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医保谈判|恒瑞、君实、百济神州降价八成“入选”PD-1目录,失去独家“特权”的信达生物前景堪忧

几大压力之下,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明年放量可能很难再现今年这样的翻倍走势,这对营收90%依赖信迪利单抗的信达生物而言绝不是个好消息。

12月28日,医保局正式公布2020年医保目录谈判结果,这场年度大考的重头戏——7款PD-1的汇聚一堂的正面交锋也迎来了终局,恒瑞、君实、百济神州三家本土药企以80%左右的降幅“杀入”医保,默沙东、BMS、AZ、罗氏四家跨国药企全部折戟。

上周,恒瑞、君实、百济神州入选的消息已经在市场上流传开来,资本市场随之闻风而动,百济神州在谈判当天(12月16日)大涨8.41%;12月17日,恒瑞医药盘中一度涨停,市值也在最近突破6000亿,创下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去年谈判成功的信达生物也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宠儿,12月24日信达生物盘中市值首次破千亿,28日当天盘中股价达到77.3元/股再创新高。但恒瑞、君实、百济神州三家以降幅80%左右的超低价杀入,失去PD-1医保独家入选资格的信达生物真能实现资本市场的预期吗?

信达生物中标价盈利优势明显,受资本市场热捧

2019年,信达生物在医保谈判时以2843元(10ml:100mg/瓶)的定价成为唯一进入国家乙类医保的PD-1单抗产品,相比其上市时的定价7838元(10ml:100mg/瓶),降幅达到63.73%。

信迪利单抗的年费用由谈判前的28万元陡降到9.67万元/年,对去年的生物药市场也是极大的冲击,信达生物为进入医保所下的决心可见一斑。

事实证明,信达生物的做法是异常成功的。进入医保后,2020年,信迪利单抗迅速放量,2020年一季度实现销售收入4亿元,上半年累计实现销售收入9.2亿元,上半年的销售额几乎与2019年全年10.159亿元销售额持平。

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PD-1信迪利单抗第三季度销售额已经超过6亿元,前三季度累计已超过15亿元。多家机构预测,其2020年销售额稳过20亿,是进入医保前销售额的两倍,或将成为国内销售规模仅次于恒瑞的PD-1产品。

而今年医保谈判的结果似乎再次验证了信达生物的先见之明。相较于去年信迪利单抗的9.67万/年,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在发布会后接受媒体采访回复,今年3款国产PD-1(恒瑞、百济神州、君实)全部获批适应症进入医保,降幅基本在80%左右,价格均低于去年信达生物PD-1进医保价格。恒瑞、百济神州、君实的PD-1产品谈判价格降幅如此之大,未来的盈利空间无疑被进一步压缩。

一位医药投资人对蓝鲸财经表示,近期资本市场对信达生物的青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较于今年的谈判结果,去年信达生物的9.67万/年谈判结果未来在盈利能力上更有保证。

但信达生物真的能“高枕无忧”吗?

恒瑞、君实、百济将蚕食市场份额,信达明年营收压力倍增

事实可能并非如此,一位医药分析师向蓝鲸财经记者表示,恒瑞、君实生物、百济神州明年可能会冲击信达生物的市场份额。他认为,这三家进入医保的价格较信达生物是非常有优势的,医生在推荐用药时除了考虑治疗效果,患者的用药成本也是一个关键因素,因此今年进入的三家明年在放量时必然会蚕食信达生物的市场份额,考虑到信达目前90%的营收都由PD-1单抗贡献,明年的营收压力可以想象的到。

另外,当恒瑞、君实生物、百济神州都进入医保,失去了PD-1医保独家入选资格的信达生物先手优势不再,四家站在同一起跑线时,上文的分析师是指出,未来的竞争的关键可能是销售能力和适应症的多少以及与其他疗法联用等维度。

目前来看,分析师认为信达在这几个方面并没有绝对优势,甚至还有一些劣势。截止2020年6月信达生物商业化团队有1100人,而恒瑞2019年年报显示,其销售团队有14686人,其中,肿瘤销售的团队应不少于6000人,且经验丰富。

在适应症方面,信达生物进入医保的适应症只有一个三线复发或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且适应症并不大,国内年新增1400-5600名患者左右。根据医保局官方消息,今年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的淋巴瘤和尿路上皮癌两个适应症全部进入医保,恒瑞的卡瑞利珠单抗的淋巴瘤、肝细胞癌、非小细胞肺癌和食管鳞癌四个适应证全部进入医保;君实的特瑞普利单抗的黑色素瘤适应证进入。这之中不乏大适应症。

在适应症上,信达已经慢人一步了。

另一位医药分析师则指出,信达生物去年医保谈判的协议期只有两年,也就是到2021年12月31日为止,在明年年底信达生物就将与医保局再次谈判,今年的医保谈判价格也会成为明年信达生物谈判时的天花板。

几大压力之下,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明年放量可能很难再现今年这样的翻倍走势,这对营收90%依赖信迪利单抗的信达生物而言绝不是个好消息。

降价竞争或成明年关键

信达将如何应对新的竞争格局?

多位医药市场人士认为,信达生物也不会坐以待毙,降价竞争可能是明年的关键。其中一位市场人士指出,虽然信迪利单抗只有三线复发或难治性经典霍奇金淋巴瘤进入了医保,但今年有两个新适应症申报上市,分别是联合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和铂类用于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与联合吉西他滨和铂类化疗用于晚期/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一线治疗。

该人士认为,如果新适应症明年获批,信达很有可能采取在新适应症上降价的策略来扩展适应人群,保证放量效果。对此,蓝鲸财经也向信达生物求证,暂未收到回复。

类似的场景已经在PD-1战场上演。此次无缘医保的0药在在医保目录尚未公布之前,12月24日,更新了最新的援助方案由原来的“首次3+3,后续3+4循环”调整为年度“3+3,后续3+X”,以60公斤的患者为例,患者完成一年治疗(每两周一次)自付费用约为人民币48万元,而在新方案中,患者年自付费用为人民币11万元,约为上市价格的1/4。

今年信达生物依靠信迪利单抗营收将超20亿,坐上国内PD-1单抗的第二把交椅,但明年这条路或许不会如此顺利,信达生物将如何应对,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