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恩教育:转型之痛何时能止?

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中,洪恩教育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日前,洪恩教育公布了2021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这是其自2020年10月上市以来的首份季报。数据不乏亮眼之处,但也蕴含了许多不确定性。

净利润扭亏为盈,用户规模增长近三成

2021财年Q1洪恩教育实现营收2.2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800万元增长190.6%;净利润为710万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则为160万元,实现扭亏为盈。其盈利主要归因于用户规模的扩大,及线下业务的恢复。

纵观洪恩教育近三年的收入变化,明显呈上升趋势;但其在利润上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营收1.32亿元,2019年同比增长65.8%至2.19亿元;2020年实现营收5.32亿元,大涨143.3%。2018-2020年,其分别实现净亏损1760万元、2.76亿元、3750万元。

用户规模方面,洪恩教育2021财年Q1平均月度活跃用户数(MAU)为1612万,较去年同期的819万增长96.8%。一季度付费用户数达168万,较去年同期的132万增长27.3%。

分版块来看,报告期内洪恩教育的学习服务收入为1.919亿元,同比增长232.7%、占总收入比重达84.65%。学习材料及设备收入为3480万元,同比增长71.2%、占总收入比重为15.35%。

由此可见,学习服务已成洪恩教育无可替代的主营业务。对比来看,2019财年Q4洪恩教育旗下学习材料及设备收入占当季总营收比重约51%。但到了2020财年同期,该项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重已不足两成;与此同时学习服务收入却一跃增至4.3亿元,占比超八成。

放大到年度来看,2018年学习服务营收0.22亿元,占比近17%;2019年同比增长386%至1.07亿元,占营收比重已近一半;2020年更是达到4.31亿元,占营收比重超八成。

2021财年Q1洪恩教育实现毛利1.613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增长211.8%;毛利率为71.1%,去年同期为66.3%。洪恩教育表示,其毛利率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毛利率较高的学习服务业务的增长。

支出方面,洪恩教育一季度实现营业成本6540万元,同比增长148.9%。“三费”总计约1.58亿元,同比增长190.5%。其中,研发费用为8210万元,同比增长149.1%;销售和市场费用达5290万元,同比增长237.2%;一般和行政费用为2260万元,同比增长302.9%。

针对销售费用大幅增长的原因,洪恩教育表示主要系公司上市后战略性地加强品牌推广和市场投入,并相应增加了广告、推广费用以及员工薪酬相关费用所致。管理费用的增长,则主要由于员工薪酬相关费用及专业费用增加所致。

截至2021年3月31日,洪恩教育递延收入和预收账款为3.18亿元,相较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的2.69亿元上涨18.22%。截至2021年3月31日,其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8.415亿元;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这一数字为8.617亿元。

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尽管洪恩教育本季度的业绩不乏亮眼之处,但不得不承认,随着政策收紧,其未来蒙上了一层充满不确定性的阴影。

洪恩教育成立于1996年,旗下业务主要包括儿童教育电子产品、金牌数字内容和儿童素质教育机构的研发;其曾推出中国首个电脑学习软件《开天辟地》。1997年,洪恩教育开始进军成人英语业务。

2001年该公司转换战场,发力幼儿教育;并于2016年赶上在线教育浪潮,研发儿童线上教育APP。产品包括洪恩识字、洪恩语文、洪恩英语、洪恩数学等,主要为3-8岁儿童提供教育产品和服务。

2019年洪恩教育完成了线上线下业务的整合,为家长和机构提供线上内容+线下硬件的整合服务。截至目前,洪恩教育的APP产品涵盖洪恩识字、洪恩儿童英语、洪恩拼音拼读、洪恩数学、洪恩双语绘本及洪恩故事等。纸质及电子版学习材料和智能学习设备,覆盖包括文学及阅读、英语、数学及逻辑思维、国学、音乐和绘画等在内的多个学科。

然而,彼时的热门赛道,如今正变得阴云密布。

2021年4月9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着重强调:要落实国家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5月11日,教育部发布《学前、小学、中学等不同学段近视防控指引》。建议0-3岁幼儿禁用手机、电脑等视屏类电子产品,学龄前幼儿不宜读写。避免过早施加学习压力,要主动远离幼儿园小学化倾向。

另外,自6月1日起,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其中明确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这对启蒙业务寄予厚望的洪恩教育而言无疑是一记“重拳”。与此同时,洪恩教育采用的游戏化模式以及动画音效展示的“寓教于乐”形式,听起来主要是为了吸引儿童关注、激发学习兴趣。但数字化产品向低幼年龄段延伸的同时,也出现了相应的问题——游戏化教育模式如何才算适度?尚且没有一个明确界限。教育与游戏化如何平衡,成了关键所在。

同时,作为电子启蒙教育产品的提供商,洪恩教育的产品进入当下的市场必然将受到限制。对此,洪恩教育也做出了一些相应的调整,相关学习类软件也有更名及拓科动作。安卓应用商城显示,6月1日洪恩数学APP更名为洪恩思维、洪恩英语APP更名为洪恩ABC。

另外,除语数英产品外,洪恩教育正尝试向素质教育的方向拓科。洪恩教育CEO戴鹏在一季度财报中表示,公司将于今年夏天推出新产品——“宇宙十万问”,该产品是以动画和视频内容讲解STEM相关知识。

但面对当下的巨大不确定性,洪恩教育的转型与拓科,恐怕都要“带着镣铐跳舞”。

相关阅读
洪恩教育一季度净利润710万,同比扭亏为盈
两年股权激励超3亿,这家公司为何如此土豪?丨蓝鲸观察
洪恩教育2020年营收5.32亿元,净亏损收窄86.39%
洪恩教育第三季度净利润1060万元,同比增长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