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聚焦主业淮北矿业挥别国元农村人寿,协同投资难落地资本跨界退潮
摘要

业内专家向蓝鲸保险介绍称,因为缺乏必要的专业经验,企业跨界布局保险业,难以形成协同效应,跨界投资保险牌照,基本上都只能作为财务投资。

近日,A股上市公司淮北矿业(原名“雷鸣科化”,600985.SH)披露公告称,决定终止对国元农村人寿的参设。事实上,在拟设近5年的时间中,国元农村人寿股东股权数度生变,此次拟退出的淮北矿业,布局仍不足一年。对于退出原因,淮北矿业解释为,是基于安徽省对省属企业投资应坚持聚焦主业,严格控制非主业投资的要求。

回溯来看,近几年在保险业快速发展,保险牌照稀缺的背景下,非金融企业跨界布局保险公司者不在少数,谋求业务协同或投资受益,但效果却难如预期。业内专家向蓝鲸保险分析称,在业务协同方面,基于专业性壁垒与股权架构的限制,企业跨界布局保险在渠道与产品服务方面,均难以有切实协同;而对于谋求财务投资受益的企业而言,面对险企的盈利周期,与当前保险业态,投资期待或也难以满足。

国元农村人寿酝酿5年难落地,股权数度生变

回溯来看,国元农村人寿的筹备已经酝酿近5年时间。2014年8月,国元证券(000728.SZ)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国元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股权”)拟参与设立国元农村人寿,同时参与设立的股东,还有国元农业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农险”)、安徽国元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其中国元农险拟出资2亿元,持股比例20%,其余8家股东各自持股10%。国元农村人寿在拟设初期即有明确定位,即专注于安徽农村地区保险市场,为农民提供寿险、健康险等人身险服务,提升农户风险抵御能力。

2017年,国元农村人寿在中保协网站披露拟设信息,此时股东数目变更为8家,原股东安徽省高速控股集团及安徽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并为安徽交控集团,各自所持10%股权也进行合并,同样持股10%的豪州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则更名为建安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8年9月,淮北矿业加入了国元农村人寿的参设之列。淮北矿业公告称,为完善安徽地方金融体系,结合安徽省“三农”发展和保险市场实际,拟参与发起设立国元农村人寿,淮北矿业拟出资2亿元,持股比例20%。

此时,国元农险、安徽交控集团、淮北矿业各自持股20%,其余三家股东分别持股13.7%、13.3%与13%。其中国元农险与国元金控构成的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达到33.3%,距离监管要求的三分之一上限仅有一步之遥,而同为国元系的国元股权,却并未出现在股东之列。

几天以后,国元证券即公告称,因《证券公司私募投资基金子公司管理规范》的出台,要求各证券公司对相关子公司进行整改,全资子公司国元股权转型为私募投资基金公司,不得以自有资金投资于除私募基金以外风险较低、流动性较强的证券以外的投资标的,因此终止对国元农村人寿的参设。

一退一进之后,国元农村人寿的拟设股东队列,暂显稳定,国元农险董事长吴天也在2018年表示,将在下半年统筹推进企业上市、国元农村人寿批筹等工作。

然而,未能等到国元农村人寿批筹,参设仅10个月的淮北矿业,在近日公告表示,将退出对国元农村人寿的参设。对于其所持20%股权的去向,蓝鲸保险多次联系国元农险与淮北矿业,均未有回应。

业务、投资谋求均难落地,企业跨界布局保险热度或减

蓝鲸保险注意到,对于退出原因,淮北矿业明确表示是根据《安徽省省属企业投资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省属企业投资应坚持聚焦主业,严格控制非主业投资,提高投资回报水平”,基于此,淮北矿业表示将聚焦煤炭主业,不再参与设立国元农村人寿。

事实上,2018年以来,中央不断对国有资本提出“聚焦主业”的要求,强调调整国有资本布局是去杠杆的一项重要措施,是下一阶段供给侧改革的主要任务之一。在此前提下,山东、四川、陕西等各地国资委也相继落实政策,对省属企业业务布局调整提出要求,强调聚焦发展主业,缩短战线。

与此同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蓝鲸保险介绍指出,“近来经济发展不如预期,金融业出现风险失控事件,对系统性金融稳定形成一定的冲击,这也是国资委限制的原因之一”。

据蓝鲸保险梳理发现,在近几年,包括国有资本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跨业布局保险业者不在少数,其中,房地产、电子通讯、科技、医疗健康领域的企业最为常见。各类企业频繁跨界的原因,一方面,“是基于保险牌照的稀缺性稀缺,投资保险业务的回报理想”,沈萌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不少公司主业乏力,不愿意用闲置资金改善低回报的主业,纷纷进入能赚快钱的金融行业、收集金融牌照”。

同时,也有产业链延伸的考量,据保险业内专家分析,“产业资本向金融资本转化符合资本运行的基本规律。布局保险业能够同时在业务协同与投资收益方面满足需求”。

然而,落地却并非易事,分别来看,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分析称,“协同主要包括销售渠道协同以增加营收、协同创新产品服务自身两个领域。在渠道方面,协同的前提的寻找到接洽的端口或平台,然后基于端口和平台进行数据、资源的双向渗透,但当企业所持股权占比为能达到绝对控股时,对自有数据、客户资源的共享的意愿有限”。

而在产品服务方面,该保险业内人士补充道,“当股东保险专业性了解不足时,沟通很难顺畅,‘业’与 ‘业’之间,确实存在专业性的鸿沟”。

“对于实业企业而言,引入保险服务和投资保险牌照,实际上是两回事,各类企业均可以引入专业保险服务作为支持主业的工具,但不必要参股保险公司”,沈萌持有同样观点,“目前来看,自有保险公司的企业,也并未开发创新出多少与主业密切相关的独有产品”。

在此背景下,沈萌直言,“因为缺乏必要的专业经验,企业跨界布局保险业,难以形成协同效应,跨界投资保险牌照,基本上都只能作为财务投资”。

新一站保险网总经理国婷丽也给出业内观察后的观点,“非金融企业布局保险公司,多数是怀揣投资目的,而能否实现投资收益,与其投资资产包,即保险公司的经营情况有绝对关系。当前监管对于股东身份审核的渗透度增高,一定程度上来说,能够较为清晰的看到企业是否适合投资保险业”。

蓝鲸保险注意到,在淮北矿业去年披露的公告中,即明确表示,参设国元农村人寿,可增加稳定的利润来源,分散经营风险,提升综合竞争力和持续盈利能力。同时,对于淮北矿业提高其资金流动性、保障现金流具有积极作用。

那么对险企进行财务投资,是否能如预期所愿?

“首先,是险企自身的盈利周期,使得资本难以短期内获得投资收益;其次,在当前的保险业态中,马太效应明显,不少险企,尤其是财险公司,陷入亏损沼泽,新设保险公司如果不能寻找到一条合适的道路,发展之路未必顺畅,而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就需要管理层有明确的战略规划和决策,为之付出心力与耐心”,上述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表述观点。

“此外,险企的资金情况,与其自身的投资布局也相互影响,复杂程度、不确定因素也在变多”,国婷丽补充道。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当前保险业强化监管,回归保险姓保,对于产品约束加强,同时对于股权与资金流动进行穿透式监管。在此背景下,股东想要谋求投资受益和现金流补充,已非易事。

“整体来看,在各地国资委落实 ‘聚焦主业’的大环境下,不排除企业跨界参设险企热度进一步降低,甚至退回门外的可能”,多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表示类似态度。(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爱奇艺用户增长与亏损并存,“优爱腾”自制剧竞争白热化
2
构筑内容壁垒
3
全面解读“教育惩戒”:惩戒与体罚的边界到底在哪
4
银保监鼓励保险护航知识产权创新,产品待补充数据酝酿精细标准化
5
华夏幸福半年报业绩“破冰”,欲借轻资产开辟商业地产第二战场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