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大额融资: “黑天鹅”下,他们独善其身

“冷暖自知”,2020这一年里,不乏获得大额融资的机构,他们或是站到了在线教育的风口之上,或是有着独特的经营模式,从而获得资本的青睐。

回顾2020年,疫情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在“黑天鹅”的冲击之下,停课停学,机构寻找出路。断尾求生者众多,破产倒闭者亦不在少数。

“冷暖自知”,这一年里,同样也不乏获得大额融资的机构,他们或是站到了在线教育的风口之上,或是有着独特的经营模式,从而获得资本的青睐。

为此,蓝鲸教育盘点了在疫情“黑天鹅”下,发生的大额融资事件。

K12在线,巨头抢滩

K12在线教育机构,是2020年热门中的热门。疫情“黑天鹅”催生了在线教育的刚需,一大波K12在线教育成为投资机构关注的重中之重。其中猿辅导、作业帮等独角兽成为资本追逐的热点。

虽然K12教育赛道吸金力十足,但资本寒冬和疫情之下,资本方选择投资对象时明显变得谨慎。据《2016年-2020年上半年中国教育行业并购活动回顾及趋势展望》,2020上半年,国内教育行业发展呈分化势态——一方面,资本正逐步向头部机构集中,在线平台则更受偏爱,第一梯队企业正加速跑马圈地、整合加速;而另一方面,腰部机构则面临洗牌。

作业帮,两轮融资35亿美元

行至年末,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金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红杉中国、软银愿景基金一期、方源资本等新老股东。值得注意的是,作业帮刚在6月份完成7.5亿美元融资,年内合计融资达到23.5亿美元。

投资机构不乏明星资方,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等,可谓是炙手可热。

作业帮融资历史回顾:

2015年9月,作业帮完成A轮2500万美金融资。

2016年5月,作业帮获得A+H轮融资。

2016年9月,作业帮完成B轮6000万美元融资。

2017年8月,作业帮完成C轮1.5亿美金融资。

2018年7月,作业帮完成D轮3.5 亿美元融资。

2020年6月,作业帮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

2020年12月,作业帮完成E+轮超16亿美金融资

猿辅导,年内三轮融资

而在同一周的12月24日,猿辅导也宣布获得云锋基金3亿美元融资。这已经是一年内猿辅导完成的第三轮融资。今年3月,猿辅导完成由高瓴资本领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10月,猿辅导交割了由腾讯、DST领投的22亿美元的融资。如今猿辅导的融资轮次已经达到10轮。

与作业帮一样,猿辅导也获得了明星机构的争抢。腾讯、高瓴资本、博裕资本、IDG资本、DST Global、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挚信资本、德弘资本(DCP)、Ocean Link、景林投资、丹合资本等等。资方似乎也在争取坐上“末班车”。

值得注意的是,猿辅导、作业帮的你追我赶,也在创造历史,中国互联网领域单笔最大融资额度也出现在在线教育领域。

猿辅导融资历史回顾:

2012年,猿辅导完成A轮1000万美元融资。

2013年,猿辅导完成B轮700万美元融资。

2014年,猿辅导完成C轮1500万美元融资。

2015年,猿辅导获得D轮6000万美元融资。

2016年,猿辅导完成D+轮4000万美元融资。

2017年,猿辅导完成E轮1.2亿美元融资。

2018年,猿辅导获得F轮3亿美元融资。

2020年3月,猿辅导完成10亿美元G轮融资

2020年10月,猿辅导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

2020年12月,猿辅导获完成新一轮融资,获投3亿美元。

阿卡索,亿元级C4轮融资

2019年前后,在线少儿英语的烧钱大战吸引了无数目光。行至2020年,在线少儿英语虽然进入了精细化运作阶段,但想象力仍在。

11月25日,在线少儿英语品牌阿卡索宣布完成亿元级C4轮融资,这是该品牌2016年以来的第8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券商直投领投,数家机构跟投。该品牌10月底刚完成亿元级C3轮融资。

阿卡索表示,本轮融资资金将继续用于扩大外教招聘规模,加大教研投入,全面提升内容研发能力,不断创新和优化教育产品,持续发力在线少儿英语。

阿卡索融资历史回顾:

2016年7月,阿卡索完成A轮融资,获投3100万人民币。

2017年9月,阿卡索完成B轮融资,获投近亿元人民币。

2017年10月,阿卡索完成B1轮融资,获投近亿元人民币。

2019年2月,阿卡索完成C轮融资,获投亿元级人民币。

2019年5月,阿卡索完成C2轮融资,获投近亿元人民币。

2020年10月,阿卡索完成C3轮融资,获投亿元人民币。

2020年11月,阿卡索完成C4轮融资,获投亿元人民币。

伴鱼,两个月完成两轮融资

另一家少儿英语教育品牌“伴鱼”,在8月和9月完成了两轮融资。8月17日,伴鱼宣布完成1.2亿美元C轮融资后,9月,伴鱼再次宣布完成由GGV纪源资本和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联合投资的数千万美元新一轮融资。

伴鱼表示,如果赛道上半场激烈竞争的落脚点是健康的商业模型,那么下半场赛道头部的比拼无疑是健康的规模化增长。能够通过这一产品矩阵,实现学习效果和商业效率的双赢,这也是顶级资本再次押注的关键所在。

同时,少儿英语也在寻求讲出更有想象力的故事。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也表示,公司在深耕少儿英语的同时,将会开始扩展数学和语文等多学科。

伴鱼融资历史回顾:

2015年10月,伴鱼完成A轮融资,获投500万美元。

2017年12月,伴鱼完成B轮融资,获投数千万美元。

2018年8月,伴鱼完成B+轮融资,获投数千万美元。

2020年9月,伴鱼完成C轮融资,获投1.2亿美元。

除上述机构, 2月18日,鲸鱼外教培优宣布,获得B轮1亿元人民币融资。本轮融资由远洋资本领投,山行资本与清新资本跟投,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11月,成都本土教育品牌润哲教育宣布完成亿元战略融资,由中迪资管领投。这是润哲教育首次获得融资。

素质教育,政策东风再起

2020年,素质教育政策利好频频释放,这让机构获得了更好的发展机遇。

与K12赛道相似,素质教育在线玩家亦迎来流量暴涨,细分赛道多点开花,呈高速增长之势。其中,美术、编程教育、逻辑思维等领域具有非常强的吸金力,如美术宝在今年获得两轮共计2.5亿美元融资;编程猫在今年完成两轮共计15.5亿元融资;火花思维、豌豆思维均获得亿元以上融资。

美术宝,素质教育领域最大单笔融资

12月24日,美术宝教育宣布完成D轮2.1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TPG旗下的睿思基金(The Rise Fund)领投,达晨财智、盈睿资本、赛富基金、博佳资本、创致资本等跟投。本轮融资是目前中国素质教育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美术宝累计融资已超20亿元人民币。

美术宝教育创始人兼CEO甘凌表示:“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多品类素质课程的研发,新渠道和新市场的拓展,产品和服务体验的升级,品牌建设,以及线上、线下融合的产业互联网探索。”

美术宝融资历史回顾:

2014年12月,美术宝完成A轮融资,获投460万美元。

2015年12月,美术宝完成Pre-B轮融资,获投6600万人民币。

2016年9月,美术宝完成B轮融资,获投5200万人民币。

2018年10月,美术宝完成B+轮融资,获投1500万美元。

2019年6月,美术宝完成C轮融资,获投4000万美元。

2020年7月,美术宝完成C+轮融资,获投4000万美元。

2020年12月,美术宝完成D轮融资,获投2.1亿美元。

编程猫,13亿元D轮融资

12月,“编程教育将纳入中小学相关课程”引发热议。在编程教育赛道,11月20日,编程猫宣布完成13亿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霸菱亚洲旗下基金领投,中信证券投资、金石投资、优山资本、温氏资本、远洋资本、大湾区基金、中银国际等跟投,高瓴资本、招银国际、中银集团旗下渤海中盛、粤科鑫泰等老股东持续跟投。

据介绍,这是目前国内少儿编程领域内最大的一轮融资。

编程猫融资历史回顾:

2016年4月,编程猫完成天使轮融资。

2016年12月,编程猫完成A轮2000万人民币融资。

2017年5月,编程猫完成A+轮1500万人民币融资。

2017年11月,编程猫完成B轮1.2亿人民币融资。

2018年1月,编程猫完成一轮战略投资。

2018年5月,编程猫完成B+轮3亿人民币融资。

2019年8月,编程猫完成一轮股权融资。

2019年11月,编程猫完成C轮4亿人民币融资。

2020年4月,编程猫完成C+轮2.5人民币融资。

2020年11月,编程猫完成D轮13亿人民币融资。

豌豆思维, C轮融资1.8亿美金

除了编程教育,思维赛道火热依旧。11月5日,少儿数理思维企业豌豆思维宣布获得由软银愿景基金2期领投的1.8亿美金C轮融资,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家族基金、新东方、DCM、创新工场、明裕创投跟投。

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表示,未来豌豆思维会将在线小班课进行到底。

豌豆思维融资历史回顾:

2017年6月,豌豆思维完成天使轮数百万元人民币融资。

2018年5月,豌豆思维完成Pre-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

2019年1月,豌豆思维完成A轮1500万美元融资。

2020年9月,豌豆思维完成C轮1.8亿美元融资。

火花思维,完成E2轮1亿美元融资

而在豌豆思维之前,10月中旬,火花思维CEO罗剑在全员内部信中宣布公司已完成E2轮1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领投,凯雷投资集团旗下基金和猿辅导跟投。据统计,截止目前火花思维已累计完成4.4亿美元融资。

对于此轮投资,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余海洋表示:“团队在新模式AI课和新学科语文英语持续投入,为用户提供了更完整的学习方案。”

火花思维融资历史回顾:

2016年8月,火花思维完成A轮千万级美元融资。

2018年5月,火花思维完成B轮1500万美元融资。

2018年6月,火花思维完成B+轮2000万美元融资。

2019年3月,火花思维完成C轮4000万美元融资。

2019年8月,火花思维完成D轮8500万美元融资。

2020年4月,火花思维完成D+轮3000万美元融资。

2020年8月,火花思维完成E轮1.5亿美元融资。

2020年10月,火花思维完成E2轮1亿美元融资。

除了上述机构,12月初,上海布鲁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宣布,已完成A轮3.3亿人民币融资,由源码资本、君联资本领投,高榕资本及部分原股东跟投。

教育信息化,机构争抢“高地”

与在线教育相同,教育信息化在2020年也获得了发展机遇,不少机构争抢“高地”。但由于教育信息化赛道更面向学校和机构,市场开拓的步伐并没有像在线教育那样迅速。其融资表现中规中矩,远不及年初预期的炙热发展。亿元以上的融资事件仅发生三起。

翼鸥教育,C轮融资2.65亿美元

11月27日,翼鸥教育宣布完成2.65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投资由高瓴创投领投,腾讯、SIG、渶策资本和高成资本共同投资。

翼鸥教育表示,此轮融资资金将继续用于教育底层技术的积累和研发,进一步推进OMO(Online-Merge-Offline)战略,助力教育信息化。

这是翼鸥教育5个月内完成的第二轮融资。2020年7月,翼鸥教育完成了由渶策资本独家投资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翼鸥教育融资历史回顾:

2014年4月,翼鸥教育完成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融资。

2016年4月,翼鸥教育完成一轮超3250万元人民币战略融资。

2017年3月,翼鸥教育完成A+轮近亿元人民币融资。

2020年7月,翼鸥教育完成B轮数千万美元融资。

2020年11月,翼鸥教育完成C轮2.65亿美元融资。

爱学习,D轮融资整体超3亿美金

11月中旬,爱学习(原高思教育集团)宣布获得近2亿美元D2轮融资,此轮融资由GIC领投,华平等原股东跟投。爱学习教育集团D轮融资整体超过3亿美金。

此轮融资将用于继续加大科技和教研投入,创新和完善教育产品,赋能低线城市线下教培机构,助力更多低线城市教培机构转型OMO。

爱学习融资历史回顾:

2012年3月,爱学习获A轮千万美元融资。

2015年9月,爱学习获B轮4亿美元融资。

2017年9月,爱学习获C轮5.5亿美元融资。

2019年4月,爱学习获D轮1.4亿美元融资。

2019年11月,爱学习完成D1轮融资,具体金额未披露。

2020年11月,爱学习获D2轮2亿美元融资。

小鹅通,数亿元C轮融资

10月21日,小鹅通宣布获得腾讯数亿元C轮融资。据介绍,本轮融资资金主要用于持续加大产品和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进一步完善服务体系建设等。

小鹅通创始人兼CEO鲍春健表示:“未来,小鹅通将继续加强产品研发,拓展服务场景,当好大家的‘共享CTO’,为企业搭建好与用户‘连接’的桥梁。”

小鹅通融资历史回顾:

2016年5月,小鹅通完成种子轮融资。

2017年3月,小鹅通完成天使轮融资。

2017年9月,小鹅通完成3000万元人民币融资。

2020年10月,小鹅通完成C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

百家云,B轮获得1.78亿元融资

10月21日,百家云宣布,在2020年三季度完成1.78亿元B轮融资的基础上,完成了9300万的B+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达晨财智领投,老股东金浦投资、邦盛资本、青蓝资本跟投。

百家云创始人兼CEO李钢江表示,完成这两轮融资后,百家云将扩大销售网络、加大研发投入,尤其是在视频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领域将加大人才的招聘。同时,百家云将继续坚持多元化经营战略,通过自主创新和兼并收购等方式,扩大产品边界,保持企业规模快速增长。

百家云融资历史回顾:

2017年12月,百家云完成天使轮融资。

2018年4月,百家云完成A轮6000万元人民币融资。

2019年6月,百家云完成A+轮数千万人民币融资。

2020年9月,百家云完成B轮1.78亿元人民币融资。

2020年10月,百家云完成B+轮9300万元人民币融资。

职业教育,中规中矩

相比于风口上的机构,职业教育进展缓慢,且中规中矩。8月26日,开课吧宣布获得5.5亿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高榕资本和高瓴资本联合投资。

在此次品牌升级后,开课吧面对的用户群将从2.2亿的泛互联网人才,扩展至7.7亿数字化人才。方业昌表示,将帮助数字化管理人才推进企业数字化变革;帮助数字化专业人才聚集专业技能打造;帮助数字化应用人才提高业务效率和价值。

2020年的大额融资彰显了一个明显趋势。在线教育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相比于线下的挣扎,在线机构炙手可热。但也需要看到的是,在线教育的风口正盛的另一边,不少赛道的集中度在不断提升。或许,未来在线教育领域,对于长尾的小微机构来说,并不会特别友好。

#2020年度盘点
相关阅读
起底MCN投资现状:大退潮后,谁还在下注?
奈雪的茶上市首日股价大跌,投资人还有多少耐心?
猿辅导VS作业帮,谁是在线教育第一独角兽?
在线教育融资2020:除了资本青睐的独角兽,仅剩沉默的大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