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贵酒时任董事长涉内幕交易被公开谴责,曾违规获利22万被罚24万

上交所对上海贵酒时任董事长张佟予以公开谴责。

4月26日,ST岩石(600696.SH)发布公告,公示上交所纪律处分决定书,有关对ST岩石主体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贵酒”)时任董事长张佟予以公开谴责的决定。

此前,海南证监局查明,2019年5月中旬,上海贵酒实控人召集时任董事长张佟及其他高管讨论回购2%左右ST岩石股份事宜。2019年6月18日,公司披露回购股份预案。ST岩石拟以数千万股东借款以集合竞价交易方式回购公司部分股份。

回购案决策期间,张佟控制的“张某霞”账户在2019年6月14日到17日,买入公司股票22万股,成交金额172万,并在回购公告披露后全部卖出,成交金额183万元,上述交易共获利10.7万余元。

2019年7月至2019年8月,张佟控制的“张某霞”多次进行公司股票买卖操作,买入成交金额合计约153万元。上述交易共获利11.8万余元。

据此前披露,“张某霞”证券账户在2019年5月开户,由张佟本人实际控制和操作,使用手机号为其自由手机号,资金来源为其与配偶的家庭共有资产,资金经过其岳母账户转入“张某霞”证券账户对应银行存管账户。

当时,海南证监局决定,对张佟的内幕交易行为采取没收违法所得10.7万余元,并处罚款21.4万余元;对其短线交易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张佟曾以家庭负担重等因素申辩,拟将量罚由“没一罚二”降低为“没一罚一”。

上交所认为,张佟作为董事长,在公司股票回购事项决策过程中,买卖公司股票构成窗口期交易。此外,张佟控制账户在6个月内多次买入又卖出公司股票的行为,构成短线交易;并被海南证监局认定其控制他人账户实施内幕交易。张佟卖出所持公司全部股票的行为,还违反了《公司法》关于董事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股份不得超过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25%的相关规定。

因窗口期交易、短线交易、超比例减持、减持未预披露等多项违规,张佟被指违反了《证券法》、《公司法》、《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等规定。

张佟申辩称,已深刻认识错误并积极配合相关调查,已辞去公司董事长一切职务,尽量降低对公司的影响,且已受到海南证监局处罚;以及自2016年任职以来,对公司作出贡献。

上交所认为异议理由不能成立,与海南证监会并行不悖,并作出纪律处分决定,对上海贵酒时任董事长张佟予以公开谴责,通报证监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并计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2017年,实控人韩啸辞任公司董事长后,张佟即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一职。ST岩石过往年报披露,张佟曾任职于深圳国企、益海嘉里投资、亚商资本、五牛基金。天眼查信息显示,张佟现任五牛旗下上海玉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 “上海玉宏”)董事,其于2015年加入上海玉宏。

张佟在2019年9月请辞公司董事长、法人等职务,理由为个人原因。海南证监局处罚披露前后人事变动频繁。2020年7月,ST岩石披露,公司董事、董事长兼总经理陈琪因工作调整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辞职后仍担任公司其他职务。高利风任ST岩石总经理。次月,原董事朱家安因个人原因请辞。

ST岩石已多次卷入内幕交易风波。为更名前,ST岩石名为“匹凸匹”,时任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鲜言因内幕交易案被罚合计270万元,且同时被处以证券市场终身禁入。上海证监局在2019年开出的罚单也涉及“匹凸匹”,散户张绍波被指利用获得的收购方案消息牟利,关乎五牛基金收购匹凸匹股权。事件波及ST岩石实控人,调查显示,内幕信息形成后至公开前,张绍波与上市公司实控人通讯联络十分频繁。

*ST匹凸在2017年更名岩石股份,业务包括商品贸易、商业保理和融资租赁。2018年,ST岩石涉足白酒行业。2019年,ST岩石主体更名上海贵酒。韩宏伟父子通过海银集团、豫商集团、五牛基金等布局资本市场,妻子王沛家族成员涉及上海银领,交织的股权链条被称为“海银系”。关联的第三方理财平台海银财富(NASDAQ:HYW)近期赴美上市。

ST岩石近期因无偿受赠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下称 “高酱酒业”)收监管函。上海证监局提及,高酱酒业在2020年90%的销售来源是金花酒业,金花酒业主要销售客户是关联方韩宏伟控制的贵酿酒业。上市公司回复未对此作出评价,主要涉及高酱酒业应付款情况及资金用途等的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