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50|上投摩根基金王丽军:在草根调研中发现伟大企业

股票投资的关键是寻找在当下所处经济环境中产业发展趋势较为明确的投资机会。

“这只基金叫中国世纪,它的名字就是我们的发行初衷和投资目标:我们要找出能够代表中国未来十年,甚至未来三十年先进生产力的优秀公司、伟大企业。”在接受蓝鲸财经专访时,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QDII)的基金经理王丽军说。

先进生产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站在时代的前端,做技术革命的弄潮儿:智能硬件、在线教育、共享经济、云计算……一浪又一浪的新商业、新潮流汹涌而来,稍有懈怠便会被时代抛弃。

而王丽军恰恰是一位非常“时髦”的基金经理:她不仅热爱工作,而且重视和享受生活,能从身边的烟火气中发现重大的投资机会。

她是国内很早一批跨市场研究互联网电商的投资者,不仅目睹了2010年前后中国移动互联网鸿蒙时期的风起云涌,而且一路伴随,对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路径、最新动态如数家珍。

她还是市场上很早就在全球范围投资中概股的职业投资者,不同的市场环境、大量的投资标的、多变的产业趋势让她不断地拓宽着自己的能力圈,从大消费到房地产,再到创新科技、医疗器械、精密制造……不断学习,才能跟紧先进生产力的方向。

保持这样的“时髦”会不会很吃力?这对于她来说似乎只是性格的底色。

在A股加大开放过程中“中国世纪”诞生

问:请谈谈你从研究员到基金经理的职业选择过程?

王丽军:我入行比较早,大概是在2007年2月份进入基金行业做研究员,一开始主要研究大消费领域,后来慢慢延伸到房地产。2009年我加入上投摩根,担任基金经理助理、行业专家,研究方向以家电零售等大消费领域为主。2016年11月起我开始担任基金经理。

基于对国内消费领域品牌商、渠道的研究,2012年,我的研究领域开始覆盖海外,特别是电商领域。

这一年电商行业特别跌宕起伏。唯品会在纽交所上市,打破了中概股赴美上市的僵局;京东在家电领域发起价格战,让苏宁、国美感受到了危机,两大线下零售商奋起直追、发力线上;天猫与淘宝更是在“双11”创下了我国网购交易的成交量记录……(注:本文所提个股仅为举例说明,不构成投资建议。)

我们公司是业内较早布局海外业务的基金公司之一,并成立了海外研究小组,我开始担任这个小组的组长。

回望过去,2015年,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分水岭。

在2015年之前,国内和海外基本上是割裂的两个市场,一般投国内的只投国内,投海外的只投海外,且都是有海外背景的人在投海外市场;但在2015年股市经历了大幅波动,让国内原有的投资理念遭遇重创,再加上沪深港股通机制的相继建立,海外的价值投资理念对国内市场的影响开始深化。

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了海外研究小组。作为小组长,我当时很大一部分的工作内容,是把海外的投资理念传达给国内,然后把国内一些个股的研究的方法分享到海外,形成海内外研究领域的联动。所以在当时,我们小组基本上是类似于一个沟通海内外市场的桥梁角色。

基于对海内外市场的研究和对价值投资理念的认同,再加上港股通机制的建立,2016年11月,我们推出了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在当年,这是一只市场上比较稀少的可以同时投资A股、H股以及在美上市中概股的QDII基金。

2016年、2017年,价值投资理念在国内越来越受到认可,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也因此取得了非常不错的业绩。

问:这样一段职业经历对你的投资风格有什么影响?

王丽军:我自己总结下来有以下三点:

一是我从业时间比较长,不仅经历了市场两轮牛熊转换的洗礼,而且覆盖领域一直在大消费、房地产及相关产业链上,逐步形成并持续完善了自己的研究和投资框架。

二是我的研究始于2007年房地产大周期的起点,有多年海外市场的研究经验,并且持续跟踪关注了国内外大的经济周期。因此,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从产品设计和成立之初,一直是按照自上而下做大类资产配置的模式来运作的,我们希望可以根据不同的经济环境,不同的财政金融政策,相应建立我们在不同环境下的投资策略。

三是在自上而下的投资策略下,我们不会局限于某一种风格,也不会局限于某一类行业,而是去买细分行业或者细分板块里的龙头公司。这里的龙头公司并不仅仅指大家耳熟能详的大公司,即使这家公司只有100亿,只要它是细分行业里优秀的公司,我都会考虑。

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是我亲眼看着它诞生的,它的名字就是我们的发行初衷和投资目标:我们要找出能够代表中国未来十年,未来三十年先进生产力的优秀公司、伟大企业。

寻找代表中国未来十年先进生产力的优秀公司

问:在自上而下的投资逻辑下,你是怎么利用宏观经济和产业发展趋势做投资判断的?

王丽军:宏观层面可以通过一些国内和海外,尤其是中国和美国的经济数据做大致的风格判断。比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到今年,因为经济下行和流动性充裕,A股一直是以成长股的逻辑为主,且强者恒强,公司之间的信用利差越拉越大;再比如更大宏观层面的中美关系、汇率等问题,使得内需方面出现了很多投资机会。在这样的判断下,我们相应就会有一个大的投资框架。

另外,不同时代的优势产业是不一样的。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今年6月,中证指数公司对我们上投摩根中国世纪基金的业绩基准——中证中国内地企业400指数进行了修订,除了指数名称变更为“中证中国内地企业500指数”外,按照新的编制方法,其指数样本的行业权重是按各行业对GDP增长的贡献进行分配。

因此在调整后,该指数成分股大幅压缩了金融地产的权重,相应提高了消费股、科技股的权重。这反映的就是不同经济环境下优势产业的变迁。

因此,我们要寻找的,是在当下所处经济环境中产业发展趋势较为明确的投资机会。

问:目前你主要看好哪些方向?

王丽军:我现在主要聚焦的几个方向是消费、制造业以及科技。

消费领域,我们倾向于挖掘传统行业中有新的赋能的公司。比如我们可以看到,电商的经营数据是持续增长的,而且电商的格局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短视频的崛起,在线教育的普及等等,这一方面是受疫情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反映着我们消费方式、消费理念的变化,这些变化里蕴藏着很多可以挖掘的投资机会。

制造业领域,主要包括工程机械、建材、汽车、化工等细分行业。首先,随着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国内制造业的技术水平已经在向国际看齐,特别是在进口替代的趋势下,龙头公司的市场份额将会大幅提升;其次,它们的估值很低,基本在20倍左右;此外,转型升级带来的预期差,这里主要指一些出口导向的企业,在今年很迅速、成功地完成了出口转内销、线下到线上的转型。

科技领域,主要关注集中在互联网公司。

互联网公司和软件公司不太一样,它们是平台型公司,一般有两大类:一类是手里有2亿用户的,他们在想怎么破圈,把2亿用户扩大为6亿用户;另一类是手里已经有5、6个亿用户的,他们在想如何把用户变现。

用户层面,我们会关注用户的质量,从而判断该互联网平台的潜在用户群有多大,有没有可能持续增长等。

变现层面,通常有三种方法:广告、游戏、电商。目前电商竞争激烈,因为它牵扯到供应链的问题,我们也会重点关注这些互联网公司在电商领域的动作。

另外,互联网公司是to c的,是直接触达消费者的,所以管理层的格局非常重要,这和流程化、标准化的制造业公司不太一样。我们也会在调研中重点关注管理层和企业文化。

问:在确定好行业方向后,你是怎么确定具体公司的?

王丽军:一是要看它处于行业的什么阶段。比如创新药,如果按行业的四个阶段来划分,在初创期我们会选择研发能力强、创新技术厉害的;但是到了第四阶段,创新药需要落地时,我们可能更倾向于买平台型公司,因为只有渠道好的创新药公司才能真正落地产生利润。

二是要看它在行业中所处的地位和优势。比如对于已经很成熟、充分竞争的制造业来说,就要看它的管理组织体系是否具有规模优势、成本优势等等。

但无论是成本优势、技术优势还是人才优势,ROE都是一个很关键的指标,ROE高说明这个公司的自循环能力很强。

成熟行业里面,我们比较倾向于选择ROE比较高的公司,如果一个公司连续三年ROE都稳定向上,那么它基本上可以做到从行业竞争里脱颖而出,而且能够稳住行业地位。

留意在日常生活收集有价值的信息

问:在工作和生活中,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王丽军:我最近在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如果说对我影响最大的,可能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某一类人,或者说某一类风格,就是每天都要学习、每天都要进步。

如果非要说谁对我影响最大,应该是《飘》的女主角斯嘉丽·奥哈拉。《飘》是我看了很多遍的书,我希望自己可以像斯嘉丽一样不服输,不会轻易被打倒,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去做,错了就错了,跌倒了就站起来。

我在2007年入行,其实2008年挺灰心的,因为当时虽然每天都在做很多研究,但是市场照样下跌,从6000多点跌到1600多点,那时候的挫折感来自于自己的努力看不到成果。但是前辈鼓励我说,其实你每天都在学习,都在进步。我也一直拿这个来要求自己,不用在乎市场短期的波动和情绪,你要做的就是每天努力。

后来经常有人会和我说,基金经理要风格清晰,你的能力圈是什么就做什么好了。但是我不太同意,不懂的东西我也要尽力去学。只有多学习,多看不同行业、不同风格的公司,在好的机会来临的时候,你才能有准备地把握到。

投资其实是一个竞技类行业,它有业绩、有排名,你必须要很努力才能跟得上或者超过你的同行。压力当然会有,但竞技可以让你的状态保持得很好,每天都要很努力,无论是工作状态还是生活状态,甚至是保持良好的、健康的身体状态。我很喜欢这个行业。

问:那你平时会看一些投资类的书籍吗?

王丽军: 其实我不是一个只喜欢坐在案头前工作的人,也不是会去学投资大师风格的人,我更生活化一些。我常说自己是投资圈的广场舞大妈,出去买菜会和卖菜的人聊,出去理发会和理发师聊,草根调研比较多。

这两年社会发生了很多变化,包括消费方式、生活方式,而这些变化都是在你身边发生,比如在线教育、免税,这些生活的直观感受可能会比数据、书籍带给你的影响更早。

(作者:蓝鲸财经 裴利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