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康美药业的白马坠落,或走长生生物老路,马兴田还有犯错机会?
摘要

“一条路海角天涯,两颗心相依相伴”,十年之前,一首歌火了一个广告,一个广告,让康美药业火遍大江南北,成为A股医药板块龙头企业,也成为广大投资者竞相追逐的白马股。

投稿来源:铑财研究院

导 读

“一条路海角天涯,两颗心相依相伴”,十年之前,一首歌火了一个广告,一个广告,让康美药业火遍大江南北,成为A股医药板块龙头企业,也成为广大投资者竞相追逐的白马股。

只不过世事难料,康美药业再度火爆一时,资本境遇竟也是海角天涯。巨大反差缘其一手导演的“假业绩”事件,近300亿货币资金说没就没,只因为会计点错了小数点?!

“你骗了我的钱,还侮辱我的智商?”康美药业造假行为已经引起公愤,有投资者宁愿遭受损失,也希望将康美药业赶出A股。这似乎又是一个长生生物事件的节奏。如今康美药业已经ST,接下来,会走长生生物的老路吗?一错再错、屡屡踩踏红线的马兴田,还有多少任性犯错机会?

国家医改持续深入,医疗行业并不太平。药企业绩承压之下,爆发出各种乱象。

2018年上半年,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爆发,泯灭人性的长生生物,践踏了最基本的忍耐性,伤害了广大中国人的心,最后已退市收场。

2019年上半年,康美药业“假业绩”事件爆发,突破商业底线的康美药业,也伤害了广大投资者的心。目前康美药业已经从市值最高点的1283.36亿元,跌落至313.85亿,且已ST。

康美药业会像长生生物一样,以退市收场吗?

如果康美药业一旦退市,28万户投资者将直接受到损失。但值得注意的是,有投资者宁愿遭受损失,也希望将康美药业赶出A股——康美药业“假业绩”事件,堪称A股历史上性质最恶劣、数额最大的财务造假事件,给A股市场带来了极坏影响。

财务造假坐实

5月17日下午,证监会通报了康美药业调查进展。据证监会称,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第63条等相关规定。

“证监会通报的情况,基本坐实了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表示。

“一般来说,财务造假被正式认定后,会涉及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行政责任上,上市公司、董监高可能会因为违反信息披露义务,受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民事责任方面,上市公司、董监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刑事责任方面,上市公司可能涉及提供虚假财会报告罪。”北京德恒(深圳)律师事务所陈旭光律师表示。

5月17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确认,公司存在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炒作自家股票的情形。

康美药业在该公告中表示,根据前期披露的年报及其附属文件,并经公司核查,公司与相关关联公司存在88.79亿元的资金往来,该等资金被相关关联公司用于购买公司股票,上述行为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13.1.1 条规定“投资者难以判断公司前景,投资者权益可能受到损害”的情形。

康美药业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ST,实施风险警示的起始日为5月21日。

300亿消失无踪

此前,业界偶有对于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的质疑之声,但是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毕竟康美药业是行业龙头企业,A股中的白马股。

即便是在2018年12月底,康美药业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业界也以为是与此前被曝出的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卷入行贿案件有关。

根据康美药业近日披露的补充公告,截至2019年一季度,康美药业的股东户数为28.38万户,而2018年末,股东户数为22.06万户,也就是说,在康美药业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康美药业的股东户数仍然增加了6万户。

还是大意了!谁也未料到作为一家行业龙头企业,一家多年的公众上市公司,康美药业竟然还会如此野蛮粗放,明目张胆,埋下了财务造假的惊天大雷。

4月30日,康美药业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

同时,康美药业发布会计差错更正说明,称2018年以前营业收入、营业成本、费用及款项收付方面存在账实不符的情况,其中货币资金多记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

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公司合并现金流量表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多计102.99亿元。

于是,货币资金近300亿元说没就没了?!这让市场极为震惊。

随后,康美药业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补充披露多计货币资金的存放方式、主要账户、限制性情况、是否存在违规资金使用及资金的主要去向等。

上交所以及广大投资者没有等到康美药业的回复,因为康美药业推迟回复到5月29日之前。却等来了证监会通报,炸响了“假业绩”大雷。

连锁反应发生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坐实之后,马上引起了强烈的连锁反应。

5月20日,港交所发布公告,自2019年5月21日起,上交所上市的康美药业将从中华通证券名单中移除并加入到中华通特别证券名单,即只可经沪股通卖出。中华通证券(可买入及卖出)名单的总数将会是577只,而中华通特别证券(只可卖出)名单的总数将会是283只。

同日起,上述证券亦会从可进行保证金交易的合资格上交所证券名单及可卖空的合资格沪股通证券名单中移除。经修订后,上述两张名单上的合资格沪股通证券的总数均是353只。

有网友评论道:“意思是不准港资做空该股了,因为方向向下毋庸置疑,同时也是剔除垃圾股的举措。”

5月20日晚间,上交所公告称,5月21日,康美药业将被实施其它风险警示。将康美药业调出融资融券标的证券名单。

5月21日,康美药业盘前股票跌停,开盘后即封死跌停板。而此前的4月30日至5月13日,康美药业股价已经出现6个跌停。

值得注意的是,康美药业旗下15康美债在经历前一日的暴跌之后,5月21日再次大幅下跌。

这直接损害了广大股民的利益,目前,一些股民开始寻求途径试图向康美药业索赔。

新浪股民维权平台数据显示,截至5月18日,已有上百位股民提交索赔申请,目前仍在持续增长中。

一位张姓股民的索赔说明显示:其于2018年10月22日买入康美药业79600股,共计1100732元;2019年2月11日卖出,至今仍持股100股,中间曾卖出买进股票做T。公司财务造假导致总计亏损346109元,要求全额赔偿。

北京一诉讼律师表示,“从申请的索赔金额看,有几千元的,也有几十万元的,随着索赔股民持续增长,估计总索赔规模将达到数亿元。”

除了向康美药业提出索赔,为康美药业服务的中介机构也面临被索赔的可能。其中,广发证券与康美药业关系甚密,或也逃脱不了干系。

广发证券推手

资料显示,广发证券充当了康美药业上市、发展的重要推手。广发证券是康美药业IPO的主承销商、保荐人。上市至今,历次股权融资以及大部分债券融资的保荐人、主承销商,均为广发证券。

此外,通过关联方持股,康美药业还与广发证券,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复杂关系。

据《第一财经》报道,早在2005年前后,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之妻许冬瑾,全资持有一家名为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受让广发证券约6200万股,成为持股3.1%以上的重要股东,受让价在3元以下。

截至2018年9月底,信宏实业仍持有有广发证券约1.46亿股,为第六大股东。

2011年,广发证券定向发行45260万股,揭阳市信宏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17.976亿元获配6680万股。在这次发行后,信宏资产成为第九大股东。

此外,康美药业还在2007年6月,以7656万元的价格,受让广发证券控股子公司广发基金10%股权。

2019年1月30日,康美药业公告称,拟将所持有的广发基金股权全部转让给广发证券,转让价款暂定为13.9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一旦监管对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做出正式处罚,如果确认对造假负有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券商等中介,同样需要承担上述责任。

广发证券被质疑同时,负责康美药业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因在审计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已经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正中珠江也与康美药业过从甚密,从康美药业2001年上市开始,就是康美药业年报审核会计师事务所,共收取审计费用3235万元。

在这19年间,正中珠江只为康美药业出具过一次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就是东窗事发的2018年年报。

多家机构踩雷

一众小散被康美药业玩弄于股掌之中也就罢了,毕竟他们似乎天生就是韭菜的命。但众多机构,甚至一些知名机构也踩雷康美药业,就着实让人感叹。

根据康美药业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截至3月底,前十名股东中,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五矿信托-优质精选上市公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持有康美药业4.66%的股权;华安未来资产-民生银行-深圳市前海重明万方股权投资有限 公司持有康美药业3.29%的股权。

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持有康美药业2.99%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证金公司是经国务院决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证券类金融机构,在业界大名鼎鼎。

常州燕泽永惠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天津市鲲鹏融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康美药业2.69%、1.97%的股权。

前十名无限售条件股东中,华夏基金-农业银行-华夏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持有康美药业的53226122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大成基金-农业银行-大成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持有康美药业51837947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Choice数据显示,广发基金、申万菱信基金、华夏基金、华安基金、鹏华基金、嘉实基金、广发基金、招商基金八家基金踩雷康美药业。

博时基金-工商银行-博时-工行-灵活配置5号特定多个客户资产管理计划、华商基金-邮储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安财产保险、复星保德信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广东逸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逸信康富美3号基金等机构持有康美药业的优先股,也是踩雷无疑。

踩雷康美药业旗下15康美债的机构投资者也有不少,比如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中海合嘉增强收益债券A、中海合嘉增强收益债券C分别持有15康美债519万元。

华宸未来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华宸未来稳健添利债券C、华宸未来稳健添利债券A分别持有15康美债的105.85万元。

再见康美之恋

康美药业“假业绩”事件爆发,一定意义上代表着康美药业这一行业龙头,已经走向末路。

“一条路海角天涯,两颗心相依相伴。风吹不走誓言,雨打不湿浪漫。

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一条路千山万水,两颗心无怨无悔。风吹不走誓言,雨打不湿浪漫。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明月清风相思,丽日百草也多情。两颗心长相伴,你我写下爱的神话。明月清风相思,丽日百草也多情。康美情长相恋,你我写下爱的神话。”

一曲唯美动听的《康美之恋》MTV音乐电视,几乎一夜之间,让全国人民知道了康美药业,知道了马兴田与许冬瑾,在神奇秀丽的山水间演绎的相互爱恋、共同创业的感人故事。

谁知世事难料,十余年时间之后,唯美的康美之恋MTV,沦为了一场狗血剧。

其实在“假业绩”事件爆发之前,并不是没有丝毫迹象。比如马兴田曾多次卷入行贿案件。注意是多次!是啊,马兴田连行贿都干做,且做了不止一次,那假业绩岂不就是毛毛雨,小儿科?

资料显示,2000-2012年,康美药业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上市时,通过贿赂时任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的李量从而获得帮助。

2004年至2011年,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兴田曾行贿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共计港币500万元。陈弘平为马兴田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提供帮助。

2014年8月-2015年11月,原任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安全生产监管处处长蔡明利用职务便利,为康美药业谋取利益,先后3次收受康美药业董事长兼总裁马某、副总经理李某贿送的现金共计30万港元。

一个以行贿打开市场的企业,其发展价值观,又怎能靠得住呢?

找回本真

再比如,早在2014年,就有投资者发现了康美药业财务作假行为。

2018年12月1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最高法院的行政裁决:安徽籍男子刘志清,申请法院再审,责令监管部门,对康美药业违法违规、虚假回购等行为,予以立案查处,但被驳回。

据了解,投资者刘志清举报康美药业财务造假等违法行为长达4年,竟然没有引起监管部门和广大投资者的足够重视。

说了一个谎言,就会说无数个谎言,去遮掩之前的谎言。如今康美药业被质疑2017年之前的财务情况也存在“问题”。其实,对康美药业马兴田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他早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探寻种种迹象,康美药业亦或当家人马兴田其实早就露出了狐狸尾巴。甚至铑财也在过去一年中,以《股价反转利空尽?康美药业、同仁堂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康美药业陷市值深渊:马兴田面临模式思考题?》、《康美药业全产业链布局 急速狂奔管理现漏洞 直销业务存疑》等为题,多次发文质疑这家企业的潜在问题。

问题来了,面对诸多舆论的声声提醒,作为一名知名企业家,马兴田为何一错再错,一再狂奔在不归路上?亦或是侥幸使然,亦或是经验打法,亦或是不得不为,不管那种原因,马兴田作为康美当家人,一再任性犯错,辜负了太多信任。一地鸡毛间也,留给了各方更多思考。其实,值得思考的,何止马兴田呢,还有广发证券、正中珠江等一干关联企业,一个个威声在外,为何却选择了康美药业这样猪一样的合作伙伴,甚至还沦为背后违规违法的助力推手。还有那些业绩出众的证金公司、广发基金、华夏基金、招商基金等大投资机构,个个号称风控强大、业务出众,却在康美药业这个大雷里集体息声。前期的尽调及事中的风控工作,究竟是怎么做的呢?

一家问题企业的业绩门,似乎打开了行业潘多拉。事件发酵中,牵扯出了更多的遗憾、愤怒、贪婪、利益、诱惑、问题、漏洞……,一地鸡毛过后,但愿各方的深刻反思,可以洗尽芳华,还原市场更多的本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低成本车联网能否破局?宝骏搭载博泰擎Mobile仍需融合开放
2
腾讯“和群”被指翻版即刻,或意在争夺资讯内容分发
3
澜起科技发起最后冲刺,回归科创板能否”芯”路突围?
4
中化等18家央企转让地产项目调结构,牵头"走稳"告别"蒙眼狂奔"
5
8年领航徐敬惠辞别太保寿险,业内赞其坚守定力求真务实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