的内部氛围。”易方达的人本主义管理理念不仅是写在文字上,而且能切实体现到公司日常决策与管理的过程中。

投研体系继往开来

易方达的投研体系由前明星基金经理江作良创立,主要从基本面出发,采用团队投资方式。江作良,1966年4月生,广东信宜人,1993年12月至2001年3月,他在广发证券工作,曾任投资自营部总经理。2001年4月,他加盟易方达基金,历任投资总监、副总裁,在2004年12月至2007年4月担任证监会发审委委员。

2000年,他曾参与立立电子的股权投资,为第二大股东。2008年6月20日,在立立电子(注:因涉嫌资产二次上市,在完成首发募资后被紧急中止)IPO过程中,他为了回避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同时为了消除公众疑虑,辞去副总裁和投资总监职务。

2007年3月,在鱼跃医疗IPO前,他曾借他人名义突击入股,最终获利1.03亿元。2019年,证监会作出没收1.03亿元违法所得,并处以1.03亿元罚款的决定。同时,对他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江作良不服处罚,提起行政诉讼。2020年至2021年,北京中院、高院分别经过一审、二审,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

刘晓艳接棒总裁之后,2012年,公司先后提拔了一批副总裁,包括原专户首席投资官肖坚、原公募首席投资官陈志民、原市场总监陈彤等。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布局。

但是,巨大的挑战也不期而至。2013年12月16日,副总裁陈志民“因个人健康原因提出辞职”。辞职后的陈志民就处于失联状态,市场传出其跑路或被控制,而监管层则三缄其口。2014年11月28日,陈志民从香港入境主动投案,2016年,广东法院经过一审、二审,陈志民因“老鼠仓案”涉案成交金额18.84亿元,获刑4年。

在重大危机面前,得益于公司管理层的高超驾驭,更得益于广大持有人的厚爱与信任,易方达有惊无险,把事件对公司的影响降低到了最低程度。

2012年9月28日,易方达的投研系统进行了一次引人注目的调整,成为公司 “三剑客”的诞生日:易方达中小盘的基金经理助理张坤升任基金经理,原基金经理何云峰卸任;易方达平稳增长的基金经理助理陈皓升任基金经理,原基金经理侯清濯回炉重任研究部资深研究员;易方达消费的基金经理助理萧楠升任基金经理,与刘芳洁共同管理该基金。

如今,张坤、陈皓、萧楠都已名震江湖,其中,张坤则是国内首位合计管理权益类资产超过千亿元的公募基金经理。公司现拥有一支220多人的投研团队,并有20年来从未中断过的投研文化积淀,可谓兵强马壮。

据悉,对于近10年来公司的表现,叶俊英的评价是“不断超预期”。作为总资产规模超过2.3万亿元的基金公司掌门人,刘晓艳深知厚德载物的道理。虽然性别与性格不同,但与叶俊英推崇“见素抱朴”类似,她追求“持拙守正”,并且对于中国佛教文化中的慈悲精神有着真诚的尊敬和向往。

她说:“面对百年变局,我们要有赤子之心,愿意保持最真诚的善意,最彻底的坦荡,并用更高的道德标准,更严苛的规范要求去做。”(祁和忠)

#理财杂谈
相关阅读
兴证全球董承非现身调研暂未“奔私”,继任者能否扭转两基金颓势?
产业供需两旺!专研集成电路相关领域的绩优基金经理出手了!
ETF玩出新花样!四只指数增强ETF挟三大优势来袭
顶流基金经理的调仓“罗生门”,酱香科技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