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岁尾,“戏说”教育上市公司的2020丨蓝鲸观察

疫情对教育行业的冲击前所未见,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2020年,“疫情”成了各行各业发展绕不过去的坎。细分到教育行业,尤其对校外教培机构、幼儿园和出国留学,造成的冲击尤甚。哪里有收缩哪里就有反弹,这一年来,我们见证了教育公司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种种“求变”之举——毕竟,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相比于广大中小机构乃至独角兽,已经“上岸”的教育上市公司,在2020年为了业绩增长、为了对得起广大投资者和股民,也需在逆境中奋勇拼搏。各家的操作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蓝鲸教育选取10个标志性趋势,以供广大教育工作者参考。

一聊美股VS港股VS A股:冬去春来

2019年共有13家典型教育公司独立IPO上市,其中港股10家、美股3家。到了2020年,则有10家上市。其中华夏视听教育、大山教育、立德教育、东软教育、建桥教育这5家赴港上市;华夏博雅、丽翔教育、洪恩教育、一起教育、王道科技这5家赴美上市。

2020年,选择美股与港股上市的公司数量持平。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这一批教育上市公司的市值状况明显不如2019年。由此揣测,未来3-5年的教育资产证券化是否会每况愈下,真正的“好公司”是否会越来越少?

但不论如何,毕竟还有猿辅导、作业帮和掌门还扛得起IPO这杆大旗。

反观A股,不仅教育资产证券化渠道尚未畅通,2020年只有华图教育的借壳上市出现进展。而且跨界教育的A股上市公司,其业绩大多黯淡无光。全通教育、威创股份、和晶科技、百洋股份等一众公司,均尝到了并购教育标的的苦果。

幸而,2021年1月初,即有首家独立IPO的教育企业传智播客成功上市。A股教育资产证券化终于开闸,形式正在变好——毕竟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二谈新东方:九九归一

2020年,多次传出新东方在港二次上市的消息。10月16日,路透社旗下媒体IFR指出,新东方寻求港交所批准其在港二次上市。对此,新东方依旧“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

但到10月23日晚间,港交所官网显示其已通过聆讯。五天后的28日,新东方宣布启动全球发售。

11月9日,新东方正式在香港上市,股价高开高走,收盘报1365港元/股,较发行价上涨14.71%。

不足一月时间即完成上市程序、大气磅礴的“九九归一”、港股首支千元股横空出世……新东方二次上市,无疑对整个教育行业的资产证券化都有一定的提振作用。

教育行业大浪淘沙三十年,好公司屹立不倒;而基本面才是股价的试金石。

三言豆神VS好未来:以“小”搏“大”

去年9月14日,学而思在其官方公号上发布一篇题为《鄙视:无节操的“豆窦dou神”》的文章。言辞激烈,直言“豆神大语文”以“学而来思迎新班”、“XES专属福利”(使学生家长误以为是学而思的课程)进行大语文课程招生宣传,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

当日下午,豆神教育在其旗下“豆神网校”的官方公号上发布《回应尊敬的学而思:退避三舍,我错了。》,与好未来针锋相对;回应的末尾甚至还附上了豆神大语文课程的招生宣传。文章内容争议性更大,给这一波舆情再添了一把火。

9月15日,豆神教育在其旗下“诸葛学堂”的官方公号上发布《实际行动:整改完毕!》的文章。内容附有中文未来的红头文件,将整改结果予以披露。至此,整个事件暂告结束。

事后看来,双方这一波操作跌宕起伏——好未来以正视听,豆神则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结合市场反应细细思考,豆神不是“输家”,好未来更谈不上“赢家”。

四讲中公:千亿起点

去年3月初,中公市值是1400亿。至今年1月6日,中公市值已过2000亿。千亿市值对大多数教育上市公司而言是遥不可及的终点,但对中公而言却仅是个起点。

中公的市值跃迁,背后折射的还是公考、事业单位考试的连年繁荣。这种繁荣,在疫情下尤甚。

一方面,2020届高校毕业生达874万人,再创近10年毕业生人数新高值。疫情的出现给大学生就业带来不确定性,中小企业的市场化就业机会减少,应届毕业生回流到体制内招录考试中。

另一方面,国家稳就业政策密集出台,公务员、事业单位、教师、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扩招态势得到确认和强化。随着疫情逐步平息,参与公考、事业单位招录的群体将持续增加。

对比2020年国家公务员考试,2021年的报名人数增加30%以上,达到157万。竞争率也不断提高,平均竞争比达到61:1。而国考,则是范围更大的公考缩影。

在疫情全球化与应届生数量不断增加的影响下,公考市场持续兴盛的可能性正不断增加。2000亿对中公而言,大概率也非极限。

五论紫光学大:人不如旧

去年7月下旬,紫光学大发布定增预案。定增若完成,学大教育创始人金鑫将成为紫光学大实控人。学大教育19年起伏不定、紫光学大5年挣扎脱困,或可正式告一段落。

金鑫的回归,对学大教育和紫光学大而言皆为利好,但对金鑫却是一份沉重的担子。

首先,其仍要背起逾10亿高额债务的重担。其次,金鑫在疫情下临危受命,从好的一面看是“力挽狂澜”,从坏的一面看则是“时不我待”。此时接过指挥棒,必须要带领学大教育摆脱疫情下的危局。最后,学大的主营业务如今正面临三大问题。一是下沉市场优势逐渐减小,二是传统线下一对一业务经营多年“积弊难反”,三是线上业务尚处萌芽期,对其业绩的提振非常有限。

修改过的定增方案如今已然过会,学大教育想要重现昔日荣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不论如何,随着金鑫入主上市公司,最苦难的一步终归迈出去了。

六叙网易有道:进退有据

2020年Q3有道实现净收入8.96亿元,同比增长159%,且超过市场预期的8.33亿元。

单纯从业绩看,这种增速在当下的在线大班网校玩家中虽然不错,但还不算惊艳。更有意思的是,有道如今在营收上形成了横向与纵向两条相对完整的路径。

横向上,由在线课程和智能硬件为主要构成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7.63亿元,同比增长239.1%。其中智能学习硬件贡献收入1.63亿元,同比增长289.3%;规模已经初显,占学习服务和产品总收入20%。当下的在线教育公司中,软件(课程)与硬件可实现有机结合、且硬件能打出名声的,暂时只有网易有道。

纵向上,Q3有道首次公布了成人课程业务的发展情况:销售额为2.0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5.4%。从侧面反映出,其正扩展旗下学员的学习生命周期。

横向与纵向,网易有道在搭建课程体系时的目光都相对长远。无论是加码硬件还是拉长用户的学习周期,其都在竞争白热化的K12在线网校市场中,力求把自己先摆在一个进退有据的位置上。

七议跟谁学:镜花水月

上市一年半被做空15次,却仍算得上“屹立不倒”,跟谁学创造了历史。但回归到基本面上,跟谁学的回落或许市场的正常反应。

自去年10月中旬始,跟谁学股价持续下挫,甚至在10月21日单日暴跌30.8%。其股价由去年8月6日的131.27美元/股下跌到今年1月12日的46.21美元/股,股价已跌超六成。股民讨论区里,“拉总今天拉不拉多”已成灵魂拷问。

2020年Q3财报显示,跟谁学迎来自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而首次亏损的数额,直接就是之前所有盈利总和近3倍。“神话”何时破灭,跟谁学有没有系统性风险?暂无定论。最新一期财报显示,跟谁学仍在继续与SEC保持合作,且无法预测SEC调查的时间和后果。

12月29日,跟谁学举办高途课堂品牌升级发布会,陈向东会上重申“信任与爱”。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久后职场社区“脉脉”上即有传言称“跟谁学2021年第一周离职逾千人”。到了今天,脉脉上有关跟谁学的讨论中,有关“离职”的讨论仅仅是冰山一角。

真金不怕火炼,但跟谁学到底是不是“真金”呢?

八诉正保远程&达内:“难兄难弟”

去年6月8日,正保远程公告称已收到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朱正东于当日提交的私有化要约。预期计划以2.27美元/股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流通在外的股份。上市十二年不温不火,公告当日收盘涨幅却达13.85%。到了12月1日,其宣布签署私有化合并协议,预计今年上半年完成退市。

去年12月8日,达内科技宣布已收到其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韩少云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收购提议,拟议收购价格为每ADS 4美元。CEO孙永吉将于今年4月8日卸任,届时,达内科技副总裁、童程童美未来教育研究院首席教育官兼SVP孙莹将出任CEO。

两位在美教育中概股“先驱”,皆于去年选择私有化。有业内分析认为,二者私有化的原因截然不同:

正保远程始终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接连并购也难换来股价提振;且自身保守与缺乏变化,也使其失去了诸多机会。达内则是要大力发展少儿编程业务,因其在二级市场的估值,对比其他一级市场中融资的少儿编程企业相差甚远。

九道流利说:穷途末路

自招股书起的13个季度,流利说从未实现盈利。2016年至今已累计亏损17.55亿元。

逾四年未实现盈利,上市仅两年营收增长已趋于停滞,付费学员不增反降——流利说的发展前景怕是用“黯淡无光”都不足形容。截至1月12日收盘,流利说的股价已从上市首日收盘时的12.50美元跌至1.50美元,跌幅高达88%。

微信封禁外链打卡,流利说挨了当头一棒,这是流利说“由盛转衰”的开始——之前或许不挣钱但起码赚到了吆喝,微信出手后连“吆喝”都不让了。原本成人英语教育已非刚需,入口封禁后该业务走向衰落是必然。

问题在于,如今流利说想要进军的少儿在线英语市场,已是前狼后虎的局面——猿辅导的斑马AI、好未来的小猴AI、字节跳动的瓜瓜龙英语、作业帮的鸭鸭英语。以流利说现在的资金实力,想要在该市场分一杯羹难度极大。

十说一起教育:上市续命

12月5日,一起教育科技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高开低走。盘中一度大涨至11.83美元,涨幅达12.67%;随后股价一路下行直至破发。截至收盘,其报收10.57美元,微涨0.67%。

从招股书看,其押注大班课业务堪称“饮鸩止渴”。该业务带来了整体营收规模的大幅提升,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已是2019年全年营收近2倍。但与此同时,2020年前三季度净亏损9.75亿元,也超越2019年全年——典型“干得越多、赔得越多”的恶性循环。

2018年至今,一起教育的总负债持续上升,资产负债率从23.8%一路陡增到85%。现金则从2018年末的12.53亿减少到去年9月末的8.14亿,缩水逾三成。8.14亿现金按其“烧钱速度”看,甚至可能无法支撑未来三个季度的经营。

2018年至今,一起教育累计巨亏26亿、现金净流出16亿,上市与其说“上岸”,不如说“续命”。纵使上市成功,也是“血流不止”。

#蓝鲸教育观察#2020年度盘点
相关阅读
二季报背后,张坤在自责什么?
K12转向,高途们走到了十字路口
好未来推出“轻舟”:整合考研、留学、语培业务
半年报盈利大幅预增背后,学大教育构筑长期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