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德太保险三项业务违规遭罚,多触手监管下车险违规仍难止
摘要

保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车险业务的违规行为,主要存在于销售环节,向投保人返现、虚构中介业务、超出‘报行合一’标准支付手续费等行为”。

近日,A股上市公司广汇汽车服务集团股份公司(以下简称“广汇汽车”,600297.SH)发布公告,就其全资子公司上海广汇德太保险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太保险”)因编制、提供虚假报告等3项违规行为遭罚现象进行说明。业内人士指出,对于正在拓展保险等汽车服务业务的广汇汽车而言,被罚或影响其分支机构的设立。

事实上,车险业务违规一直是监管重点,德太保险存在的违规行为,也多为行业“通病”。2019年银保监会对车险业务监管不断加强,但仍难禁止,业内人士分析称,当前车险违规行为常见于险企与中介机构的交易中,“报行合一”背景下,费率固定,缺乏渠道优势的险企为提升业务规模仍需借力保险中介,产品同质化背景下,通过虚列费用等违规行为突破费率。基于此,业内建议,监管需进一步加强处罚力度,提升保险机构违规成本。

德太保险3项违规遭罚,广汇汽车“重服务”拓展遇坎

具体来看德太保险受罚原因。首先,德太保险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或资料的违规行为。广汇汽车在公告中详细介绍道,德太保险向保险中介监管信息系统填报的2016年、2017年累计代理保费、交强险数据与实际经营数据不符,原因系其工作人员在进行相关业务数据填报时计算统计出现失误造成。

其次,德太保险还存在财务事项不真实行为,据蓝鲸保险了解,德太保险在2017年2月至4月期间发生了三笔与主营业务不直接相关的费用,合计71.80万元,该费用入账不符合保险专业中介业务财务管理的规定。

此外,在业务档案管理方面,德太保险也存在运营疏漏。广汇汽车在公告中指出,德太保险在2017年1月至2018年8月期间发生的保险代理业务,在档案管理方面缺少保险代理佣金金额及收取情况等信息,并有少部分投保单客户联系电话不真实,主要因为德太保险归档系统当时未设置相关数据采集模块,以及部分客户提供的联系电话有误所致。

综合三项违规行为,德太保险合计被罚没43万元,被责令整改并给予警告。

据了解,此次被罚的德太保险,是广汇汽车当前主营保险代理业务的平台。年报信息显示,2018年广汇汽车正在加速推进汽车保险等衍生业务, 全年实现新车首保率74%、续保率提升7.01个百分点,达到70.2%,延保渗透率为24.6%,同比提升5.3个百分点。

同时,广汇汽车表示,将在2019年继续从“重销售”向“重服务”转化,通过拓展保险、延保等业务,实现售后业务的转化与留存。

然而,在主推保险业务进程中被罚,对于德太保险并非好消息。“保险中介公司被处罚,会影响其分支机构的开设,一定程度上影响业务开展”,保险业内人士张明明向蓝鲸保险分析称。

“车险业务是保险代理公司业务的‘绝对主力’,不少汽车生产、销售公司直接参股或全资持股保险代理公司,作为业务协同的一部分”,一位车险业内部人士向蓝鲸保险介绍称,“此类公司的优势是,汽车销售公司处于产业链前端,涉及汽车销售、保养环节,多数用户首保均选择在4S店,其掌握的信息比汽车生产厂家、保险机构的信息更全,容易获取用户,因此一定程度上更易‘滋生’违规行为”。

2019车险监管强化,险企、保险中介交易暗藏违规动作

尽管有业内人士认为汽车产业协同下,更易“滋生”违规行为,但从行业来看,德太保险出现的违规工作,存在行业普遍性。事实上,车险业务也始终是监管重点,2019年以来,银保监会、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持续发力,对车险违规行为施重力监管。

2019年初,银保监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车险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针对车险市场未按照规定使用车险条款费率和财务数据不真实两个方面提出8项禁令;随后,银保监会向各地保监局下发《关于近期车险市场监管有关情况的函》显示,已有24家保险公司分支机构被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原因聚焦给予合同外利益,套取手续费,以及费用数据不真实三项违规行为。除叫停业务外,银保监会还对涉及违规的财险公司进行监管谈话。

此外 ,中保协随后面向行业发布了《关于建立机动车保险条款、费率违法违规举报制度的通知》,对相关违规行为举报的工作机制与受理范围进行明确。

“车险监管正在趋强”,多位保险业内人士表示。蓝鲸保险对2019年以来各地银保监局罚单进行梳理发现,除未表明违规行为所属业务外,明确注明在车险业务中存在上述违规现象的罚单不在少数,人保财险、平安产险等保险公司以及保险中介公司屡被监管点名。

“车险业务的违规行为,主要存在于销售环节,向投保人返现、虚构中介业务、超出‘报行合一’标准支付手续费等行为”,张明明从行业观察角度指出。

值得一提的是,蓝鲸保险注意到,在2019年的处罚事项中,存在保险公司将兼业代理渠道业务虚挂为网销渠道业务,或是保险代理公司协助险企将车险直接业务虚构为保险中介业务套取费用的违规行为。

“车险业务的违规行为,其实常见于保险公司与保险中介公司之间的交易中”,保险业内人士王立刚向蓝鲸保险分析指出。而这与此前银保监会责令部分保险机构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相关。

“保险公司与保险中介公司是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体,保险公司要业务,中介公司要利润 。国内目前80%的车险业务由中介完成,完全是一个渠道化的市场”,前述车险业内人士从渠道角度向蓝鲸保险分析称,“当保险产品价格相同的时候,谁掌握了渠道和用户,谁就掌握了最终的份额”。

在此基础上,“保险中介公司的渠道优势使其面对保险公司时具有较高的议价能力,在‘报行合一’的背景下,缺乏渠道优势的保险公司,将业务费用通过保险中介公司流转一圈,使业务收入增加,但也导致了成本的同步提升”,王立刚分析称,“保险中介公司则会帮助险企的费用‘过桥’,通过虚列支出等突破费率水平”。

在当前车险业务改革的背景下,行业秩序仍待提高,违规行为如何制止?

“违规行为屡禁难止的根源还是在于行业产品的同质化竞争”,张明明分析指出,在此背景下,保险机构,尤其是中小保险机构,只能通过价格、渠道优势占领市场。

“可以推进车险销售业务进一步‘上线’,使交易全流程在线向监管开放,实现数据监管”,上述车险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

但在张明明看来,即便车险销售业务全部挪到线上,保险机构还是可以进行线下返佣,“还是要继续加强监管,加大处罚力度,提高保险机构的违规成本”。王立刚同样指出,在当前车险市场的环境下,销售产品、渠道相对固定,主要还是靠强化监管来制止违规行为。(蓝鲸保险 石雨 shiyu@lanjinger.com)

热门文章
1
百度发力移动生态止亏见成效,或与头条展开关键一役
2
微博的快与慢:广告营收放缓,用户增速明显
3
车险严监管另一面:6家新三板中介业绩滑坡,下半年或颓势难扭
4
合资车企欲在新能源领域“破冰”,传统巨头能否逆袭反超自主?
5
艺术类留学市场能讲多大的故事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