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资本逐猎千亿电竞市场,新《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望阻断行业低龄化趋势

2020年,国内电竞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资本加快对“Z世代”(12岁至26岁)布局,许多尚处于学习阶段的“电竞少年”成为了互联网资本竞相围猎的对象。

资本在占领“Z世代”流量高地的同时,也推动围绕未成年人电竞训练、偶像培养、商业出道的产业链形成。两个月后,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上述做法将受到法律约束。国内电竞低龄化发展的倾向有望被阻断。

资本助推电竞低龄化

2020年,国内电竞市场规模已经超过1000亿元,腾讯、字节跳动、哔哩哔哩等企业连年追加电竞投资。尽管职业赛事要求,参赛选手需要年龄达到18岁以上,但现实情况是:许多电竞少年13岁左右就提前脱离学校教育,被各种“电竞俱乐部”重金挖走,参加每天8小时以上的游戏训练。查阅腾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KPL)选手的简历亦不难发现,大部分选手的“入圈”时间都在18岁以下。

一名参与KPL的战队经理向新华财经表示,14至17岁的电竞少年正处于游戏生涯的“黄金时期”,可塑性强,因而成为众多俱乐部“青训队”争抢对象。

小夜(网名)是一名参加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俱乐部的电竞选手。12岁时,他发现自己有游戏天赋。15岁那年,王者荣耀上线,在游戏里一骑绝尘的同时,现实生活中的他弃学了。五年来,小夜每日的生活主要围绕长时间的游戏训练、游戏直播展开。游戏中,他担任辅助位置,是队伍的指挥。当被问及退役后的打算时,他的回答令人意外。他说:“我想回到校园。”

小夜是幸运的,在电竞少年浩浩荡荡的人流中,他尽管没有成为年薪千万的“顶流”,但已经在圈内占有一席之地。 “职业联赛淘汰率高,最终能打入KPL的选手屈指可数,大部分孩子在训练几年后,最终都是被淘汰,默默无闻出路堪忧。”业内人士坦言。

电竞低龄化存在的风险已经引起社会关注,但这并不影响资本加快对电竞少年的围猎。为了深挖“电竞少年”的流量潜力,互联网行业还形成了包括“电竞赛事”“青春偶像选拔”“娱乐直播”在内的成熟产业链。

过去两年,部分医疗卫生界别的静安区政协委员发起对针对电竞少年的“职业人群健康管理项目”,首批跟踪了20名16岁至23岁的电竞职业选手的健康情况。结果发现,这批电竞青少年中,100%存在颈椎退行性病变,41%患有甲状腺结节,35%存在高血脂,更有20%的选手提前患上了早期糖尿病、脂肪肝、肾结晶、胆囊结晶等中老年病。

“这都和低龄电竞选手长期在封闭环境下长时间游戏训练有关。”参与该项调研的人士向新华财经表示。

除却电竞训练对未成年选手造成的健康风险之外,大部分“电竞少年”的未来更令人担忧。他们在成长黄金年龄离开校园,被阻断社交,进入“封闭训练”。一旦被资本抛弃,他们缺少对社会的认知和必要谋生手段,前景更为堪忧。

新《未成年保护法》剑指灰色地带

早在2019年,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要求游戏企业严格控制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时长:法定节假日每日不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每日不超过1.5小时。这一时间限制无法满足电竞俱乐部的训练需求。目前,俱乐部制定的每日训练时长普遍在8小时至10小时之间。

两个月后,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众多商业俱乐部强制“电竞少年”长时间游戏训练的行为将受到法律限制。

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增加了《网络保护》章节,除了要求监管部门监督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履行预防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义务外,还进一步明确国家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电子身份认证系统。网络游戏服务提供者应当要求未成年人以真实身份信息注册并登录网络游戏。这意味着“电竞少年”的游戏账号也将受到相关政策和法律限制。

不过,新《未成年人保护法》也引发了电竞行业争论。法条中针对未成年人游戏限制措施是否适用于职业“电竞少年”?

对此,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律与政策研究院杨勇研究员认为,电子竞技是网络游戏的一种特殊形式,理应受到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和游戏行业主管部门相关规定的约束,仅仅以电子竞技的职业培养为借口,招揽大量未成年人加入商业化电子竞技的训练不具有例外情形。

和传统体校的培养机制不同,这些俱乐部往往只侧重挖掘“电竞少年”的短期流量效应和经济价值,和短暂的光鲜相比,少年们的未来更令人担忧。此外,商业俱乐部也无法和体校一样,给参与“青训”的未成年人提供必要的文化课程。

业内人士认为:“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实施后,将有望阻断互联网资本推动的电竞低龄化趋势;互联网巨头的相关投资和产业打造都将受到法律约束;‘电竞少年’也有了保护自身权益的法律武器。”

(来源:新华财经 作者:王若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