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帮再获融资,在线教育“钱”途光明?

资本寒冬,逆势融资。

投稿来源:二财

6月29日,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官宣”: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

此前,有关在线教育亏损、裁员、暴雷等负面消息接连不断,作业帮能在资本寒冬中逆势拿钱,也给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打了一针强心剂。

但是,不得不承认,疫情“宅经济”红利下,作业帮的成绩单及投资方乐观的市场预期,是此次融资成功的极大加分项:作业帮APP日活用户从去年6月初的不足3000万,涨到了如今的超5000万,其中疫情贡献巨大。

市场红利,雨露均沾。不仅是作业帮,猿辅导等头部在线教育品牌也在疫情间收割了一波小高峰,最火爆之时,用户以“千万”的量级增长。

然而,当市场回归日常,线下教育蓄势反扑,在线教育的这场“春天”会不会只是昙花一现?

01

资本寒冬之下,疫情“火”了在线教育

“非常看好中国在线教育和作业帮的发展前景。很高兴成为作业帮的股东,希望协助公司实现下一阶段的发展。”作为投资方之一的方源资本董事长兼行政总裁唐葵对此次合作很有信心。

公开信息显示,创立于2015年的作业帮,旗下产品总月活用户超1.7亿,累计激活用户超8亿,是进入中国应用市场Top30的唯一一款教育类APP。作业帮直播课产品,正价班学员过去两年增长超10倍,过去一年增速超400%,2020年春季正价班学员超130万。已累计为超4900万学员授课,其中付费学员超1200万。

作业帮应该感谢疫情下“宅经济”带来的惊喜。

仅以其旗下的免费直播课为例,作业帮于1月25日(大年初一),行业首家面向全国用户推出免费直播课,覆盖小、初、高所有年级主要学科,报名人数超3100万,用户激增10几倍。

3月31日,全国高考延期的消息一经宣布,作业帮直播课又是第一时间推出“高考加油站”,为高考学子提供包括高中课程重难点、名师解题大招、高考冲刺建议等在内的免费直播课。

这张“成绩单”,是作业帮此次融资过程中最好的“投名状”。

线下教育停摆,在线教育集体发力。据媒体报道,“宅经济”持续下,今年2月份,13家在线教育相关公司的市值已经累计上涨781.66亿元人民币,将近800亿。以猿辅导为例,疫情间,猿辅导开课第一天,500 万人同时在线,服务器直接过载,累计用户过 4 亿。

02

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实现盈利遥遥无期

对于在线教育来说,如此鲜花着锦的情景,五六年前就曾上演过。

当时,我国在线教育刚刚起步,资本进入,创业者蜂拥而至,行业迅速扩张。截至2016年底,在线教育相关企业累计超过400家。但是,另一组数字却十分尴尬:400家企业中,70%的企业处于亏损状态,10%的公司能够持平,甚至有15%的公司濒临倒闭,盈利的仅占5%。

这一局面并没有随着时间而缓解。相对于传统的线下教育,信用背书是线上教育的短板,在线教育必须以更高的成本获得认知与信任。但是,随着互联网红利减少,行业竞争加剧,获客成本一再攀升。

据报道,2019年,学而思向腾讯与头条系投放广告的资金数可达数亿元,猿辅导在抖音上的投放约为一亿元。据不完全统计,去年的暑期招生战中,截至9月,十家在线机构的投放总额达到30~40亿元,包括作业榜在内的头部机构,每日在广告宣传上的费用平均高达1000万元。

去年年底举行的极客公园大会上,VIPKID创始人、CEO米雯娟表示,VIPKID获客成本大概在4000多块钱。这个成本,已经达到了VIPKID平均客单价的一半。而放眼整个在线英语教育行业,4000元的平均获客成本,已是行业较低水平。

形势日益严峻,为了自救,企业不惜打“优惠战”,以此吸引消费者,从而吸引资本,继续“烧钱”。没有良好盈利模式的在线教育品牌陷入恶性循环,行业内有人称,许多在线教育品牌“是以融资驱动而不是收入驱动”。

与此同时,看不到实际成效,资本趋冷,品牌失去支撑。诸多因素下,去年,积压的问题大爆发,在线教育品牌被爆裁员、爆雷等现象时而发生:学霸一对一走向破产、VIPKID被爆裁员、韦博英语因资金链断裂而爆雷、开心豆少儿英语大批量关店等。

疫情为在线教育带来了“第二春”,但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盈利困难的根本问题没有解决,“换了澡堂依然不会游泳”的局面几乎可以肉眼预期。

03

结语

虽然问题存在,但在线教育的前景很被看好。

《2019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前瞻分析报告》显示:未来几年,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保持15%左右的速度继续增长,到2024年预计突破4亿人,总体市场规模将突破4500亿元。随着二胎的开放,以及家庭对教育更加重视,市场潜力非常大。

但是,企业必须正视一个问题,在线教育已进入洗牌期,大的平台优化,小的平台消失,资本只青睐优秀的行业巨头已成大趋势。

这一点,从作业帮能在资本寒冬中赢得青睐,能找到不少线索。比如,疫情间,作业帮排课时选最好的老师,并推出名家讲堂,邀请欧阳自远、王蒙、惠若琪、薛兆丰等名人做客直播,拓展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精品课程。表现可圈可点,才能获得主动。

而且,无论是实现盈利还是远期做大做强,在线教育必须放弃对资本的绝对迷信。资本讲究以小博大,以快打慢,教育重在启迪和润化,是一项“慢工程”,两者有天然的不同。资本能帮助企业强大实力,反哺教研,实现学生受益,但如果继续违背教育规律,延续一边烧钱、一边融资的恶性循环,才是最大的“舍本逐末”。回归教育本质,优化教学研发,吸引优质师资,才是在线教育的出路。

“中国在线教育加速发展,但产品和服务品质始终是核心。”此次成功融资后,作业帮创始人、CEO侯建彬说了这样一句话。

这句话,或许也是所有在线教育品牌破局的关键。毕竟,“互联网+教育”,核心仍在“教育”。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