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家乐福“下嫁”,苏宁好吃难消化?
摘要

48亿元人民币,家乐福中国终于成了苏宁的囊中之物。

投稿来源:甲方研究社

48亿元人民币,家乐福中国终于成了苏宁的囊中之物。

6月23日晚间,苏宁易购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人民币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交易完成后,苏宁易购将成为家乐福中国控股股东,家乐福集团持股比例降至20%。

此次交易能否帮助苏宁实现1+1大于的效果?胃口越来越大的苏宁是否会陷入消化不良的窘境?

家乐福贱卖

48亿元人民币,这对于家乐福而言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价格。本次交易中,苏宁为家乐福中国提供的估值为60亿元人民币。根据家乐福集团财报,2018年家乐福中国销售额为299.6亿元,为估值的五倍有余。

与之对比,中国商超企业永辉超市2018年营收705亿元,为家乐福中国的两倍,但市值如今已超千亿,为家乐福中国的17倍左右。

家乐福中国遭到贱卖虽然显得可惜,但并非没有充足的原因。

2018年,家乐福中国虽然拥有115.42亿元的资产总额,负债却高达137.88亿元。

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权益为-19.27亿元,已然资不抵债。而在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权益为-13.37亿元。这意味着,一年过去,家乐福中国不仅没有扭转颓势,账面资产又多了6亿元人民币的负值。

业务遍及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零售巨头家乐福,在进入中国市场25年后,这一次终于彻底融入本土市场。

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家乐福中国的业务发展非常迅速。不过,进入2009年,家乐福中国的业绩开始下滑,它在中国的大卖场领导地位被大润发取代。同时,家乐福也受到另一大零售巨头沃尔玛的冲击,在华门店数量也被老对手沃尔玛超越。

在零售行业,一旦被对手超越,就很难再夺回来。

更何况,在未来的若干年里,它的竞争对手还来自于电商和新零售。不管是业绩还是利润,家乐福中国都在持续倒退,倒退的幅度达到了每年超过10%,并且始终无法遏制这种情况。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家乐福中国营业收入为299.58亿元,相比前一年少了近25亿元。亏损5.78亿人民币,相比前一年减少了5.21亿元。

从2012年开始,网上就传出家乐福要“卖身”的消息。

2018年1月,家乐福与腾讯、永辉超市达成战略合作。彼时在外界看来,家乐福很有能被腾讯收入囊中。2019年5月9日,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家乐福正在考虑包括出售中国业务在内的多个方案, 不过这些传闻都被家乐福否认。

时到今日靴子落地,家乐福中国也就此迎来了自己的下半场。

苏宁的棋局

收购家乐福,苏宁出于如下考量:将输出智慧零售场景塑造能力,对家乐福门店进行全面的数字化改造,构筑线上线下融合的超市消费场景。同时,将把家乐福与现有的业态结合,包括将线下超过6000家苏宁小店将与家乐福门店联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提高到家模式的效率并节约物流成本;基于家乐福中国在一二级城市核心位置的网点资源,苏宁家电家居、苏宁红孩子、苏宁极物、苏宁金融、苏鲜生生鲜超市、苏宁小店即时配送等业务都将与其进行模块化对接;苏宁零售体系4亿会员及家乐福中国3000万会员也将打通共享,丰富苏宁现有的会员生态。

2017年,苏宁开始进军新零售以来,一直在加速互联网门店的布局。

目前苏宁已经进入万店时代,并确立了“两大(苏宁广场、苏宁易购生活广场)、一小(苏宁小店)、多专(云店、红孩子、影城、体育、汽车超市等)”的多维布局。今年年初,张近东更是宣布苏宁易购成立五大商品集团,包括家电集团、消费电子集团、快消集团、时尚百货集团和国际集团。

去年,苏宁共开店8000多家。今年1月份,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声称今年开店的目标加码到15000家。到今年一季度为止,苏宁已经拥有自营和加盟门店超过12000多家。

苏宁仍然在完善它的新零售场景。

2019年2月,苏宁就宣布收购了万达百货下属的37家百货门店,其门店大多集中于一、二线城市的CBD或市中心区域。

与家乐福中国一样,万达百货也处于亏损的状态。2014年,万达百度出现首度亏损。到了2015年,万达百货230亿元的营收最后一次出现在万达集团的年度报告中。

时运不济的家乐福同样是苏宁物色的目标。家乐福中国拥有3000万会员,这个消费群体与苏宁拥有的4亿会员能够形成消费场景的互补,对迫切希望获取流量的苏宁而言,无异于又是一座宝藏。

如果,苏宁的生态建立,全链路场景打通,增强了市场竞争力,也为用户带来更多场景和更有价值的体验,那么这3000万会员的用户价值也将得到明显提升。

好吃难消化?

连续大手笔并购,苏宁集团承载着巨大的资金压力。

根据苏宁易购3月底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全年营业收入2449.57亿元,同比增长30.53%,归母净利润达133.28亿元,同比增长216.38%。

事实上,此次利润来源大部分来自于出售阿里巴巴股份:2018年苏宁易购出售阿里巴巴股份,扣除初始股本金以及股份发行有关成本费用后,实现净利润110.12亿元,占本期归母净利润的82.63%;2018年,真正体现苏宁易购自身造血能力的扣非净利润为-3.59亿元。

资料显示,2018年,公司发行债券100亿元,超过公司上市以来发行总债券的一半以上,长短期借款年末余额合计291.43亿元,同比上涨150.93%,公司有息负债率就此达到近十年最高水平。

根据苏宁与家乐福中国的协议,苏宁将以现金的方式一次性支付给家乐福中国48亿元人民币等值欧元,加上收购万达百货下属的37家百货门店,苏宁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此外,互联网巨头纷纷对百货业进行重构,但遇到的困难不少。这也是苏宁在接盘家乐福后,可能要面对的问题。

2017年1月,阿里巴巴启动对银泰商业的私有化,并成为银泰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从32%增至74%。控股比提升,阿里所做的,是对银泰进行如“旧城改造”一般的新零售输出。私有化一年后,银泰宣告自己成为互联网百货公司。

从传统百货到互联网百货,银泰商业CEO陈晓东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过程:“以前做零售,要是停电了点个蜡烛还能继续做生意,现在完全不行了,所有公司的架构都是在云上,网络一点点的抖动都会对公司的交易产生巨大的影响。”

强烈依赖网络之外,银泰网络数字化的挑战也从根本上改变了实体店与顾客之间的关系。会员的数字化管理,一方面能够有效管理客流,另一方面也可能会加大顾客流失的危机。

传统商超与新零售因为基因不同,也加大了改造的难度。

2016年,在被阿里以21.5亿元收购32%的股份后,三江购物面临着的是新零售改造。三江的门店大多数是社区门店,普遍存在面积小、设备落后的问题。从打电子标签,到改造货柜,三江门店的改造过程无疑是繁琐的。

更重要的是,比起数字化改造,三江购物更为关注的是短期利润,漫长的新零售改造早已消磨了三江改造的耐心。由此导致的结果是,改造效果达不到预期。

作为一家与时代脱节的外企,家乐福在管理风格、经营理念等方面都与本土企业存在比较大的差异,使得苏宁在整合资源时会面临一定挑战。

通过大手笔的投资并购,苏宁可以说手握一把好牌,如何把这把牌打得漂亮,才是苏宁首要的任务。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腾讯阿里争相布局药房:“医药分离”推动整合,大戏刚上演
2
缺钱、缺人、缺技术,5G时代中国广电网络如何分羹?
3
人保财险员工涉诈骗大病保险金299万,风控藏疏漏监管要求行业自查
4
前有吴晓波、后有罗振宇:知识付费能否跑通资本市场
5
远洋集团销售任务艰巨启动"百日抢收"计划,进击规模难振低迷股价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