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平线,这只独角兽被疯抢:估值320亿

地平线火爆融资景象只是一抹缩影——自动驾驶,正在批量诞生独角兽。

文|投资界PEdaily 刘博 刘全 李彤炜

又一只自动驾驶独角兽呼啸而来。

投资界独家获悉,汽车智能芯片创业公司地平线已完成高达15亿美元大C轮融资,投后估值高达50亿美元。这一次,地平线融资从C1轮到至少C7轮,集结了一支史上最强的VC/PE和产业资本队伍。

“第一次听说竟然还有C7轮。”参与地平线大C轮融资的某合伙人感慨。同时踏在芯片和自动驾驶两大风口上,创始人余凯率领地平线一骑绝尘。这一次融资争抢激烈程度是创投圈历年罕见,以C6轮融更甚。投资界独家核实,这一轮融资金额超过了3亿美元,涌入上百家机构,最终黄浦江资本、君联资本等进入。

地平线火爆融资景象只是一抹缩影。眼下,自动驾驶赛道大爆发,正在批量诞生独角兽——小马智行、文远知行、滴滴自动驾驶、Momenta.....一笔笔融资密集出炉,目不暇接。一级市场杀疯了,大家在争抢最后的门票。

这只独角兽抢疯了,一举融了近百亿,估值涨至320亿

这一次,地平线融资引发VC/PE圈空前关注,从C1轮到至少C7轮,轮次之多堪称罕见,投资方阵容也是豪华壮观。

正如某位投资人感叹,“这一轮已经不是靠抢就能进,企业对投资方要求很高”。到了后面,纯金融资本很难进,“能投进去就赢了”。

而北京某知名VC机构透露,早在今年4月就完成对地平线的投资,“一直在等待公司方面正式官宣”。事实上,地平线从去年就开始启动C轮融资,排队入场的投资方队伍,浩浩荡荡——

C1轮——地平线获得1.5亿美金融资,由五源资本、高瓴创投、今日资本联合领投,参投方还有国泰君安国际、Neumann Advisors和KTB等。

C2轮——地平线获4亿美金融资,由Baillie Gifford、云锋基金、CPE源峰、宁德时代联合领投;Aspex思柏投资,CloudAlpha Tech Fund,和暄资本,Neumann Advisors,日本ORIX集团,山东高速资本,英才元资本,元钛长青基金和中信建投等参投。

C3轮——地平线获3.5亿美金融资,国投招商、中金资本旗下基金、众为资本等入局;比亚迪、长城汽车、长江汽车电子、东风资产、舜宇光学、星宇股份等加持;渤海创富、民生股权基金、上海人工智能产业基金、首钢基金、朱雀投资等联合参投。

C4轮——地平线获得众为资本、中金佳成、舜宇光学、比亚迪、中源基金等投资;

C5轮——未透露;

C6轮——地平线获得超3亿美元融资,黄浦江资本、君联资本等机构进入;

C7轮——地平线获得韦尔股份、京东方等产业资本投资。

梳理地平线大C轮融资,目前已公布的投资机构数量就已经超35家,尚未公布的投资方数量同样庞大,几乎囊括了市场上大部分活跃的专业机构和产业资本,这一轮融资金额已经远远超过大多数知名公司的IPO,估值也涨至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0亿元)。

出身百度,学霸创业6年,现在离IPO不远了

地平线这只如此凶猛的独角兽,背后是一位低调的掌舵者——余凯。

1994年,余凯被保送至南京大学电子科学与工程学系,自此便对人工智能和神经网络非常痴迷。期间,他已经尝试用神经网络来研究语音系统的处理。硕士毕业后,他选择出国深造来到慕尼黑大学,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可以说,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学霸。

翻看余凯的工作履历,同样十分亮眼。博士毕业后,他先后在微软亚洲研究院、西门子公司和美国NEC研究院工作。2012年4月,已在旅美计算机学者圈小有名气的余凯,决定回国加盟百度。新成立的百度多媒体部交到了余凯手上。此后,余凯又负责组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并担任常务副院长,而院长正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

彼时,已经在人工智能领域钻研了20年的余凯,所研究方向一直都是机器学习,所从事的也是软件领域,从未与芯片产生过交集。直至2015年,余凯有了新的思考。他认为要真正实现人工智能的普惠,应该更激进一点,为人工智能设计专门的芯片。

那一年7月,39岁的余凯决定离开百度投身创业,地平线由此诞生。有着极大抱负的余凯认为做就要做最难的,所以地平线从成立之初,研究方向就聚焦于芯片细分领域中最难的车规级芯片。“地平线所从事的领域很难,但竞争就没有那么激烈,身边的同行者并不多,这也是我们一贯以之的思考方式,坚持长期主义,挑难的事情做。”余凯曾回忆。

作为一个芯片门外汉,余凯与地平线的创业之路所面临的的挑战是显而易见的。经历了两年多时间,2017年底地平线正式发布了征程(Journey)1.0处理器。紧接着,地平线在2019年推出了中国第一款车规级的汽车智能芯片征程2,并实现了规模化量产。

2020年9月份,地平线又发布了汽车智能芯片征程3,2021款理想ONE便使用了两颗最新款征程3芯片,也是该芯片的首次量产上车,这在芯片荒席卷汽车产业的背景下一度引发轰动。

今年5月,地平线第三代车规级产品,面向 L4 高等级自动驾驶的大算力征程 5 系列芯片宣布流片成功。征程5的诞生,被视为自动驾驶芯片领域划时代的象征。该芯片具备高达 96 TOPS的人工智能算力,同时支持 16 路摄像头感知计算。在业内看来,征程5的性能已经超越目前世界最领先的量产自动驾驶芯片特斯拉FSD,意义非凡。

身处汽车芯片荒,又踩着自动驾驶爆发的风口,地平线炙手可热。作为中国车规级AI芯片的龙头企业,地平线实现了中国首个车载商用AI芯片的前装量产,且获得多家知名车企、Tier1的前装定点项目与战略合作,在技术和商业上持续构建竞争优势。这或许也是一众VC/PE机构挤爆头也要投的原因。

正如投资方预测,随着征程5系列芯片发布,地平线估值势必又迎来一轮暴涨。显然,已成长为一只庞然大物的地平线,距离成为“自动驾驶芯片第一股”只剩时间问题了。

自动驾驶大爆发,正批量生产独角兽:“再不上车,就晚了”

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地平线的融资只是一抹缩影。2021上半年,一笔笔巨额融资相继诞生,自动驾驶成为了最吸金的赛道,这里正在批量诞生独角兽。

其中,禾赛科技刚完成一笔近20亿元的融资,由高瓴创投、小米集团、美团和CPE源峰领投,华泰美元基金、老股东光速中国、启明创投等持续跟投。这只激光雷达独角兽背后,是三位85后学霸校友——2014年回国创业,他们将目光瞄向了一个万亿级市场——自动驾驶激光雷达。目前禾赛科技激光雷达系列产品在市场获得极高占有率,客户也遍布了23个国家和70多个城市。

而滴滴自动驾驶也来势汹汹,据传即将完成新一轮超3亿美元融资。同时,另一家独角兽文远知行今年5月初又宣布完成数亿美元C轮融资,投后估值为33亿美元。本轮多家新VC进场,包括IDG资本、和创投资、基石资本、Cypress Star、云九资本、K3 Ventures等。老股东CMC资本、启明创投、瓴峰资本等继续参投。文远知行掌舵者同样是百度系创业者,即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

今年3月19日,Momenta宣布完成C轮总计5亿美元融资,领投方上汽集团以及丰田、博世,其他投资方包括淡马锡、云峰基金、梅赛德斯-奔驰、GGV纪源资本、顺为资本、腾讯和凯辉基金等。Momenta创始人曹旭毕业于清华大学,此前曾任职于微软亚洲研究院和商汤,于2016年9月创立Momenta。

更早之前,今年2月小马智行拿下丰田4亿美元投资,最新投后估值超50亿美元。站在小马智行背后,是一群出身百度的技术大牛:CEO彭军曾担任百度自动驾驶部门首席架构师;CTO楼天城则是百度历史上最年轻的T10工程师。

毋庸置疑,2021年已成为自动驾驶行业爆发的一年。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至今,在自动驾驶领域已发生近20笔融资,总额超过百亿元人民币。而站在背后的投资方,既有首次投资自动驾驶领域的国家队,也有进行战略布局的企业巨头,还有低调出手的互联网大厂。当然,一众知名VC/PE机构更不会缺席。

为何大家都涌入自动驾驶赛道?在青松基金看来,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赛道,“自动驾驶需要用到大量的AI,同时自动驾驶汽车也是四轮移动的自动化机器人,所以自动驾驶是AI、机器人这两个代表未来的大趋势的交叉点,其战略价值不言而喻。”目前,这个行业正处于大爆发前夜。

正如某自动驾驶创始人在一次演讲中表示,汽车在未来扮演的角色有很多,它将是除房子之外的必需品,它是移动的房子、办公区、电影院,是给人类带来具有私密性情感体验的场域。也正因如此,许多投资人本着宁可投错,不能错过的原则,所以最近一级市场的资金疯狂涌入。

有狂热必然会泛起泡沫。经纬中国坦言,万亿级别的市场在初期肯定会都有泡沫。任何需要大量前期投资才能孵化出来的大赛道,都需要有适当的泡沫,否则创业公司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中国也就坐失了这个重要的战略级赛道,但泡沫也要适度,就像全是泡沫的啤酒也没法喝下去。

眼下,自动驾驶历史车轮滚滚而来,还带来一场席卷整个VC/PE圈的焦虑:再不上车,就晚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企业互动学习平台“UMU”获亿元C2轮融资,五源资本投资
老股东救瑞幸,各有各的算盘
不计代价,抓住那只新消费独角兽
在线教育融资2020:除了资本青睐的独角兽,仅剩沉默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