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费难”成顽疾,教培市场催生“代退费”灰色产业链

日前,虽然各地相关部门为治理教育培训退费难问题出台了一些规定,但在一些投诉平台上,投诉相关问题的声音仍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围绕解决退费问题催生出“代退费”这一灰色地带。

文|北青网 王麒

日前,虽然各地相关部门为治理教育培训退费难问题出台了一些规定,但在一些投诉平台上,投诉相关问题的声音仍不绝于耳。与此同时,围绕解决退费问题催生出“代退费”这一灰色地带。一些人打着帮别人办理退费的旗号收取一定费用,而这背后的途径和手段却未必“阳光”。此前也曾出现过保险和手机行业等代退费引发的问题,对此专家指出,代退费这一操作模式存在隐患,消费者要谨慎对待。

政策出台整治行业顽疾,根治“退费难”问题仍需时日

对于教育行业消费者来说,“退费难”一直是让大家感到头疼的问题。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在线教育电商消费投诉数据与典型案例报告》统计,退款问题、霸王条款、虚假宣传仍是消费投诉的主要问题,其中退款问题占全年投诉总量的一半以上,达52.44%。

前不久北京、广州、上海等地纷纷出台有关校外培训机构预付费管理政策,对校外机构的资金流、退费等方面进行监管。以北京为例,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四部门发布了《北京市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管理办法(试行)》,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学费及退费有了明确要求,其中第十条规定学员在课程开始前提出退费的,机构原则上在 5 日内按原渠道一次性退还所有费用。若学员在课程开始后提出退费要求的,应按已完成课时的比例扣除相应费用,其余费用原则上在 15 日内按原渠道一次性退还------

虽然各地出台了相关规定但有关“退费难”的声音仍不绝于耳。6月6日,看信阳网接到市民投诉,反映最强大脑培训机构师资力量只有一个老态度蛮横,拒不退报名费。该培训的报名费是每人3680元,70多人报了名。

在黑猫投诉上,李女士(化名)在政策出台一周后投诉某教育科技公司收了她为期六个月的网课费用总计12880元,她只学了九天便提出退费,但对方不给退费,说合同签了就不退费。

还有一位王女士(化名)今年3月在某成人教育机构报了总价一万五千元的课程,当发现该课程不适合自己后提出退费,该机构却以超过7天不允许退费为由不给办理。王女士抱怨说,自从联系机构说准备退费后,找班主任联系不上,原来报课的老师说没有权限,客服打电话的态度也非常强硬,就说7天后不给退款,和报课时的态度反差很大。在有关预付费的新规出台后该问题还未得到解决,由此可见退费难的问题彻底根治仍需时日。

代退费灰色产业链应运而生,根据不同模式收取不同费用 

由于退费难的问题难以得到根治,市场上应运而生出一种“代退费”服务。现如今在贴吧闲鱼论坛等平台,都可以看到类似的广告。

在闲鱼上笔者搜索“代退费”三个字,发现出现了百十来条相关信息。它们的内容大同小异,声称“服务期内当天出方案、不用担心退不了只要在服务期内皆可退”等。当你添加了这些“代退费”者开始咨询后,他们会告诉你具体的收费标准和操作流程等。

笔者在百度贴吧内进行搜索,看到有针对机构的专门站点,有人在站内分享退费经验,说是互帮互助进行退费;除此大部分都是有偿代退费的广告,与闲鱼中的情况基本相同。笔者尝试以消费者身份进行咨询,被告之不需要通过法律程序,退费流程由对方全权代理,三天内即可到账。

据笔者观察,“代退费”有两种模式,即“全托退款”和“半托退款”。其中,“全托退款”一般需要缴纳一定的代理费,此后由代办者全权负责,从沟通到退款结束的全部流程都由其一手操办,不需要消费者介入。

而“半托退款”缴纳的代理费要比“全托退款”少些,其中自己还需要接打3-4个电话,代办者会一对一辅导沟通的话术,此外代办者需要的一些信息也需要提供。“半托退款”相较于“全托退款”更麻烦一些,需要消费者自己做的事会多一些。据编者观察,许多消费者选择的都是“全托退款”。

报名机构专升本课程的马先生(化名)上完几节课后由于时间和工作原因想要办理退款但机构对于退款之事一拖再拖马先生便通过代退费服务进行退费。他选择的是全托退款模式,最后根据退费总金额比例向代退费人员缴纳六百元服务费

某平台上的代退费人员开始向笔者表示走法律诉讼协商可以帮助解决退费问题,但自己不是律师,后来又说只需提供订单服务截图便可进行退费无论是半托还是全托,费用百分之百都能退回来。可见,代退费模式背后仍存在着一定的“暗箱操作”。

 “代理退费”存在个人信息泄漏等风险

其实代退费问题并不只出现在教育培训领域,早年就曾出现过“保险代退费”骗局以及“苹果”代退费事件轰动一时的苹果代理退费事件中,金华一名90后利用App Store恶意退款案告破,涉案人员在半年内作案数十次,非法获利近万元。浙江省靖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汇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部分网友以牟利为目的招引客人、招收代理,形成有组织、有规划的产业链的行为,可能以诈骗罪或盗窃罪定性。有些用户因贪求小利,选择委托代退人员进行退款操作。殊不知,代退操作并非万无一失,用户很可能因账户行为异常被封禁,甚至被不法商贩骗取手续费、泄露个人信息。

有文章指出,“退费黑产”在损害企业利益的同时,也严重危害消费者合法权益,从保险消费者的角度考虑,如果委托不法分子进行“代理退费”,很可能会遭遇风险。比如一些从事“代理退费”的个人或团体打着“维权”幌子获取消费者信任,并与消费者签订所谓的“代理维权服务协议”,要求消费者提供身份证、银行卡、联系方式等涉及消费者隐私的敏感信息,造成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等。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