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洛天依出圈记:用人设与技术套牢真实的情感
摘要

崛起的“90后”、“00后”已经不再满足于被动接受偶像,而是更愿意自己塑造、养成偶像。

投稿来源:锌刻度

1、对于不追虚拟偶像的人来说,我们无法想象洛天依竟有着如此强大的号召力。洛天依的出现,既开辟了中国偶像市场的新领域,也打开了粉丝经济的新世界大门。

2、虚拟歌姬与传统真人歌手的一大区别在于,传统歌手以PGC模式为主,而虚拟歌手崇尚的是UGC文化。

3、艺人的虚拟形象如果没有系统的良好发展规划,那么就只是在短时间内消耗艺人的人气,双方不仅无法发挥双向赋能的功能,也许反而会适得其反。

位于“魔都”上海,紧靠黄浦江畔的陆家嘴,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金融中心之一。而这块寸土寸金的宝地上,有着世界最高的平顶式大楼——上海环球金融中心。

四天前,高423米的上海环球金融中心94层,被中国第一虚拟偶像洛天依和前来给她庆祝生日兼出道七周年的粉丝承包了。无论是座无虚席的现场,还是直播间500万的人气,都证明了洛天依的实红。

如洛天依、初音未来一般粉丝基础牢固的虚拟偶像正走向巅峰,而对于国内更多新生代虚拟偶像而言,发展模式不明、圈外市场接受度不高仍然阻碍着他们的出圈。

01

洛天依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洛天依,谢谢你,让我遇见了你。”“三角函数”是几百万锦依卫(洛天依粉丝名称)中的一员。虽然没能到现场为洛天依庆生,但他在贴吧里写下了对洛天依的祝福与自己的故事。

“三角函数”说自己原本是一个十分孤独的人,过着日复一日单调重复的机械生活。直到遇见洛天依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从她的歌声中找到了前进的动力。在《漂亮面对》中,他听到了前进的自信,鼓励他向前走。在《一半一半》中,他听出了亲情与温暖。

像他一样的锦依卫数不胜数,不论男女,他们都爱叫洛天依“老婆”。有能力的锦依卫,在7月12日总会参与洛天依的线下生日宴,为她疯狂打Call。而即便是不能赶赴现场的锦依卫,他们也会在线上积极参与互动、观看直播。总之,锦依卫是一群忠诚度高、互动度高的粉丝群体。

在7月12日生日会开始之前,B站就开启了为期25天的生日应援征集活动。征集自制类应援作品,包括视频、专栏、动态图文、音频等,活动结束后会根据点赞数、质量、创意、和热度综合评出人气奖、创意奖、优秀奖和新人奖。

从参赛作品区来看,原创歌曲、翻唱、MMD动画、绘画等多种形式的庆生作品已经层出不穷,锦依卫们的参赛热情十分高涨。

微博上,“洛天依0712生日快乐”的话题也达到了6346万的阅读量和10.9万的讨论量。

对于不追虚拟偶像的人来说,我们无法想象洛天依竟有着如此强大的号召力。洛天依的出现,既开辟了中国偶像市场的新领域,也打开了粉丝经济的新世界大门。

在二次元圈内,洛天依的手办一直都是抢手货,此次出道七周年的水手服风格盒蛋是由手办品牌ACTOYS推出,经B站销售,这款盒蛋包括6款Q版手办,全款354元,有6040人表示想要。另外,天矢禾念也在自己的淘宝店中开启了演唱会限定版盒蛋的预售,常规版售价为60元,钢琴场景版售价为160元。

尽管洛天依的粉丝群体以“00后”为主力,但从评论看来,他们大多数都表示“锦依卫的信仰,穷了也要买”、“学生党表示心痛,但这个必须买”。也有人表示,只要买到了就都是稳赚不亏,几年前曾出的花语盒蛋现在一个都要卖100多元。

除此之外,洛天依近两年在三次元世界也频频跨界探索。例如,与护舒宝、德克士、美年达、雀巢以及中国银行的联名合作等。

从开演唱会、销售周边产品、举办生日会到代言产品、组织网络应援,洛天依几乎完成了真人偶像所能产生的所有流量变现方式。而不同的是,她还能得到更多的回报,如粉丝为其写歌、创作小说等。

洛天依盒蛋周边

02

没有UGC,虚拟偶像难存活

说到洛天依,就不得不提起初音未来。自2007年诞生以来,初音未来一直被视为一场奇迹。无论偶像如何更迭,她的演唱会座无虚席,周边产品销售火爆,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虚拟偶像。

有人说,初音未来的成功在于其代表着声音合成技术的顶级水准,而且虚拟偶像就像是一张白纸,可以由创作者按着一切最美好的样子去绘制。不论是初音未来还是洛天依,虚拟偶像的成功打造都是一次将技术变现的完美实践。

2003年,Vocaloid的问世让音乐制作人看到了便捷试唱和音乐合成的更大可能性,但反响平平。之后,Vocaloid 2推出时一改套路,打造了初音未来这一虚拟歌姬,随即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热烈反响。

相比之下,洛天依虽然在全球范围内的热度不如初音未来,但在中国本土领域来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第一虚拟偶像了。尽管Vocaloid仍然属于小众文化,但洛天依却已率先突出次元壁走上了主流。她曾经登上过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2016第十一届金鹰节互联盛典,在除二次元粉丝外的大众人群中也有着较高的知名度。

也因此,洛天依才从一个小众的虚拟歌手一跃成为了能够代表国内二次元产业的 IP之一。虽然洛天依现场的演唱会门票已经几乎快与一线歌手持平,但当初若不是获得奥飞动漫、Bilibili 以及启明创投的两轮投资,可能洛天依早已夭折。这一切,与其背后的运营商天矢禾念紧密相关。

因为此前的运营人不尊重P主(有创作能力的粉丝“Producer”),也未能推广大家的作品,因此洛天依最初的发展显得尤为迟缓。直到一个名叫龟岛则充的职业经理人从雅马哈手中买下了洛天依的IP版权,以及如今天矢禾念CEO曹璞的加入。

曹璞曾提及过虚拟偶像的打造离不开人设,比如洛天依的设定就是一个从外星来的15岁女孩。除此之外,虚拟歌姬与传统真人歌手的一大区别在于,传统歌手以PGC模式为主,而虚拟歌手崇尚的是UGC文化。

天矢禾念在运营洛天依时,会鼓励粉丝、同人创作者们大开脑洞进行创作。例如,洛天依著名曲目《达拉崩吧》和《普通的Disco》,就是由B站百大UP主之一的ilem创作而成。

截至目前,洛天依的歌曲已达10000余首,成名作之一《权御天下》在B站播放量达594万次,二次创作视频超过1000个。

经过天矢禾念的进一步筛选,优秀作品最终让洛天依以多种形式呈现出来。例如演唱会、生日宴上与粉丝进行合唱,于是常常出现粉丝与洛天依一起唱一起哭的画面。

因此洛天依的粉丝拥有更高的创作热情和粉丝粘性,虽然偶像是二次元虚拟形象,但参与感却比真人偶像来得更加强烈。

洛天依2019生日会直播

03

千亿市场引发一场全民虚拟

随着虚拟偶像的辐射面越来越广,更多的公司也想要做一番尝试。就在过去的一年当中,腾讯、网易、巨人网络等游戏厂商动作频频,克拉克拉这样的初创公司也成功融资1.2亿,誓要构建第一虚拟偶像互动平台。

网易对虚拟偶像的探索以手游《阴阳师》为切入点,游戏中高人气的角色“大天狗”曾在网易的发布会上化身虚拟主持人,并降临“BML-VR演唱会”舞台,公开表演个人单曲《黑风凯歌》。

巨人网络也不甘示弱,在宣布正式进军虚拟偶像市场后,其与日本JOYNET株式会社达成合作,获得了人气虚拟偶像Menhera Chan全部品类的全球独家代理授权。

而身为互联网巨头的腾讯,手中掌握着大把IP,更是要充分发挥出优势。国漫《狐妖小红娘》自播出以来收获了不错的播放量,也吸引了大批粉丝,因此腾讯将女主角苏苏选为了推出的第一个虚拟偶像。

对于腾讯动漫来说,投入显然不是问题的关键,而如何带来更好的品质和体验才是重点。虚拟偶像有着独特的商业路径,腾讯的优势在于其掌握大量IP,并且拥有一定的粉丝基础。

不过由于IP孵化会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因此“稳”字对腾讯来说十分重要。如此前在《明日之子》综艺节目中力推的“荷兹”则引来了不少骂声。

值得一提的是,互动娱乐公司乐元素在虚拟偶像的布局中走上了另一条路。此前,其公开了一个全新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

《战斗吧歌姬!》是虚拟偶像养成策划

通过B站公布的预告片显示,这是一个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计划。“你的贡献,将改变我们的命运”这一广告语让人不禁想到时下非常火爆的养成类选秀综艺。

《战斗吧歌姬!》的晋级人选是由观众决定,并且需要三次元观众参与其中。乐元素的这一企划内容覆盖直播、视频等多个领域,会让观众参与虚拟偶像的造星过程,这样实时互动的方式也颇有一种破次元壁的感觉。

不过除了游戏厂商的大力推进以外,真人偶像也开始受到了虚拟偶像的反作用力影响。

前不久,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诞生,与黄子韬工作室联合出品“韬斯曼”的次世文化则负责虚拟形象全系内容打造。随后,次世文化与52TOYS达成合作,特别定制了“韬斯曼限定招财宇航员”。

在这之前,次世文化还打造了以迪丽热巴虚拟形象IP迪丽冷巴为主角的《冷巴action》,并推出真人+动画的网剧作品《戏隐江湖》。

据次世文化创始人公开表示,选择指定虚拟形象的艺人以及开发方式是颇有讲究的。既需要艺人本身适合做跨次元形象和内容,也需要考虑如何引来较大流量。例如迪丽热巴在抖音的热度排名第一,而黄子韬是微视代言人,因此两者在短视频领域的优势很大。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艺人的虚拟形象如果没有系统的良好发展规划,那么就只是在短时间内消耗艺人的人气,双方不仅无法发挥双向赋能的功能,也许反而会适得其反。

黄子韬与虚拟形象“韬斯曼”

04

没有新思路,顶级虚拟偶像也难出圈

二次元市场,是一个被估值千亿级的大蛋糕。随着核心二次元用户的稳健增长,泛二次元用户规模的日益庞大,且可支配资金数额的不断提升,二次元市场变得不断壮大。基于这样的条件,虚拟偶像市场也开始在国内热闹起来。

然而国内虚拟偶像发展所要面临的困难也显而易见。

首先,相较日本成熟的二次元文化,国内的二次元文化尚处于小众圈层当中,因此向更主流的文化市场普及、推广仍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也是大家常常挂在嘴边的“出圈难”。

其次,尽管虚拟偶像已经显露出惊人的商业价值,但对于想要入局的企业来说,想要实实在在地吃到这块蛋糕却并不容易。崛起的“90后”、“00后”已经不再满足于被动接受偶像,而是更愿意自己塑造、养成偶像。可企业在满足他们意愿的同时,也需要起到监督作用。

然后,在二次元的目标受众以及市场规模已经逐渐清晰的前提下,运营方式、技术水平以及创新能力几方面却还在阻碍着行业发展。因此整个行业对相关人才的需求也日益攀升。

不过,日本Vtuber的出现实际上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例如与直播、短视频等内容结合,使虚拟偶像真正的实现本土化成功,挖掘出更深层次的市场潜力,最后再考虑接触核心受众,以实现变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腾讯阿里争相布局药房:“医药分离”推动整合,大戏刚上演
2
缺钱、缺人、缺技术,5G时代中国广电网络如何分羹?
3
人保财险员工涉诈骗大病保险金299万,风控藏疏漏监管要求行业自查
4
前有吴晓波、后有罗振宇:知识付费能否跑通资本市场
5
远洋集团销售任务艰巨启动"百日抢收"计划,进击规模难振低迷股价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