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美团上位,互联网再无BAT
摘要

BAT三足鼎立的局面在互联网版图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在这期间它们对互联网资源的争夺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新生代从心底里不可能跟随“秩序”,服从现有格局。

投稿来源:创业最前线

BAT三足鼎立的局面在互联网版图已经持续了十几年,在这期间它们对互联网资源的争夺从来没有停止过。

BAT要做互联网金融、要搞物流网络、要构建生态系统,互联网金融、物流公司、中小企业就节衣缩食艰难求生,冒头的企业要么被收购要么被山寨,本来铁板一块。

但新生代从心底里不可能跟随“秩序”,服从现有格局。

于是在历史机遇的推动下,王兴带领美团一头撞进BAT的狩猎禁地,在遭遇重火力阻击后,无意间改写了版图,在中国移动互联网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百度掉队,美团上位

昨天(5月21日),朋友圈刷屏的除了关于任正非的采访语录,还有一张图。

虽然,近几年互联网版图“两超多强”的格局初步形成,但这张图无疑正式宣告了BAT时代的谢幕,亦开启了一个新时代。

百度掉队

4天前,百度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上市后首次亏损」成了百度2019财年第一个注脚。

其财报显示,归属于百度的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百度的净利润为67亿元。

要知道这是百度自2005年8月5日登陆纳斯达克后,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

作为在中国互联网驰骋十几载的BAT大哥,手握“搜索引擎”这手好牌却在经历一段难捱的迷茫期后陡然跌至第五,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美团上位

知名投资人、今日资本的徐新曾经提出一个“超级平台”的理论:

“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了区域老大,所有竞争都是全国性战役,所有生意都集中在手机APP上,在这样一个新时代,互联网企业要么做大成为超级平台,要么出局。”

一语成谶。

美国有Google/Facebook/Amazon,中国繁衍出BATJ,美国有Uber/苹果,中国厮杀出滴滴、华为/小米,但京东在腾讯的阴影里长大,滴滴和小米虽然也是新领域壮大的独角兽,他们充其量填充了BAT时代老版图的空白,并没有改写版图的能力。

而美团这家公司不同,在没有美国模式借鉴情况下,他用中国独创的商业模式打破BAT格局。

回顾美团的扩张轨迹:

从外卖业务入手深耕餐饮业务,然后又从餐饮业务扩展到向酒店、旅游、出行、休闲娱乐、美业、婚礼策划及亲子等各种生活服务,美团一次又一次无边界延伸。

逐渐地,美团承担了人们的吃喝玩乐行等多方面的需求,覆盖了到店、到家、旅行、出行等多个场景。

美团链接的服务越多,越发朝着超级平台跨进。

2019年3月发布的美团2018财报显示:

美团总交易金额达到5156.4亿元,同比增长44.3%,年度交易用户已突破4亿,三组数字足以证明其超级平台的体量。

两家互联网企业的兴衰更替,足以证明:

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抛物线的下行轨迹只会越发明显。

上兵伐谋,连点成线

“王兴是少有的对野蛮生长的中国互联网格局有着清晰认知的思考者,是将思辨精神运用到企业管理中最好的企业家之一,这或许也是美团不断越过山丘,获得更大成功的原因。”

——美团A轮投资人、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评价王兴

在创办美团之前,王兴的创业经历算不上成功,尝试的10个项目均以失败告终。

不过,他因此悟出一个道理:

传统行业创业好比登山,互联网创业犹如冲浪。山就在那里,你总有机会接近,但浪潮一浪接一浪,错过这一波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校内、饭否折戟后,他总结出著名的“四纵三横”理论,准确推断出了未来创业机会在移动互联网与商务的交织点,于是头也不回扎进了团购大战。

王兴真正的成熟亦来自这场千团大战的锻炼。

团购最开始诞生在美国,当王兴捕捉到这个风口时,1000多个玩家同时涌入了团购赛道。

一时间,中国这片土地上就出现了补贴和刷单做大订单量的玩法。有的团购网站用的是补贴用户的方法,有的团购网站玩的是海量广告的方法,有的团购网站是做大量上市圈钱的方法。

王兴硬是在5300多家同类网站混战中,甩开拉手网、窝窝团,躲过了阿里聚划算的围剿,熬死了百度糯米,合并大众点评,笑到了最后。

事后很多人不理解,BAT重兵屯守、各路资金疯狂涌入的千团大战,为何昔日大步跃进的明星企业接连陨落,而王兴这样的陪跑小弟能赢?

在过往的研究中,人们往往重视同一个时代中,不同领域之间的抢劫和对抗,却没有看到不同年龄,一代人对一代人的抢劫。

其实作为有野心的新生代,突围从来都不靠正面进攻。

千团大战时候各路资金涌入,别人都在疯狂补贴就王兴坚持不补贴,他预判到这种烧钱模式很快就会陷入死局,于是利用账面充裕的资金深入二线三线城市,做纵深市场开拓。

结果当所有团购网站没有资金的时候,美团账面上充足的资金和对二三线市场的开拓一举奠定了美团百亿估值的基础。

之后,王兴请来阿里铁军淬炼出的老将干嘉伟,为美团组建了强悍的地推能力,王兴开始布局整个o2o,将线下的服务全部数字化。

这是王兴战略眼光的形成,他曾说过世界大战其实就打过一次,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上半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下半场。

他看任何一件事仿佛总是连贯性的,从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开始,王兴就在说竞争没有终局,自始至终认为市场不要期望一家独大,也不要期望结束战争,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所以,当美团原先的市场触到天花板,王兴就立刻带领美团进入新的市场引战,拿到新的融资来做新的市场,用烧钱保持新业务的增长。

2013年,美团切入外卖,2015年,美团上线酒旅,2017年,美团开始出行业务、榛果民宿、小象生鲜、快驴进货。

当然,这样无边界的扩张,亏损一直居高不下。

2017年中,美团曾短暂地实现了盈亏平衡,在一次采访中,王兴放言:“如果不开拓新业务,我们可以在一年之后规模盈利,但我不认为短期赢利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也解释:“很多时候,亏损业务不一定是因为竞争而亏损,而是因为业务增速太快,决定了需要投入更多资源。”

所以即便在年年亏损的情况下,美团的高增长持续收割着创业者和资本信心,只要前进的曲线陡峭上扬,就能够在资本助推下冲出赛道,边界不断更新,市场份额亦不断提高。

作为高频应用,用户能在上面做更多的事情,提高自身效率,这是趋势。无论点餐、电影、旅游,还是租车、骑行,这些需求之间,是具有内在联系的,也需要用出行串联起来。

所以,美团在喊出“Eat Better、Live Better”后,战略纵深必须迅速从“吃喝玩乐”覆盖到“吃住行”等生活服务。

外卖对抗饿了么,酒旅单挑携程系,网约车死磕滴滴都是王兴必须要打的硬仗。但从目前情势看,对于行业未来的发展走向,王兴比滴滴程维、携程梁建章看得更清楚,战略方向更清晰,执行得更坚决。

有人曾讲过一个段子:“一群创业者在海南游艇上聚会,讨论完毕说可以游泳,一群人正在犹豫相互观望时,只听扑通一声有一人已经入水,那人正是王兴。他的决绝确实罕见。”

一个段子把王兴做事果断,坚决,从不拖泥带水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

当然,美团依旧存在很多问题:

首先,这几年发展太快,管理上的混乱大家还是能感受到的;

其次,一直在打仗,基本也没有时间来休整团队;

最后,美团现有业务和阿里,携程,滴滴,百度等公司都存在竞争关系,半个互联网江湖都是美团的敌人,美团能否在继续扩大服务品类、提高服务品质和投资更多产业链环节的同时,使成本和费用处于可控的范围内是极大的挑战。

缓缓图之,而其事卒成

互联网的下半场,许多推倒重建都是在不动声色中发生。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笑称:“我们已经爱上含金量低的事儿。一个事情又不怎么赚钱、又难、又慢,BAT怎么能看得上。我们专门做鸡肋业务,把肥肉留给BAT。”

但按照王兴的期待,美团有机会成为A、T一个量级的公司,“因为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

红杉投资人沈南鹏亦认为:“这是涵盖吃、行以及所有生活服务的万亿美元市场。”

有美团内部人士曾向媒体爆料:王兴个性很强、野心很大,希望将美团做成不亚于阿里巴巴的企业,所以这决定了阿里巴巴和美团是亦敌亦友的关系。

早年,新美大合并不久,王兴与马云的关系其实就已经出现裂痕,当时阿里对与腾讯共同持股抱有不满。

王兴在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曾经去拜访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阿里巴巴CEO张勇,说美团很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

但马云却对王兴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并要求他在阿里、腾讯之间二选一。

王兴的性格,当然选了腾讯。

当然,王兴除了拒绝马云之外,对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亦不会妥协。2017年美团40亿融资敲定前,据传马化腾曾要求美团砍掉网约车业务,并会因此而追加10亿美元的投资,但王兴连马化腾的面子也没给。

所以,王兴绝不会甘心成为谁的附庸,美团的目标就是成为A、T这个量级的公司。但在美团向A、T这个量级跨进时,正在遭遇阿里的全面狙击。

美团一开始瞄的是服务,阿里做的是商品,但移动互联网不断衍生出新服务,一度有超过商品消费的趋势。

美团送的是餐,占据最高频率的品类,更容易把基础设施和能力打磨好,从服务向商品俯冲。

据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当前美团外卖所占市场份额为64.1%,远高于第二名。

这种情势下,阿里再不布局,很可能被美团用服务切掉商品的蛋糕。

所以,阿里口碑VS大众点评,饿了么VS美团外卖,淘票票VS猫眼,盒马鲜生VS小象生鲜,再加上淘宝电商上的势能,美团还没有暗度陈仓的机会。

王兴曾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

“在这个时代更多公司像是流星,非常绚烂,但一颗流星烧完就烧完了。行星可以长久存在,但它不会自己发光。恒星会发光,同时它和流星的发光方式不一样,流星是燃烧掉了,恒星是靠核聚变,所以恒星必须够大。我在努力成为恒星”。

回顾王兴的16年创业史,不难发现这两个特点:

一是及时退出能力,校内网让陈一舟接盘,饭否见势不对就切换赛道,最终All In美团;

二是长跑型选手,通过精细化运营等举措打持久战“熬死对手”,而非通过烧钱“烧死对手”。从团购、外卖、到点、酒店旅游等领域切入,皆是如此。

正是王兴九败一胜的创业经历,趟过了创业者所能犯下的所有坑,才让他成长为行业内最坚韧、最懂产品、最擅长打硬仗的杀手级创业者。

“他是一台深度学习的机器。”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这样评价王兴,“他做的很多业务,都不是第一个,却能后来居上,把前人PK掉。”

 

部分素材参考:

1.卢泓言《两头掀桌子的新生代》

2.子弹财经《让美团飞一会儿》

3.创业最前线《王兴:围猎前的15年隐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寺库利润下滑股价低迷,金融、智能等多元发展失焦
2
即将科创板上会的安恒信息能做好网络安全吗?
3
黄其森再提1500亿目标,引战投、强回款助泰禾走出“颓势”?
4
凯撒旅游入股海航酒店,海航系频繁的关联交易难解流动性困局
5
5大上市险企前5月保费亮相,国寿单月保费仍负增长同比降14.42%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