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走,给电动车上牌去
摘要

一轮风云过后,电动车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之变局。同时,这些依赖于电动自行车起家的经销商们也在艰难度日。

投稿来源:子弹财经

新国标来了。

今年4月15日起,《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开始施行,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不符合该技术规范的车辆不得销售。在新国标中,电动自行车的各项参数与标准均被严格界定。

新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必须具备脚踏板、时速不得高于25公里、整车质量不得超过55KG、电机功率不得超过400W等。

在新国标的压力下,全国掀起了电动自行车换车潮与上牌潮,不在国家电动自行车目录内的超标车将不得上正式电动车牌照,只能悬挂为期3年的临时过渡期牌照。

一轮风云过后,电动车行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之变局。同时,这些依赖于电动自行车起家的经销商们也在艰难度日。

01

“日子不好过了。”

韩阳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地说道。在新政开始执行后,前来购买电动自行车的顾客越来越少。

年近40岁的韩阳在北京房山区经营着一间电动自行车店,他和妻子二人共同打理,如今已干了10个年头。

在这10年里,韩阳一家曾辗转北京多个郊区,换过五间店铺,最终在现在的地方落脚。

“以前在老家干过农活,也在工厂里做过短工。”提起以前所经历的种种工作,韩阳打开了话匣子。

韩阳来自与北京一河之隔的河北。这里是的家乡,也是让他决定来北京拼搏之地。“那时在工厂和一个朋友同村,他家里人有做这个行业的,说利润很大,他决定去试试,问我要不要一起。”

据韩阳回忆,那时在工厂一个月的工资大概只有三千多,但如果做电动车,卖出去一台就可以有几百元的获利。这让他下决心来北京一试。

北京最早的电动车行业并没有这么多的门槛与限制,可以说入门门槛很低,只要你有钱能进货,懂一些技术便可上手。

韩阳最初在一间电动车店打工,他此时的目的是学好这门技术,未来自立门户。“因为刚来北京什么资源都没有,人脉也没有,你进货都不知道从哪儿进。”韩阳对「子弹财经」说。

在他还是一名学徒时,曾吃了不少苦,也吃了不少亏。“因为电动车种类太多了,型号复杂,有时会记混,但每个型号对应的价格都不同。”

“曾经报错过一次价格,车都卖出了我还挺高兴,但最后一核对价格,发现报错了,自己还亏了几百块钱。”这次事使韩明哭笑不得。“毕竟自己搞错了,没办法。”

韩明清楚地记得,在2010年时,电动车自行车行业风生水起,前来购买电动车的顾客应接不暇。“那时候大概10年前后,那家店的客流还算可以,每天都有人来买车,一天少说能卖个二三十辆。”

在当时,电动自行车并没有如今管理的那样规范与严格,大多数管理机构都对这种两轮电动自行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时,对于电动自行车上牌也没有严格的规定,只要车主自愿均可上牌。

“一般不会查是否超标。”对于偶尔的到店抽查,基本是检查店面的安全隐患以及是否卖仿冒车,对于超出标准限速也会进行检查,但都不会那么严格。

“在以前,电动自行车厂商只有几家大厂,例如雅迪、爱玛、绿源等,有些电动车店会进些小厂仿的副品来充当正品卖,所以这些被查得很严,至于超标也会查但不严。”韩阳对「子弹财经」说道。

同样做电动自行车生意,张军的经营策略相比韩明有所不同,但同样,他在新国标后的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

“像我们这些小门店都是自己花钱从厂家进货,这些超标车也没法退回,只能自己压着库存。”张军无奈地对「子弹财经」说道。

但如何消化这些库存车,张军不敢明目张胆地销售,只是会在有人前来询问时才会伺机对顾客介绍。但大多数情况下,对于生客他并不会推销这些超标车。

张军为「子弹财经」解开了其中的奥秘。“这种超标车不会直接卖出去,有顾客问才会提一句,现在有检查的,万一是钓鱼就完了。”

对于目前的处境,张军也很无奈,但他却只能依赖于这个行业。

不仅是张军和韩阳,在「子弹财经」的走访中,越来越多的电动自行车经销商都在抱怨新国标的出台,一是利润较以前少了,二是购买人群从行业必须者过渡到了出行代步者。但新国标的出台,是从种种层面保护车主利益的,比如安全性。

“我买主要是为了接送孩子上下学,新国标速度不快也很安全。”一位李姓购车人对「子弹财经」说。

同时,他也对「子弹财经」道出了对电动自行车安全的担忧。“以前看电动自行车有因为电池问题自燃的,也有因为速度过快导致事故的,现在统一一个标准我觉得很好,电池现在我看也有了标准。”

对于新国标,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

赞成的大多数是作为代步车使用,而非生产工具。但对于反对者,基本属于将电动自行车用作生产工具的车主,例如外卖和快递行业。

“我是肯定不会买国标车的,速度那么慢,还怎么送餐?”“我们这个行业都是有时效的,新标准对我们肯定有影响啊!”王森和刘淼激动地对「子弹财经」说道。

王森和刘淼分别来自外卖行业和快递行业。如今,像饿了么、美团外卖、闪送、达达等配送企业均需要从业者拥有电动自行车,并且对其配送时效均有严格规定,一旦超时就意味着他们所付出的汗水付之东流。

“现在国标车都是锂电池根本跑不快也跑不远。”在刘淼所在的即时达行业,平均时效要求在1.5小时内配送完成,因此,使得他们必须要与时间赛跑。

目前,新国标车对电池的最高标准电压要求必须小于48V,而在以往,市面上经常出现72V的大容量超标电池,电池伏特数值越大,输出的功率就越高,行驶的速度也就越快。

“改电池在原来很流行,一般这些外卖员或者配送员都会换成大电压的电池,跑得快,并且都会串联另一块电池。”张军对「子弹财经」称,以前在他的车行中这种需求几乎源源不断,但现在已几乎不可能。“新国标执行了谁敢啊?”

韩明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电动自行车对于这些行业需求的旺盛。“来买或修的基本都是行业的人,改装居多,基本是改限速和电池。”

在以往,张军和韩明的店中都会摆放着将要改装的电动自行车,这些车基本都是送货员的必备“座驾”,它的外侧基本都用铁架堆叠,以便装货。

因为在配送中出了几次小事故,刘淼的车已破败不堪,底壳和前挡泥板都用胶带缠绕了几圈,其中还有新胶带的痕迹,而目前的情况已让刘淼无法购买新车。“新国标一个是速度达不到另一个车太小,没法放装货的箱子。”

2019年5月1日,北京市已停止申请电动自行车临时牌照,这意味着北京市内的所有超标车将无法上牌上路,直接将超标车限制在了门外。“现在在想买也没机会了,先凑合(用这辆车)跑吧。”刘淼叹气道。

这是大多数,但还有一小部分掌握在这些经销商手中。张军对「子弹财经」透露,现在一些店里的超标车早在新国标强制执行前就已上好正式牌照,而这些牌照的主人正是这些经销商店主。

“其实我是有几辆,都在我自己和家人名下,谁要就卖了。”对于这种已上好正式牌照的电动自行车,不光是张军一家在售卖,在韩明的店中同样也有。

“这种家家都有,只是每家的量不同,厂家也不回收,我们能怎么办?只能等。”据韩明讲,他店中目前的超标车有不到10辆,按每辆3000元计算,就占用了将近40万元资金。

这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02

在北京,像这样大大小小的电动车经销商有数百家,其中不乏电动自行车厂商的直营店,但直营店总体情况要比经销商们好,因为他们不用压货。

「子弹财经」在北京一家小牛电动车经销店看到,每天都会有顾客前来光顾,而这其中大多数人问的第一个问题便是:是否能上正式牌照。

正式电动车牌照成为了部分群体争相购买的香饽饽,其中以中年群体与老年群体居多,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代步。

李辉是小牛电动车经销店的一名店员,据他回忆,在新国标执行前,6000-10000元高端车型最为畅销,其次是4000-6000的中端车型。

“最早年轻人买的多,尤其是喜欢追求时尚和速度的人,因为小牛的系统和硬件相对安全,买的人很多。”李辉对「子弹财经」说道。

独特的定位与智能化让小牛在电动车市场异军突起。但在电动自行车市场,排行前几名的却依然是传统车厂,如雅迪、绿源、爱玛、台铃等。

“其实最近卖得还好,大多数人都会问能不能上正式牌,我们的旧车都被总部统一回收了,您说的那种库存车基本是经销商卖的。”一位爱玛电动车店主对「子弹财经」说。

由此可见,正规军们有强大的厂家做依靠,而这些经销商们却只能孤零零地独自奋战。

在中国,最早打入电动自行车市场的并非是如今占有率第一的雅迪,而是绿源。从1997年起,绿源便开始在电动自行车行业摸爬滚打,随后,1999年爱玛成立,2001年雅迪成立,直到2004年台铃的出现,中国电动自行车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1997-2004这七年时间是中国电动自行车起源之时,而2010-2017年这七年时间则是中国电动自行车销售迅猛之时。

随着中国电子商务的崛起,越来越多的配送员开始骑上电动自行车配货。深切感知这一切的是一位曾经的如风达配送员。

岳欣现在是闪送的一名骑手,其实他手机里的配送平台软件不止这一个。在10年前,他应聘了如风达,成为了旗下的一名配送员。

“那时候没有三轮车,只能依靠两轮电动车来送货,车两边都是货。”岳欣对「子弹财经」道。在那个时代,很多配送员是依靠两轮电动自行车进行配送,由于车体受限,每次所运送的货物没有几件。

岳欣回忆道,“我骑的是那种普通的两轮车,不是现在的这种电动车,弄两个架子打上绷带就出去送了。”

在凡客公司刚刚兴起之时,众多电商消费者蜂拥而至,这给如风达带来了一定业务上的冲击。“公司也有三轮车,但大多还是两轮的,因为那时如风达刚起步,车也很少,每天送完一车还要回站点再拉货。”

此时,正值中国电动自行车销售峰值的起点,直到2014年,这种境况最终迎来高峰。

“来买车的人基本都是配送员。”张军一语道破。2014年,张军的店还在北京昌平天通苑附近,这里是迄今为止亚洲最大的社区,庞大的环境造就了这些配送群体的聚集。

这里好似一个鸟巢,每天清晨这些人骑电动车而去,晚上又骑电动车而归。而在当时,天通苑地区周边已聚集了近十家车行。

“大家都是卖电动自行车的,那种像摩托车式的电动车最畅销,因为它可以放得下配送员的箱子,剩下的就是拉大件货的改装车。”张军对「子弹财经」说。

岳欣的第二份工作是饿了么的配送员,在当时,饿了么正在急速扩张,配送员是平台急缺的职位之一。速度快,时效强是这个行业的规程之一。

为了速度更快,岳欣花了4000元钱换下了一辆电动自行车,并且改装了电池。“又买了一块串联起来跑得更远,铅酸电池就是电池伏数高,速度也快。”

韩明对「子弹财经」说,在2015年,是这个行业的销售高峰期,平均一天能卖掉三四十辆电动车,而大部分群体是这些来京务工的配送员,这种景象一直持续到2016年底。

这番景象如今已不复存在,留给他的只有这些存放于库房内的超标车。更为确切地说,这种超标车叫电动摩托车。

根据最新的电动车国家标准规定,速度大于25km/h的两轮电动车为电动摩托车,不符合目前新国标之标准,属于超标车,按规定超标车可申领临时牌照后在路上行驶,过渡期为三年。

也就是说,超标车将在三年后被强制淘汰。“车真被淘汰了我们怎么办?还怎么送货?”岳欣对「子弹财经」说道。同样,刘淼也很关心这个问题,毕竟电动自行车对于这些配送员来讲,相当于战士的猎枪。

但目前,对于相关行业的车辆问题,各大平台也未就此事进行说明,而国家也未出台任何对相关行业车辆说明的政策文件。

03

“其实现在也有超标车,都是偷着卖。”和张军一样,韩阳也在卖着自家剩余的库存超标车。

“过户费现在是20一个,以后要查得严了估计都过不了了,能过也得涨价。”韩明对「子弹财经」透露了其中的奥秘。“但这种多了就不行了,我现在一天过一两个还是没事的,之前去过户一个车商(电动自行车经销商)拿着十多张行驶证(正式牌照车辆身份证)和身份证去过户,直接都不给办了。”

韩明对于有些事情还是比较小心谨慎,比如过户这件事,他对「子弹财经」讲,现在车管所也在查这些违规过户的车商,一旦被查直接扣留车辆并罚款。

除了北京,在中国其它省市,卖超标车也同样存在,只是这些地区比北京更为大胆。

据媒体报道,在河南郑州,大多数电动自行车经销商仍在明卖超标车,而其中大部分店主的表态均是:这种车有市场。同时,这些经销商的做法与北京地区经销商的做法如出一辙,均是在新国标执行前将超标车挂上正式牌,而后连车带牌一同销售。

“即便有人查也没事,说是二手车就行了。”刘原在北京城区经营着一家电动车店,对于卖超标车是否会被查的问题,他这样回复了「子弹财经」。

刘原对于新国标的执行,很是气愤吗,因为这让他压了不少货。“其实现在哪家没有超标车?都有,除非是那种直营店,厂家可以回收,我们都是拿钱压的货,最后谁来管我们?”

对于如今的配送行业已逐渐趋于饱和,电动自行车市场的高温开始回落。“这可能都是因果关系,毕竟那时也挣了很多钱。”刘原摇摇头对「子弹财经」说。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自行车制造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电动自行车产量总产量为1344.2万辆,同比增长7.74%。另外,2016年全国电动自行车产量最高为3215万辆,2012年相对较少为2028.5万辆。

从这组数据中,我们不难发现,在电动自行车产量最高的2016年,刚需行业的需求量已基本达到高峰,而在后两年,这种需求量开始下降。

“也不能说没有买的,只是买的少了,17年总体就没有16年卖得多。”韩明对「子弹财经」说。

同样,张军也感受到了这个行业的急剧变化。“14-16年真的是电动车行业销售高峰,我指北京区域,可能是因为这些行业的变化。”

目前,从行业来看,尽管随着新国标的出台,在产业链上会有所调整,但这一产业的离散程度依然很高。“电动自行车现在生产商有接近900家之多,分散程度太高了,你真不知道有些小品牌哪天会不存在了。”韩阳对「子弹财经」说道。

张军则觉得,现在市面上的电动车越来越趋同。“很多车几乎一个样,现在像小牛的有很多,还有一部分像雅迪的。”

如今,对于电动自行车行业来说,最为关键的是这份新国标。这意味着,以前的超标车被强制淘汰,而合规车将会进入市场,产品的替代伴随着行业的整合,电动自行车行业或将迎来洗牌。

行业会逐步集中,中等规模和小规模的企业,如果跟不上政策调整的脚步,很有可能会逐步关门,或者被一些大企业兼并,因为明年才会实施,这一政策的影响目前还没有看到,总体来说,超标违规的生产,将会得到极大遏制。

04

“做这行的感触怎么样?”

“累,担心。”

“害怕。”

张军和刘淼都表现出了一些担忧。“以前也出现过这样的案例,其实不是担心别的,一个是担心店的安全,一个是担心车主的安全。”

张军对「子弹财经」讲,以前曾听说,一位配送员出了事故,虽然解除限速等操作是这位配送员让经销商做的,但出事之后家里人就把经销商告上法庭,认为是经销商私自解除了限速,导致车辆超速最终发生事故。

“谁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据我所知那家经销商是连带责任,最后也赔了些钱。你说这不就是他自己不注意造成的事故吗?最后连累了经销商。”张军无可奈何,因为无论做任何行业,风险都是有目共睹的。

刘淼和张军一样,也曾听说过这些案例,甚至他越做胆越小,但生意场就是这样,一面是顾虑一面是利益,这两者永远无法平衡。

“在利益面前没人会想这么多,但有时静下来一想就很害怕,感觉自己背负人命,其实后来我理解了新国标的出台。”刘淼对「子弹财经」说道。

“如果卖得不好会转行吗?”

“不会了,爱一行干一行吧,这么多年也了解门路了。”

“还是继续坚持吧,坚持就是胜利。”

就像周星驰的《新喜剧王》一样,每个人都很平凡,都在做着平凡的事,但是只要认真的对待一件事,把平凡做好,就是不平凡。

像张军、韩阳和岳欣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大家共同为了生存与利益奔波于此。在「子弹财经」与他们访谈的过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酸甜苦辣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境遇,也有每个人看待整个事情的态度。

人生和生意场或许就是这样五味杂陈,但最终都被岁月洗尽铅华。

注:张军、韩阳、王森、刘淼、岳欣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盲盒交易火爆,闲鱼能否开拓二手电商新机遇
2
宝能文旅高管接连挂印而去背后,宝能地产业务将迎大整合?
3
领克收入下滑仍高成本投入汽车赛事,树立品牌同时技术反哺量产车
4
试图颠覆传统的在线书法培训,或成教育投融资新风口
5
医改之后的第一个并购潮开启,医药外包行业加速洗牌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