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从上市公司剥离、关闭超级物种门店,永辉云创开始思考盈利问题

跑马圈地3年后,新零售开始从激进变的更为理性了。

日前,永辉超市旗下新零售品牌超级物种上海五角场万达店正式关店。这是继盒马鲜生、小象生鲜关店后,永辉超市关闭的首家新零售门店,这意味着永辉也开始考虑生鲜业务的盈利问题。

巨亏后,永辉新零售业务开启调整模式

7月4日,有媒体报道称超级物种上海首家门店五角场万达店关店。

对于关店的原因,永辉超市方面称系正常业务调整。

一位零售行业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被关闭门店所处的五角场虽然客流量大,但是真正进入这家门店日常消费的顾客却并不多。“坪效低,盈利难,超级物种五角场店的关闭,或许是在为当时跑马圈地时选址有误买单。”

据悉,关闭门店位于商场首层,跨上下两层,总面积约700平方米。店内涵盖了生活果坊、麦子工坊、咏悦汇、波龙工坊、鲑鱼工坊、盒牛工坊、沙拉工坊以及花坊等。这家门店24小时营业,开业至今不到2年,是超级物种首次关闭的门店,报道时已经关闭3个月,彼时的摊位已经很难见到超级物种的踪影。然而超级物种刚问世时,曾红极一时。

2017年1月1日,永辉超市旗下负责新零售业务的子公司永辉云创推出集“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为一体的混合业态门店----超级物种。资料显示,第一家超级物种开在福州,餐饮部分SKU为8个,每个SKU都是永辉自有品牌,但是属于不同的内部合伙人,单独结算。

“食材不过夜”、“价格厚道”是超级物种的标签,颠覆传统超市及菜市场的商业模式,超级物种的主要目标人群为“80后”和“90后”等新消费群体,出道即巅峰的超级物种一度被业界视为对标盒马鲜生的新零售企业。

彼时,拥有传统超市+新零售业务的永辉超市业态日趋完善,受到互联网巨头腾讯的青睐。2017年12月,腾讯46.8亿入股永辉超市,随后又以1.875亿元对“永辉云创”增资,持股15%。

此后,永辉超市开始在新零售领域跑马圈地,2017年在全国开了56家超级物种门店,2018年更是提出要新开100家店,但实际上只完成了30%的目标。截止2018年末,超级物种门店总数只有73家。

开店速度放缓的背后,是新零售业务的持续亏损。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永辉超市财报发现,永辉云创三年亏损10多亿元人民币。

“今年(2018年)前9个月永辉云创亏损了6亿元,如果未来销售继续增加,那么亏损还会进一步扩大,这与公司董事会对云创板块的定义有所差异,也不符合上市公司整体股东的利益。”永辉超市董秘张经仪曾公开对外表示。而永辉云创2016年、2017年分别亏损1.16亿元和2.67亿元。

2018年年底,永辉超市剥离了云创业务,但是永辉超市的业务受此影响颇大。财报显示,2018年永辉超市实现营业总收入705亿元,同比增长20.35%;净利润同比减少18.52%至14.8亿元,为近三年来首次负增长;扣非净利润同比减少49.56%至8.97亿元。

(图片来源:永辉超市2018年财报截图)

业内人士指出,此前云创不顾亏损压力占领市场大规模开店,是在“戴着镣铐跳舞”。被剥离后,云创迈过三年大步跑时期,要开始考虑盈利问题了。“亏损的店如果不能实现盈利,势必很难得到资金支持。”

从跑马圈地到追求盈利

事实上,不止是超级物种,曾经红极一时的新零售行业已经从舍命狂奔调整为战略收缩阶段。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2017年可谓是新零售的发展元年,超级物种、7FRESH、苏鲜生等新零售代表门店不断推出,京东、腾讯等公司纷纷布局,并且竞争格局逐渐明朗,盒马鲜生、超级物种、京东7FRESH等头部效应明显。然而,新零售从诞生到急速扩张,再到关店收缩,似乎只是在“一夜之间”。

2019年上半年,美团旗下小象生鲜陆续关闭了北京城外的五家门店,只保留北京两家店;京东7FRESH负责人被调离岗位,5年1000家店的目标变得遥遥无期;头部玩家盒马鲜生也踩了急刹车,宣布关闭首家线下门店。

盒马CEO侯毅曾公开向媒体回答关于闭店的问题,他直言,“此前盒马舍命狂奔,肯定会有开过头的情况,开过头就要调整。”他表示,做零售业需要有超前的商业嗅觉,“看到不行确实需要马上掉头。”

而永辉云创早就开始了调整。2018年11月,在永辉云创仍然属于永辉超市上市公司体系内时,永辉超市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变更开店计划,将超级物种开店计划从年内开店100家调整为开店总数达100家。

同时,今年6月,有媒体报道了超级物种的一轮调整。其中,北京中关村超级物种将原来两层共8个工坊的店铺面积改为一层,仅保留了波龙、盒牛和鲑鱼3个工坊。北京鲁谷店同样减少了工坊数量。

缩减的同时,超级物种也在进行完善。今年5月,超级物种上海BFC外滩金融中心店正式开业,该店总面积约为2000平方米。是永辉云创首家将超级物种+永辉到家业态融合在一起的品牌体验店。

在行业纷纷关店、调整的阶段,超级物种“逆势”开出超级大门店。但这一举动并非无迹可寻。

2018年12月4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将其持有的永辉云创20%股权转让给永辉超市及永辉云创的创始人张轩宁。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张轩宁持有永辉云创股权比例由9.6%增加至29.6%,成为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

业界一度将此次股权的转让看作是张轩宁、张轩松兄弟二人的“分家”。再加上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在2018年4月份的一次股东交流大会中曾表示,对于超级物种,自己与CEO张轩宁有分歧,“他看好偏重餐饮,我认为重心应该做到家”。种种迹象表明,此次股权转让后,永辉云创未来的发展,全部由张轩宁决定。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股权转让后,永辉超市仍持有永辉云创26.6%的股权,为其第二大股东。因此上海这家融合“餐饮+到家”想法门店的诞生并不意外。

此外,超级物种积极寻求新的场景。2019年上半年陆续在福州机场、深圳机场落地……

一位电子商务业内人士对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从零售迭代到新零售,不仅需要技术的支持,更需要资本支撑。经历三年大步跑的圈地阶段后,如何理性思考,积极调整,从而实现盈利变得尤为重要。

侯毅曾在《2019年,填坑之战》的演讲中表示,新零售参与者必须要回归零售本质,弄清楚新零售到底是什么,而且新零售有许多坑需要填,“如果这个坑你填不过的话,那么你只好退出这个市场。”

如今,遇到问题的新零售企业开始步入调整期,试看这场角逐大战中谁主沉浮。(蓝鲸产经 王君wangjun@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腾讯阿里争相布局药房:“医药分离”推动整合,大戏刚上演
2
缺钱、缺人、缺技术,5G时代中国广电网络如何分羹?
3
人保财险员工涉诈骗大病保险金299万,风控藏疏漏监管要求行业自查
4
前有吴晓波、后有罗振宇:知识付费能否跑通资本市场
5
远洋集团销售任务艰巨启动"百日抢收"计划,进击规模难振低迷股价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