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鲸评论丨什么才是监管想要的基金创新?

所谓真创新,就是切实从投资者利益出发,坚持去做大多数同行较难做到的事情。而伪创新则是从扩大自身管理规模或多收管理费出发,不惜损害投资者利益的做法。

2021年的春节前,我撰写了一篇标题为《基金业“大跃进”式发展,已积聚过高风险》的评论,发表在蓝鲸财经APP和蓝鲸新财富公号上。

在春节长假结束后,重新开市的A股市场很快向下调整,严重的结构化泡沫风险爆发,很多基金投资者出现较大亏损,此前大量跑步入场的90后新基民甚至不得不含泪断舍离,在闲鱼上甩卖心爱的物品以救急,让人既心痛又心酸。

其实,我之所以在文章的开头就讲三个多月前的评论,并不敢有任何夸耀或表功。如果我提前发现了一个大好的投资机会,能对尊敬的投资者赚钱哪怕有一点帮助,那么自我肯定一下也还算可以吧。但是,春节前基金市场已积聚过高风险,却十分显而易见。当这种风险以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的速度和幅度破灭时,这只能让人感到遗憾和悲伤。

在上篇评论中,我曾引用了易会满主席在证监会2021年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易会满主席明确指出,要“以更大力度推进投资端改革,加大权益类基金产品供给与服务创新力度,推动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募基金政策尽快落地,优化中长期资金入市环境。”

近几个月来,我几乎每天都在学习、思考、领会易会满主席讲话的要旨,终于在近两天顿悟,发现有博大精深的内涵,相信如果国内144家公募基金公司以及广大基金投资者能真正学懂和听懂这篇讲话精神,并切实按照这个要求去做,那么,我们将来一定能少走很多弯路,避免重蹈市场暴涨暴跌覆辙。

首先,市场各方要理解“以更大力度推进投资端改革,加大权益类基金产品供给与服务创新力度”的关键词。在这句话中,创新才是关键词。

近十四年来,创新是一个被各大基金公司过度滥用的词汇,以至早已与创新的真正含义背道而驰。易会满主席所讲的创新,一定不是此前已被基金公司滥用的伪创新,而是实打实的真创新。

那么哪些是伪创新呢?

2020年,一些基金公司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密集滥发同质化的新基金,就是伪创新。这些年薪百万千万的基金业精英们,无论他们给新基金取名字的过程多么绞尽脑汁,无论他们投入千万巨资在各大电商渠道打出的软文和广告是多么精彩绝伦和美妙动听,也无论他们的广告推送是多么的高科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都无法改变他们利用市场浮躁的情绪诱导投资者忽视风险、仓促入市的事实,无法改变伪创新的本质。

今年4月,《中国金融杂志》刊发了前央行副行长、与备受尊敬的易会满主席同样值得尊敬的吴晓灵女士的一篇署名文章。在这篇题为《深化监管改革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文章中,吴晓灵一针见血地指出,得益于市场秩序的好转,大量(银行理财)资金到期后向净值型产品和公募基金进行配置,市场上频繁出现“爆款”基金,并随之出现了投资“抱团”股价上升、然后继续营造“爆款”基金的正反馈。随着“抱团”股票的价格调整,基金净值出现大幅波动,基金投资者利益受损。在这个循环过程中,银行等线下基金销售渠道选择基金的方法、互联网基金销售机构的算法推荐和商品化的网络营销方式、基金管理人迎合市场需求调整投资策略等都在发挥作用并形成共振,暴露了现行监管制度在行为监管方面的薄弱环节。监管部门需要把投资人利益至上的原则落实到具体的监管制度和监管行动中。

在前兴证全球基金公司杨东多年之前奔私后,吴晓灵已经成为敢为公募基金业说真话的最珍贵的良心,她的真话振聋发聩。

事实上,公募基金业伪创新大行其道,多年前就有之。2015年的杠杆牛市中,一些基金公司发行了很多分级基金,就属于伪创新,它们是股灾的黑手之一。后来,证监会果断纠错,取消了分级基金,逼其退出了舞台。2007年,各大基金公司推出的基金分拆和大比例分红同样是伪创新,2008年之后就不许这样做了。

哪些是真创新呢?

像兴证全球基金公司一样,十几年来只发行成立了40只基金,就是真创新。能像兴证全球这样坚持的公司很可贵。至于像睿远基金一样,至今只有2只公募基金,就更珍稀了。

我以为,所谓真创新,就是切实从投资者利益出发,坚持去做大多数同行较难做到的事情。而伪创新则是从扩大自身管理规模或多收管理费出发,不惜损害投资者利益的做法。

其次,在分辨清楚真假创新之后,更难的就是要坚持真创新,抵制伪创新。

真创新先利他后利己,伪创新损人利己,两者有天壤之别。俗话说,学坏容易学好难。同理,真创新很难,伪创新则很容易。在这方面,当下的行业状况喜忧参半。

最近,行业老大易方达基金公司已表达了愿意以最大的善良、最彻底的坦荡与市场沟通的姿态,这实在难能可贵。易方达将来如能带个好头,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无疑善莫大焉。不过,行业老二广发基金至今仍沉迷于发行同质化新基金,数百亿重仓持有的多只股票价格早已明显估值偏高,令人担忧。中欧基金曾经是行业的希望,建设基金精品店的口号一度成为行业新风,但在2020年以来存在退化变质的危险,令人遗憾。

23年来,公募基金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很多人无私奉献的结果。曾长期分管基金业的前证监会副主席桂敏杰、前基金部主任张景华、孙杰、吴清等、前中国基金业协会会长洪磊都曾为基金业的健康和繁荣,作出过艰苦卓越的努力,他们的功绩将永远为市场铭记。

现在,中国公募基金业正面临着继往开来的关键时间窗口,各大基金公司的高管们需要切实学习和领会易会满主席重要讲话的深刻内涵,忍痛摒弃害人的伪创新,坚持难做的真创新。唯有如此,才能不辜负这个伟大的时代和监管层的殷切期待,才能对得起亿万基民的厚爱,才能实现行业利益和投资者利益的共赢。

(作者:蓝鲸财经 祁和忠)

#基金评论
相关阅读
狼真的来了!首家外商独资公募贝莱德基金获准开业,还有多家在路上
盘点近2年、3年主动权益基金高考学霸,工银瑞信全部跑赢基准领跑大型公司
长城基金推出新债基, “新人”魏建任职基金回报率均未超5%
160余家机构集中调研,众多投资大佬现身,光伏逆变器一机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