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2017到2019,直播是怎样盘活B站的?
摘要

B站直播在万千的直播平台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靠这些新兴的品类外,也得益于其ACG文化。然而近年来,ACG直播却成为被诟病的板块。

投稿来源:萤火新消费

作为年轻人偏爱的十大APP榜首的bilibili,一直以ACG(动漫、二次元的内容和游戏)文化为核心标签。

bilibili创建于2009年,被粉丝们亲切的称为为“B站”。bilibili一词来源于一部名为《某科学超电磁炮》中女主放电的时候发出的声音,结合当时日本弹幕网站鼻祖niconico,就有了B站的名称。

前几天(11月19日),B站(BILI)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Q3该公司总共净收入为18.59亿元。同比增长72%,与此同时,B站当季的月均活跃用户增长38%为1.28亿。

在财报发布的四个交易日后,B站股票经历了先大跌后回暖,业内人士分析可能与B站核心业务的变化有关。

长期以来,B站的主要收入都来源于游戏,2018年,B站的游戏收入为29.3亿元,占全年收入的71.12%。明明是个漫画、二次元文化聚集的社区,却主要靠游戏盈利,很难说上是一个健康的体系。

B站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另外鉴于各个社交社区的显著瓶颈,B站开始尝试多元化发展。从第三季财报中就可以看出,在此方面多少有些成效,第三季度中,非游戏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76%。达到了史上新高的9.3亿元,占B站总营收比重的50%。

其中有一项十分值得注意的数据增长,在非游戏业务中,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67%,达到了4.5亿元。

B站的直播更像是斗鱼TV、虎牙TV这种直播,而非电商直播和抖音直播。

事实上,B站直播的发展,跟游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B站直播区的首页基本都是游戏,有些是当下比较火的电竞游戏,类似《英雄联盟》、《守望先锋》等,还有些是站内游戏诸如《Fatego》和《碧蓝航线》这种。

B站为了做好直播+电竞的业务,在去年10月份成立了哔哩哔哩电竞公司,在此之前,B站还成立了职业战队BLG。B站多方进军电竞行业,想要依靠电竞的火热程度,带动自身直播业务和游戏业务的发展。

除此外B站在发展直播产业时,挖掘出年轻人喜欢的“另类”直播。

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B站直播中,生活类直播和视频成为增长最快的一个品类,同比增长达到80%,成为播放量和内容数量增长最快的品类。

B站有一对UP主叫华农兄弟,他们同“本土生长”的其他B站up主有些区别,他们并不是那种擅长动画、音乐、科技等内容,而是纯粹过着乡村生活的一对养竹鼠卖竹鼠的兄弟。他们最开始只是想要宣传他们饲养的竹鼠,后来视频爆火后,很多B站用户被淳朴的乡村生活吸引。

不到两年时间,这对兄弟收获了200万粉丝并开通了直播。不但制作的视频和直播火爆B站,就连他们养的竹鼠都成为明星,各种关于竹鼠的梗流传在B站用户中。

新一代的年轻网民,并不像我们想象的只喜欢幻想世界中的东西,他们不仅喜欢看武侠玄幻,沉迷在漫画的爱情中,也同样热爱美好的现实以及简单的生活。

最可以体现这一点的就是B站直播区特有的风潮——直播学习。B站官方给出的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有146万个小时的学习类直播,开播了超103万次学习类直播。

不少用户表示,通过看其他人的学习直播,可以逼迫自己专心学习,相当于有个人在监督你,有点像小时候去同学家写作业,两个人写总比一个人写更容易坚持。

互联网时代,新生一代正在自发利用新的方式去努力学习进步,他们不仅只会娱乐,他们更热爱美好的现实。而B站这个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也正在印证着不一样的直播市场。

学习也好,生活也罢,现代人对直播的期待已经不再只是用来享受娱乐,听别人唱歌和看别人打游戏,而是希望通过直播来提高自己的生活快乐程度,寻找和自己做着同样事情,朝着同一个方向努力的同行者。

B站直播在万千的直播平台中占有一席之地,除了靠这些新兴的品类外,也得益于其ACG文化。然而近年来,ACG直播却成为被诟病的板块。

ACG文化相关直播中,露脸直播成为主流。

不少B站老up主推送的抨击现在露脸聊天直播区主播行为的视频,获得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播放量。视频中指出,女性主播穿上cos服、露腿露锁骨的同时一边打游戏一边暗示挑逗观众;而男性主播则是露个好看的手、开着昂贵的声卡、说话轻慢温柔。视频最后还表现了对此品类直播的担心,称那些真正解说动漫、热爱ACG文化的元老级up主,却远远比不过那些卖肉卖萌卖腐的主播。

B站的直播大多离不开站内的相应文化,B站直播能与其他直播平台形成差异化,也主要得益于B站良好的社区与创作氛围。

合适的内容只在圈层内传播,受众十分集中,误解少,观众之间更容易产生情感共鸣,形成一个和睦繁荣的社区,正是B站的优势所在。

由于B站受众多为ACG爱好者,直播主播与圈层内的受众互动也很少产生互相攻击,相对于其他直播平台,B站的主播之间一般都会互相尊重。

然而随着B站越来越多元化、越来越包容,这个优势也在逐渐削弱。从2017年B站首页由分区变成智能推荐,到后面付费漫画和大会员,原住的B站用户也深表担心。

虽然大家表示对B站也需要盈利这件事保持着宽容的态度,但直播区随着“正式会员”体系逐渐开放,不和谐的声音也越来越多。如何保持直播多元化蓬勃的同时,顾及到自身的优势和可持续性,或成为B站直播发展的主要考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2
太保寿险26.86亿举牌上海临港,业内:险资整体加仓预计明年提速
3
增长乏力、成本高企的正保远程教育,未来要怎么走?
4
雅戈尔“断臂求稳”剥离投资业务,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5
华鸿嘉信又一年难过500亿?“救火队长”张立洲临危受命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