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华瑞银行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股权或遭二股东美邦服饰清仓式变卖

目前华瑞银行还未披露2020年年报。不过,美邦服饰在公告中透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资产 433.94亿元,净资产41.90亿元;2020年度营业收入11.58亿元, 净利润2.03亿元。相较于2019年,该行净利润又有所下滑。

4月18日晚间,美邦服饰(002269.SZ)公告称,拟出售参股公司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瑞银行)10.1%的股份,本次交易对手方为上海凯泉泵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凯泉泵业)。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美邦服饰将退出华瑞银行二股东席位,由凯泉泵业升为该行第二股东。值得一提的是,美邦服饰还在公告中指出,针对公司持有华瑞银行剩余4.90%股份,公司有意继续出售。

实际上,美邦服饰并不是首次将资产出售。美邦服饰表示,通过本次资产出售,公司有意剥离与公司服饰业务关联度较低的资产,实现公司资源整合的同时聚焦主营业务,加强公司在服饰设计与销售、品牌推广等相关领域的竞争力。

华瑞银行二股东或将易主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该行第一大股东为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00%,美邦服饰现为华瑞银行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5%,本次交易对手凯泉泵业为华瑞银行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8.15%。

如果本次股权转让完成,美邦服饰将退出华瑞银行二股东席位,持股比例降为4.9%,凯泉泵业持股比例将涨至18.25%,成为该行第二大股东。

(上海华瑞银行前五大股东)

去年7月17日,蓝鲸财经从华瑞银行相关人士处获悉,华瑞银行行长朱韬目前因家庭原因递交辞呈已离开该行,彼时行长一职由该行副行长解强代为履职。

直到今年3月19日,上海银保监局发布的批复显示,核准解强上海华瑞银行董事、行长的任职资格。距离该行前任行长朱韬离职近8个月。

资料显示,解强今年57岁,在时任该行三位副行长中,解强年纪最轻,并为华瑞银行第一任行长助理。2015年1月27日,原上海银监局对上海华瑞银行的开业批复显示,解强任华瑞银行行长助理兼首席风险官。2016年5月3日,原上海银监局核准解强该行副行长的任职资格。

作为全国首批试点的五家民营银行之一,上海华瑞银行于2015年5月23日正式开业,注册资本30亿元人民币,由上海均瑶集团联合沪上10余家民营企业发起。

目前该行还未披露2020年年报。不过,美邦服饰在上述公告中透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资产433.94亿元,净资产41.90亿元;2020年度营业收入11.58亿元,净利润2.03亿元。

相较于2019年,该行净利润又有所下滑。2019年,华瑞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9.93亿元、2.68亿元,增速分别为-9.18%、-17.95%。

美邦服饰接连卖资瘦身

或源于业绩压力,该行二股东美邦服饰频繁出售资产。3月9日,美邦服饰公告,该公司与控股子公司上海邦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共同持有的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拟出售金额合计4.48亿元。

4月14日,美邦服饰披露了2020年业绩快报,亏损严重。2020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1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0.1%;实现营业利润-8.03亿元,同比下降2.1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54亿元,同比下降3.5%。

同时,该行还披露了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00万元至1.32亿元,同比增长140%至160%。

不过,美邦服饰表示,一季度业绩变动的原因是公司出售上海模共实业有限公司100%股权,预估形成资产处置收益约2.5亿元。也就是说,如果剔除这部分收益,美邦服饰一季度仍是亏损状态。

此外,美邦服饰还称,因疫情影响尚未完全消散,公司线下门店客流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对销售收入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公司线下门店调整,主动关闭亏损门店,对营业收入带来负面影响。

虽然美邦服饰祭出“疫情”原因,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从2013年开始就已经出现了营收净利双降的情况。而从2015年开始,美邦服饰净利润就开始出现负数。2015年至2019年,美邦服饰净利润分别为-4.32亿元、3615.86万元、-3.05亿元、4036.16万元以及-8.25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美邦服饰创立于1995年,2008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数年前,一句“不走寻常路”的广告语传遍大街小巷,而今美邦却频繁靠卖资产回血,陷入生存困境。

相关阅读
药明康德股东不讲武德“偷偷”减持近30亿元,上市三年股价翻了13倍
西安银行发布股东增持计划稳定股价,涉及资金近9千万,一季度净利润下滑8.04%
苏州银行董监高亲属构成短线交易行为,该行回应称监事辞职与短线交易事件无关
业绩增长遭遇股东减持,中国人寿拟减持杭州银行不超过5930.2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