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二次上市一边成立造车公司,百度AI业绩增长仍有压力

最近的百度很忙,一边忙着筹划在香港二次上市,一边开设成立汽车公司。

最近的百度很忙,一边忙着筹划在香港二次上市,一边开设成立汽车公司。

3月1日,百度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会上公司股东批准了股票拆分计划,每股普通股拆分成80股,即日起生效。在业内人士看来,百度此举是为在香港二次上市准备。

3月2日,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百度关联公司持股55%。集度汽车CEO到位、公司注册完成以及品牌正式确定,意味着公司运营步入正轨。

从长远来看,造车只是百度对AI业务寄予厚望的代表。而自2010年以来,百度在AI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但对于百度来说,AI业务能否承担起未来的增长点,依然有待观察。

百度完成拆股,为香港二次上市准备

在3月1日召开的特别股东大会上,百度股东批准了股票拆分计划。根据该计划,百度每股普通股拆分成80股,于2021年3月1日起生效。

经过此次拆分,百度每股美国存托股(ADS)所代表的A类普通股的比例,从之前的每10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更改为每1股ADS代表8股A类普通股。

在业内人士看来,百度此举是为在香港二次上市准备,而拆股意味着未来两地上市公司股价的绝对值更为相似,更利于国际投资者的理解、以及增强流动性和降低中小投资者的参与门槛。

早在2018年李彦宏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年去美国上市,是因为政策不允许,百度的VIE结构从中国法律看来是一个外资公司,因此遇到障碍,但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的话,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够尽早的回来在国内的股市来上。”

而自2020年以来,市场上便多次流传出关于百度回港上市的消息。李彦宏在当年5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确实很关注美国从政府层面在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这种管制,我们内部也在不断研讨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这些事情当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据自媒体“IPO早知道”3月2日消息,百度最快本周、最晚下周寻求通过港交所聆讯,并将在3月正式完成在港二次上市,募资规模至多为50亿美元,美银、中信里昂证券和高盛牵头负责本次上市事宜。

实际上,百度只是众多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企业在香港第二次上市中的一家。2020年以来,B站、携程、腾讯音乐、唯品会和欢聚集团等均开始启动在香港进行二次上市。

据香港媒体早前报道,德勤中国华南区主管合伙人欧振兴预计,今年会有逾10家美国上市中概股在香港第二次上市。

智能汽车公司正式成立,为无人驾驶铺路

除了忙着筹划在香港二次上市,百度还在忙着设立新的汽车公司。

今年1月11日,百度宣布正式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吉利控股集团将成为新公司的战略合作伙伴。百度汽车公司(集度汽车)独立于母公司体系,保持自主运营。2月21日,集度汽车CEO夏一平正式公开亮相。

3月2日,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20亿元,夏一平担任法定代表人、董事与总经理。官方解释称,“集度”的品牌释义为“集百度AI能力之大成”。

据了解,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共设置5个董事会席位,除了夏一平,有3位董事来自百度,分别为梁志翔、何俊杰、李震宇,其中梁志翔担任董事长。

天眼查APP显示,通过股权穿透显示,该公司由达孜县百瑞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和上海华普汽车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前者持股55%,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中,达孜县百瑞翔由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资料显示,夏一平出生于1981年,曾担任摩拜单车CTO。在加入摩拜单车之前,夏一平还曾有过“电动车”的创业经历。2014年上半年,他曾联合通用汽车中国科学院院长杜江凌、易到创始人周航,创立开源汽车项目OpenCarLab。在更早之前,夏一平曾在福特汽车和菲亚特克莱斯勒工作。

而李彦宏这样评价夏一平:懂车、懂互联网、有创业经验、有技术背景、有激情、有使命感,是非常适合和难得的人选。

夏一平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通过百度资本董事长任旭阳牵线和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聊了数次,双方对未来智能汽车的发展趋势看法非常一致。在他看来,李彦宏对技术的坚持为百度造车赢得了合理性和可行性。

2月18日,李彦宏在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了造车公司的进展。他表示,百度造车公司运行得一切顺利,从研发初期到电动汽车正式上市需要大概3年时间。

“三年第一辆车是相对比较保守的时间点。后面等我们把产品的规划、生产的时间节点排出来的时候,应该会有惊喜。”夏一平表示。

AI业务能否承担未来增长点,依然有待观察

百度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百度核心实现营收231亿元。其中,非广告收入42亿元,同比增长52%。

对于百度核心非广告收入同比增长52%,李彦宏表示,这表明百度在技术创新上的定力已显成效,“新的一年里,百度作为领先的AI生态型公司,将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

对于与吉利成立合资公司,李彦宏表示,“我们希望通过自己造车,将先进的智能驾驶技术第一时间推向市场,将最好的体验带给用户。”

实际上,造车只是百度对AI业务寄予厚望的代表。自2010年发力以来,百度在AI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无人驾驶路测方面,继获得全国首个无人化(第一阶段)测试许可后,Apollo又获得加州全无人驾驶测试许可,成为行业中唯一同时获得中美此类许可的中国公司。截至2020年12月,百度在中国累计获得测试牌照已达199张。

而在乘用车自动驾驶服务方面,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目前已与10家中国及全球车企达成战略合作,通过高精地图、自主泊车等汽车智能化解决方案赋能合作伙伴。

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上,李彦宏建议:国家层面进一步加大政策创新的力度,为自动驾驶规模化商用开辟合法化路径;建立由各级政府、产业界和学术界共同参与的自动驾驶规模化商用推进机制;加速交通基础设施智能化进程,广泛应用人工智能、大数据、5G 等技术,构建低碳、高效、便捷的交通系统;鼓励企业加大自动驾驶汽车及关键软硬零部件研发创新,促进自动驾驶汽车普及。

这都足以见得李彦宏以及百度对AI业务的重视。但AI本身并非完美无缺,同样有很大的缺陷。因而造成AI行业普遍难以真正商业化。

根据《经济学人》去年的一篇文章,2015年被广泛视为行业领头羊的谷歌子公司Waymo的时任老板Chris Urmson表示,希望自己11岁的儿子永远不需要驾照,但他现在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推广速度会更慢、更渐进。

澳大利亚机器人专家Rodney Brooks指出,问题在于深度学习的方法从根本上说是一种统计方法,根据由训练数据规定的方式把输入与输出联系起来。这使它们无法应付工程师们说的“边缘案例”,即训练数据中不常见的异常情况。驾驶充满了这类怪事。

杜克大学人类与自主实验室主任Mary MissyCummings说,从某种意义上说,AI只能用一半的大脑工作。尽管它们在自己的舒适区十分称职,但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改变也可能带来问题。由于缺乏推理和归纳能力,那些让计算机能够工作的数据也会禁锢它们。

文章还指出,在研究实验室之外,人们对无人车的期待正在降温。

对于百度来说,尽管在AI业务上投入巨大,但在未来能否承担起新的增长点,依然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