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酒协出手清理贴牌背后:酱酒市场乱象丛生,仁怀一年新增酒企超3647家

在本轮酱香热下,业内外大量资本涌入遵义,随着现在的柔性生产,200件酒起订,门槛过低,就会导致贴牌者出现浑水摸鱼的现象:产品未经审核检验上市、包装剽窃或制作假酒、虚假宣传等,这样的产品流向市场轻则影响消费者对整个酱香产区非大品牌产品的信任度,重则出现食品安全、违法宣传、虚假宣传等违规违法现象,对整个产区和酿酒企业的发展存在着不可估量的潜在威胁。

遵义市酒业协会、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布通告,仁怀贴牌酒产品将进入清理倒计时。

自去年以来,酱酒热持续攀升,酱酒行业乱象也逐步呈现。

业内人士指出,在本轮酱香热下,业内外大量资本涌入遵义,随着现在的柔性生产,门槛过低,就会导致贴牌者出现浑水摸鱼的现象:产品未经审核检验上市、包装剽窃或制作假酒、虚假宣传等,这样的产品流向市场轻则影响消费者对整个酱香产区非大品牌产品的信任度,重则出现食品安全、违法宣传、虚假宣传等,对整个产区和酿酒企业的发展存在着不可估量的潜在威胁。仁怀酒协的举措意在能够通过行业协会的力量,促合遵义的酒类生产企业有意识去对贴牌产品进行规范化管理,尽量规避法律风险带来的危机,借助有序贴牌的方式实现市场和企业的破局发展。

贴牌酒预全面清理

5月28日,遵义市酒业协会、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布通告,根据市委、市人民政府的统一安排部署,严禁生产销售各类不规范定制(贴牌)产品。截至2021年5月31日前,各酒类生产企业对所有定制(贴牌)产品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凡生产包装有各类不规范产品及包装物自行销毁。

此外,自2021年6月1日起,所有酒类生产企业的各种定制(贴牌)酒必须向市酒业协会进行实物报备,报备资料含瓶形、商标、包装物、宣传画册等,委托生产方属经营性质的公司,需提供对方营业执照,属单位或企业的,需提供对方组织机构代码,属个人行为的,需提供对方住址及身份证号码。审查合格后,由市酒业协会出具批准书方能生产销售。

对于此次清理行为的初衷,仁怀市酒业协会表示,随着白酒行业生产销售的恢复和向好发展,酱酒热正在全国白酒市场逐步形成,各种形式的定制(贴牌)酒也不断涌现,带动了白酒销售市场的持续升温,但由于少数生产企业对定制(贴牌)产品审查把关不严,从中也产生了一些乱象,有的甚至触及到国家利益和安全。

举酱品牌服务机构副总经理、酱香白酒营销专家刘亚伟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遵义市酒业协会的这则通告,是推动仁怀酱香企业在本轮酱香热中良性崛起的重要举措。仁怀酒协的举措意在能够通过行业协会的力量,促合遵义的酒类生产企业有意识去对贴牌产品进行规范化管理,尽量规避法律风险带来的危机,借助有序贴牌的方式实现市场和企业的破局发展。

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对蓝鲸财经记者进一步指出,仁怀酒协的通知属于建立贴牌登记制度,最大的意义在于出了事情便于追责,从政府行业层面的引导,但是仁怀市酒协并不是监管机构,能否介入以及是否需要介入到企业管理层面,有待商榷。

酱酒乱象丛生

自去年以来,酱酒热持续攀升。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在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实现20%以上增长的同时,以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2020年,有行业人士预测酱酒的需求将增加40%以上,与此同时酱酒价格将上涨20%以上。

唾手可及的高利润,吸引大量企业前来掘金,截至5月30日,蓝鲸记者在天眼查专业版以“酒业”二字搜索在贵州省仁怀市新设的公司,成立时间在1年之内的公司就达3647家。

蜂拥而至的淘金者,也使得酱酒行业乱象丛生,其中贴牌产品成为重灾区。

贴牌OEM,即企业下订单,由酒厂提供品牌与资质进行代工,这也是一些小型资本或企业快速进入酱酒行业的打开方式。这也是茅台镇茅台镇大多数中小酒企的生存方式。

蓝鲸财经记者联系到贵州仁怀一家贴牌企业,据对方介绍,可以提供的酒水价格根据不同的生产工艺有所不同,如坤沙酒与茅台飞天口感可以达到八成相似,50箱起订,价格为每斤300元,碎沙酒价格每斤大概为百元,串沙酒价格每斤则为50元左右,根据起订量价格上下浮动。外包装由对方设计,也可以根据需求定制,“可以用与飞天相似的瓶体和包装,要更便宜。”

据贴牌企业介绍,仅茅台镇生产的酒企便有1900多家,酒业相关的企业大概有3000多家。产品价格基本都是差不多的,主要是看企业信誉。确实也存在以次充好的问题,比如定制的是坤沙产品,灌装的时候使用的确是低端的串沙产品,一里一外客户就亏了不少钱。

蔡学飞认为,茅台镇整体酱酒企业的发展模式还是非常原始的,纯粹是以价格为导向的竞争,短期内看酱酒发展顺利时,贴牌这种会给当地带来客观的收益。但是由于企业管理混乱,产品品质层次不齐,一旦行业发展放缓,就会出现大量的低价低质等内耗行为,进而影响整个产区的品牌形象。

行业亟待规范

蓝鲸财经记者在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了解到,协会近年对于引导酱酒健康发展、整肃行业发展作为多重努力。

去年6月,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布通知,表示要大力整治“串酒”行为,紧接着,仁怀市相关部门发布《仁怀市整治生产串酒乱象工作文案》,严查严控串酒行为。

今年4月,为打击打击遵义市酱香型白酒“年份酒”乱象,《遵义酱香型白酒“年份酒”》团体标准立项正式获批。该标准将从基础定义、生产要求、感官要求、理化指标等各个方面规定遵义市酱香型白酒 “年份酒”体系,其中包括产品定义、分类、原料生产经营要求、产品质量标准、实验方法、检验规则及标志、标签、包装、贮藏、运输等各方面。

近期,仁怀市酒业协会连续发布规范市场秩序的通告。5月初发布的杜绝和抵制借庆祝名义从事商业炒作牟利行为的倡议书中,仁怀市酒业协会还提出,杜绝营销宣传种类伪造“勋章”“奖章”“纪念章”“纪念币”“纪念钞”“纪念邮票”“纪念酒”等物品;更要杜绝营销各类宣称“特供”“专供”或变相宣称“特供”“专供”物品。

刘亚伟指出,在本轮酱香热下,业内外大量资本涌入遵义,随着现在的柔性生产,200件酒起订,门槛过低,就会导致贴牌者出现浑水摸鱼的现象:产品未经审核检验上市、包装剽窃或制作假酒、虚假宣传等,这样的产品流向市场轻则影响消费者对整个酱香产区非大品牌产品的信任度,重则出现食品安全、违法宣传、虚假宣传等,对整个产区和酿酒企业的发展存在着不可估量的潜在威胁。遵义的酱酒生产企业大多只具有酿造能力,不具有营销能力,酱香热下贴牌生产是酒企撬动资本杠杆、快速发展的重要方式,若希望企业能够稳健前行,最好还是明确企业核心文化,在核心文化下做贴牌产品,做好不同级别基础酒与相应产品的定价管理,能够在自己尚且无力打造自有品牌时,获得贴牌生产在现金打款外反哺于厂家品牌的红利。

 

相关阅读
白酒端午“旺季”消失了?
茅台股东大会的8个“关键词”和高卫东的“潜台词”
茅台股东大会召开:宣布审慎扩产,留给次高端的空间又来了?
茅台股东大会:今年茅台酒产能可达到5.53万吨,增产扩能正在全方位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