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英语教育:巨头环伺、转型求生,冷暖自知

2020年,对英语教培机构,“挣扎”,可能是最适合的关键词。

少儿英语赛道,GOGOKID销声匿迹,瓜瓜龙英语“走马上任”,前赴后继。

成人英语赛道,美联国际英语跌去了89%,流利说股价跌去了73%,惨淡凋零。

2020年,对英语教培机构,“挣扎”,可能是最适合的关键词。

青少儿英语:线上巨头环伺,线下艰难求生

线下青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挣扎”源自疫情,停课停学,线下机构陷入困境。

加盟店倒闭是最直接的反应。据蓝鲸教育不完全统计,贝乐英语天津彩悦城校区、北外儿童英语角门校区、菲尔德国际青少儿英语广安门校区、芝麻街英语旗下房山区绿地缤纷城的校区、爱贝国际英语广州番禺万达校区等多家机构均被曝出停运的消息。

加盟商倒闭直接波及品牌方。成立于2008年的迪士尼英语的黯然离场,“活下去”,成为线下教育机构的重要议题。

线下的流量涌到线上,线上机构获得了新的机遇。

头部机构依然能够拿到融资。主打菲教1对1的阿卡索获得2笔亿元级融资。主打在线1对1 的青少儿英语品牌伴鱼获得2笔亿元级融资。其余两笔融资分别是自主打在线小班课的鲸鱼外教培优和主打AI课的叮咚课堂。

巨头也仍关注这个市场。2020年4月,北美外教一对一英语赛道的头部玩家DaDa“卖身”好未来。作业帮推出鸭鸭英语;5月,腾讯旗下“ABCmouse”宣布品牌升级为to C的开心鼠英语。

与VIPKID的争夺中铩羽而归后,字节跳动仍然没有放弃在线少儿英语的布局。GOGOKID陷入沉寂,字节转而推出瓜瓜龙品牌,综艺冠名、地铁营销,瓜瓜龙英语烧钱依旧。

但需要看到的是,2018-2019年,在线少儿英语已经迈过跑马圈地的年代,行业马太效应明显,精细化运作已经成为主流。

拓课、精细化运营,告别蒙眼狂奔

最直观的表现是,头部公司从强调规模到强调盈利。

8月,头部平台VIPKID单位运营利润(UE)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为正,90%的渠道首单实现盈利,获客成本同比降低45%。

主打菲教1对1的51talk在2020年已经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

同时,51Talk、VIPKID等明确表示,不会参与广告投放大战或者只做有计划的品牌精准投放,要把钱花在课程研发、师资等方面,修炼好企业内功。

鲸鱼外教培优CEO吴昊也在2月B轮融资完成后表示,要把经营重点应放在可持续发展的精细化运营上。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王励弘曾在采访中表示,“只有当企业发展到成熟的阶段,全面精细化运营的提法才行得通。”

在“节流”之外,机构也在想办法“开源”。“拓科”成为选择之一。

VIPKID旗下大班课业务正式更名为“大米网校”,推出英语启蒙课、数学思维等。斑马英语改名为斑马AI课。伴鱼在得到融资后,也宣布扩展数学和语文等多学科。

在英语学习这条“刚需”赛道上,线上与线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成人英语:转型,是必选题

相比少儿英语,成人英语赛道正在肉眼可见地走上下坡路。

上市三年来,流利说股价连续下滑,较上市首日缩水9成,2020年股价接连创造历史新低。今年第三季度,流利说再度净亏0.71亿元,上市四年半以来,流利说累计亏损17.55亿元。

美联国际英语在今年成功借壳上市,但上市之后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股价一路走低,一年内缩水了89%。上半年,美联一度被曝培训中心部分店面关门,存在拖欠员工年终奖、少发工资,及学员退费难等现象。美联国际英语在2020年Q3财报中表示,净亏损0.45亿元,同比下滑209%。

持续的低迷,倒逼机构转型。青少年英语培训成为了下意识的选择。

连续亏损的流利说在2020年正式上线青少儿英语主课程,美联国际英语也在Q3财报中表示,已经关闭了旗下22间成人英语教学中心,将资源重配至青少业务和线上业务。

非上市机构同样如此,英孚教育也在今年宣布,将主要精力放在青少儿阶段,且考虑以20亿美元的估值出售部分中国业务。

在缺少“刚需”加成之下,成人英语赛道愈发艰难,转型求生,已经是成人英语赛道的必由之路。

疫情之下的英语培训赛道,青少儿英语仍然是争夺的焦点,巨头环伺、头部机构寻找更高效的运转方式。成人英语却愈发艰难,在挣扎中,机构纷纷找寻出路。而2021年,疫情常态化之下,或许这条探索之路依然遥远。

#2020年度盘点
相关阅读
51Talk推出AI中教导学课,尝试为线上英语教学赋能
“牵手行动计划”启动,51Talk助力乡村英语教育
春笋英语举办发布会,发布单词教学宝产品
扔掉“学科”逃离英语,瑞思转型素质教育能活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