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省市完成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省联社怎么改?

2020年以来,农信社持续深化改革。

去年5月27日,国务院金融委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其中提到制定《农村信用社深化改革实施意见》;去年6月29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试行)》,提出“因地制宜对农村信用联社和农村合作银行实施股份制改造”。

4直辖市8省完成农信社改制农商行。

4直辖市8省完成农信社改制农商行

12省市完成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

过去一年里,各省农信社改制的步伐加快。广东省、青海省农信社改制实现“质”的变化,两省均在2020年年底完成了全部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的任务。

截至2020年末,全国农信系统中,北京、上海、天津、重庆4个直辖市和安徽、湖北、江苏、山东、江西、湖南、广东和青海8个省份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的任务已经完成。

在广东、青海两省农信社改制成农商行取得“质”的进展同时,陕西省、河南省、四川省、山西省也有“量”的突破。

2020年5月8日,陕西省人民政府网站发布《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的通知》,提出为做好陕西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省政府决定成立省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工作领导小组,省长刘国中挂帅。

2020年5月9日,河南省农信联社召开2020年度工作会议,河南省联社党委书记王勇在部署2020年重点工作中指出,要深化市县法人机构改革,坚持成熟一家、改制一家,稳妥有序推进市县法人机构改制组建农商银行。

2020年12月8日,据四川日报消息,目前,四川省21个市(州)中,已有17个市(州)组建市(州)级农商银行。

据太原日报报道,山西省最大县级农信社改制进入倒计时:2020年12月8日,太原农商行发起人协议签约活动举行。活动现场,7家发起人代表介绍了各自企业情况,并签署了太原农商行发起人协议。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为提升农信机构规模效应和抗风险能力,对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规模较小的农信机构,应鼓励在市场化的基础上进行重组合并,并适当组建市级农商行。近年来,四川、广东等省份在农信机构重组合并方面进行了积极尝试,取得较好效果。

省联社改革提上议程

省联社改革或成为这一轮农信社改革的重点。省联社是全国大多数省份农信社改革过程中的历史产物:一方面是各省内农信社、农商行共同入股成立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另一方面又代表各省级政府负责行使对农合机构的指导、协调、服务和管理职能。

关于省联社改革,从过往农信社改革的历史看,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四个直辖市在一开始就采用统一法人的模式,组建全市统一的农村商业银行;此外,原宁夏自治区联社则在和银川市联社合并的基础上,吸收国内若干家法人单位和自然人,组建了宁夏黄河农商行,以资本为纽带对各县市联社实现统一管理。

去年9月,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中国金融四十人曲江论坛上谈到农信社改革时提到,有不少省份希望建立省级“农商行”,在这种模式下,县级农商行或者信用社看似保持了独立法人地位,由省级农商行进行参股或者控股;还有的省份希望建立省级“超级农商行”,各县级农商行变为省级农商行的支行。

去年12月,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官网发布的消息显示,日前,湖南省农信联社召开全省农商银行股东代表座谈会。会上,长沙农商行、浏阳农商行等10家农商银行股东进行建言献策中,有些股东提到了有关“建设省级农商行”的建议。

董希淼表示,省联社改革的方向和模式,目前讨论较多的有四种:一是成立统一法人的农商行,二是改制为金融服务公司,三是改制为金融控股公司,四是组建省农商联合银行。采用统一法人的农商行模式有助于集中配置资源,提升经营管理合力和执行力,打造品牌形象,形成规模优势。在部分经营区域较小、机构数量不多的省区,这种模式仍然具有复制意义。

董希淼进一步提出,金融服务公司模式和金融控股公司模式,在理论上具有一些优势,但实际操作难度较大,可在西部个别省区进行试点。对多数省区而言,建议采用省农商联合银行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省联社改制成为省农商联合银行,同时保持县域法人地位不变。省农商联合银行作为银行业金融机构,由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入股,承接原省联社职能并承担部分经营功能,可牵头成立科技服务子公司,申请金融业务资质和牌照(如理财子公司牌照)。

孙天琦也提到,省级“超级农商行”设立后,必削弱其支农支小、支持县域经济发展的力度。“我国现在不缺大银行,在本次信用社改革过程中,必须要保持农村信用社、县级农商行法人地位的稳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原来也讨论过很多关于省联社的改革方案,但是迟迟没有推进,原因很简单,就是不同省份差异挺大的,情况不一样,那意味着改革的方案可能就不同。中央没有给一个统一的模式,只会给一个方向,需要各个省根据自己的情况,再进行具体的方案落实。曾刚认为,省联社改革未来的方向是释放农商行活力。各省根据自身情况在把握省联社机制既有优势的基础上,适当的给农商行松绑,从激励考核机制、经营管理和科技投入方面有所释放,增加农商行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